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六十四章 没什么,我也就…随便写写(四千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晚上八点。

    昨晚上的时候下着小雨,看不到月光,但是今天晚上的月亮却很皎洁。

    燕影大学里最大的音乐表演厅外面围着一群群保安,同时沿着外面的林荫长道上,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务人员拉着横条封起了道。

    学生们在路过这里的时候好奇地朝着远处的那个方向指指点点。

    有些人说是国外有什么知名的教授过来做客,有人说这是一场顶级的国际学术研讨会,有些则说是好莱坞那边几个大导演来了,要和燕影合作拍一部大片!

    总之……

    五花八门乱七八糟的猜测都有,但始终没有一个准信。

    安雅站在这些人群中看着远处音乐表演厅。

    月光下,那个地方显得很神圣。

    除了神圣以为,还散发着一股庄严。

    她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但是她知道这一切都是陆远搞出来了!

    当她想起那天晚上她指导陆远弹钢琴,并且煞有介事地跟陆远说你不如陆远的时候,她就产生一种自己在班门弄斧的感觉。

    然后……

    她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她丢人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后来她回忆陆远弹钢琴时出现那些不太对劲的颤音以后,她非但觉得没有像那天晚上一样觉得颤音违和感十足,反而觉得这一切都是一种全新的创作领域。

    毕竟……

    那可是堪比世界十大顶级钢琴家的陆远啊!

    …………………………

    陆远坐在窗子旁边默默地看了看窗外的月亮。

    他觉得今天的月亮很美。

    同时,很温暖。

    透过窗户,他远远看去,似乎看到了丝难以形容的苍凉感。

    陆远其实并不想文艺,但是,当陆远再次点燃“红兰”以后,他突然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怀念的状态。

    虽然价格变了,但“红兰”又变成了熟悉的味道。

    他喉咙微微颤了颤,许久没有抽烟差不多快戒掉烟的他再次抽起来的时候,竟是回忆感十足。

    然后……

    他有一种莫名的感慨。

    抽了一口以后陆远闭上眼睛,在享受半晌以后突然觉得自己抽烟不太对,随后又睁开眼睛掐灭了烟蒂。

    算了!

    再怀念这烟的味道也不能多抽。

    毕竟吸烟有害健康。

    当时间到了八点半以后,陆远看到表演厅的门开了……

    随后,本来偌大的,只有一个人的

    “陆远先生,我终于见到你了!”

    “哈哈哈哈,陆远先生,我一直期待能和你见面,就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而且一直联系不到你,没想到今天愿望终于实现了!”

    “陆远先生,你还是如同当初那样有气质啊!”

    “陆远先生,第一次见面,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乔纳森,康特!”

    “你好,陆远先生,我的名字叫杰斯特!”

    “……”

    世界十大顶级钢琴家来了七个。

    爱德华,康特,杰斯特,肯尼迪等人全部来了……

    除了他们以外华夏钢琴协会的会长刘建斌也来了,他进来以后对着这几个顶级的钢琴家一一打起招呼,随后看了陆远一眼准备和陆远打招呼,不过在看到穿着打扮的时候,他表情先是一阵呆滞,随后恢复了正常……

    在场的所有人都穿得很正式,都是西装燕尾服整个人打理得一尘不染的模样……

    陆远虽然也穿着西装,但是陆远的发型和眼镜实在是。

    太丑了。

    而且,在西装里面穿得并不是衬衫,而是和其他学生一样的小毛衣。

    陆远站在这些人顶级的钢琴家当中实在是有些突兀。

    他完全不像是和这些钢琴家齐名的存在,反而像一个没品的小跟班,或者像一个粉丝。

    明明可以帅点的,为什么这么丑?

    当然,这次聚会虽然说是交流会,但实际上算是一次非常机密的聚会,所以也算非正式的。

    既然是非正式的,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不必讲究这么多。

    当然……

    在场的钢琴家没有一个看不起陆远。

    他们面对这个打扮得普普通通的华夏青年都是非常恭敬与期待。

    他们的视线中心始终是这么一个人。

    “诸位……很感激诸位能来华夏,我感觉受宠若惊,不过,我确确实实遇到了一些创作上的困难……我最近脑海中出现了一首即将补全的钢琴曲,这首钢琴曲的名字叫《野蜂飞舞》,我觉得这是一首比《罗兰》速度更快的钢琴曲……”陆远看着所有人后,很认真地对着这些人鞠了一躬。

    月光下。

    他看起来认真,谦虚,同时又带着一丝不卑不亢的情绪。

    这一个多月的认真学习,让陆远确确实实有些变了。

    他不再畏手畏脚,同时,也不再担心这个,担心那个。

    他知道自己不行,自己弹不出来,但是那又怎么样?

    这些人……

    这些都不重要!

    爱德华呆呆地看着陆远。

    一时间他生起了几分疑惑。

    他觉得陆远好像变了。

    和那次交流会时候的陆远完全不一样。

    可是,他仔细回忆却发现自己说不出来陆远到底是哪变了。

    人还是那个人。

    英语还是那一副虽然能听懂,但却有些拗口的英语。

    到底哪里不对了呢?

    “这是《野蜂飞舞》的钢琴曲谱子,谱子已经有大部分,现在就差收尾的一部分。”

    “我相信有诸位的帮助,我可以补全剩下的一部分。”

    陆远看着所有人。

    当爱德华接过《野蜂飞舞》的谱子以后,顷刻间心脏一颤。

    这疯狂的节奏,速度,伴随着这宛如暴风雨一样的速度,这首曲子绝对是对顶级钢琴家的一个考验。

    《罗兰》确确实实很快。

    但是……

    《野蜂飞舞》比他更快!

    他从头看到尾,当他又看到下面的残缺部分以后,他的心情就宛如当初那样的抓狂。

    他抬头,可是当他看到陆远那无辜而又诚恳的笑容以后,他发现自己抓狂也没什么用。

    肯尼迪看完谱子以后心情也是和爱德华差不多,只是稍微不同的是他看陆远就像看一个大猪蹄子!

    对!

    这个人……

    那天在钢琴交流会上怎么说?

    江郎才尽!

    是的!

    他已经不止一次听到陆远说江郎才尽了。

    但是,你突然又冒出一首钢琴曲是几个意思?

    这就是你所谓的江郎才尽?

    肯尼迪看陆远的眼神越来越复杂了。

    至于杰斯特看完谱子以后和康特一样一脸震惊,震惊到不知道说什么东西了。

    他们脑海中瞬间出现了数不清的弹奏技巧与弹奏方法。

    也许速度他们能出来,但是,速度,节奏,包括韵调,旋律……

    这些东西都是缺一不可的!

    至于那几个老教授则只有沉默的份。

    他们虽然理论知识方面并不一定输于这些顶级钢琴家,可是他们的手指灵活对以及身体对钢琴各方面的掌控却完全不如他们。

    换句话说,他们不得不承认他们老了。

    所以……

    他们这一刻只能当旁观者。

    就在这个时候……

    “我先试试吧!”

    爱德华默默地看着所有人,打破了寂静,随后一步步走到钢琴前面坐了下来。

    他活动了下手指,认真地琢磨一下,随后,《野蜂飞舞》疯狂的声音在他的指尖倾泻而出。

    大概两分钟以后……

    爱德华愣愣地感受着钢琴的节奏。

    他将技巧确确实实用上了。

    不过很可惜,竟还是差了点。

    换句话说,这一次试弹他失败了。

    甚至都没有弹到陆远残缺的那一部分就失败了。

    “我来试试……”

    这个时候,另一个钢琴家杰斯特同样怀着期待与跃跃欲试地走了过来。

    可是……

    当弹了几行谱子以后,他发现自己也失败了。

    弹《罗兰》他已经能熟练掌控,但是弹《野蜂飞舞》的时候,好像一切都不一样了。

    世界最快的钢琴曲?

    杰斯特下意识地看着坐在旁边认认真真地拿着笔似乎正在严肃琢磨的陆远。

    他呆住了!

    “我来……”

    “……”

    月光逐渐被朦胧的云层所遮蔽。

    大地陷入了短暂的黑暗之中。

    那些本来围在远处指指点点的学生们都进宿舍睡觉,就算他们再好奇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两个多小时以后,偌大的表演厅里突然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然后……

    又响起了凌乱的钢琴声。

    这些顶级的钢琴家并没有因为弹失败了而感觉到困扰,反而宛如见猎心起一样,一遍一遍地轮流弹着这首《野蜂飞舞》同时细细体会着这种感觉。

    当然……

    这些人并不包括陆远。

    事实上,他现在的唯一目标就是复原这首《野蜂飞舞》,至于你说过和这些钢琴家一样一遍一遍地弹?

    好吧!

    这已经不是陆远所能参与的层次了。

    一个多月的时间,他虽然明白了不少钢琴方面的理论知识,但是明白是一回事,实际操作是一回事。

    弹钢琴的陆远……

    还是一个菜鸟!

    凌晨一点钟左右这帮钢琴家这才选择停下来。

    他们虽然身体累了,手指更是轻微地有些颤抖,但他们的精神头却是特别好。

    他们下意识对视一眼彼此都心照不宣地点点头。

    明天晚上他们还会过来继续弹这首钢琴曲,存着一丝相互比较的心思。

    至于白天,他们会在自己那里练。

    绝对是一遍一遍地练,一遍一遍地体会。

    这一首《野蜂飞舞》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神奇魔力。

    虽然,它暂时是残缺的。

    当然,这个时候并没有人骂残缺……

    毕竟……

    他们连残缺的地方都还没有完整地弹到就出现瑕疵了。

    速度!

    节奏!

    音调!

    每一个细节的把控等等东西,随便一样都会让这些挑剔的钢琴家们觉得失败。

    他们追求完美。

    不过失败对他们来说并不算什么。

    他们都是天才!

    最多一个星期,他们就能靠着自己的技巧掌控这首曲子的。

    所有人陆陆续离开了。

    激动之中又心情复杂。

    华夏协会会长刘建斌突然深深呼了一口气盯着陆远。

    “小陆……”

    “怎么了郑校长……”

    “我感觉我很荣幸,因为,我觉得我正在见证历史!”

    “不管是哪位钢琴家完美地弹出这首曲子,我都觉得我在见证历史。”

    “而你……正在创造历史,未来的几年,不对,几十年,也许是数百年都会有你的传说!”

    “……”

    …………………………

    西班牙。

    布兰多依旧在晒太阳。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怪怪的……

    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可是……

    他又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是来自哪里。

    总之……

    最近钢琴界好像挺安静啊。

    怎么没什么消息了?

    ??

    …………………………

    第二天。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

    安雅下意识地来到图书馆里,然后她看到了陆远。

    “陆……!”

    她瞪大了眼睛差点就喊了出来。

    不过随后她是闭嘴,激动地朝陆远走过去。

    “你…等等。”

    她刚想和陆远打招呼,但是在看到陆远正在看一本《深层次自我催眠术》的厚厚书,并且很认认真真地记着笔记以后,她呆住了。

    “你……为什么看这个?”她看着四下无人注意,下意识地看着陆远。

    “啊?”陆远抬头,疑惑。

    “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突然换书了?你之前不是……”

    “哦……就是随便看看打发一下时间。”

    “你这是……随便看看?”安雅不经意间看到陆远笔记里记着密密麻麻的东西和公式,顿时惊呆了。

    这……

    她怎么不信呢?

    “额……是啊……”

    “……”

    (将近四千字一章,今天还会有的,大家别急,我上午一直呆在医院里,十点半才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