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九章 声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么小一个人,偏偏真魂却是一个她熟悉的大男人,说不尴尬是假的,沈衣雪自觉没有立刻将这襁褓扔出去,就已经是心底的善良占了上风。

    犹豫了许久,沈衣雪才强忍着心底的尴尬,再次将额头贴上了那男婴小小的额头。

    她问“你是如何进到这副躯壳当中的?”

    粉蝶儿“不知道。”

    也是,粉蝶儿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在此之前,甚至都未必知道什么是真魂,又如何知道真魂转移的经过。

    不过沈衣雪心底的震惊却是不小,毕竟,粉蝶儿的真魂可是被历劫的佛修真气和她的混沌之气双重保护着,而且还是附着在她的化雪禅衣上,而他的真魂转移,她竟是丝毫没有察觉。

    如果说,沈衣雪没有察觉是因为注意力一时都被战天剑刺出来的裂缝,裂缝当中冒出来的金色光芒,战天剑挑上来的男婴所吸引,那么化雪禅衣呢?

    化雪禅衣可并非是普通的法宝衣物,为何竟也是毫无反应?

    沈衣雪又问粉蝶儿“你是何时跑到这具躯壳之内的?”

    粉蝶儿“不知道。”

    竟然又是不知道?

    如果不是相处了这些时日,对于粉蝶儿也算有所了解,沈衣雪几乎都要以为对方是在故意戏弄自己,趁机占自己便宜了。

    毕竟这小小的,柔软的躯壳之内,可是一个正常男人的真魂。在额头相抵的那一刻,沈衣雪总会觉得,自己面对的,仍旧是原本的粉蝶儿!

    襁褓中的男婴动了动,小小的,柔嫩的额头似无意识地在沈衣雪的额头上蹭了蹭,温软微痒的感觉让沈衣雪顿时吃了一惊,猛地直起身子,额头离开婴儿的额头,同时脑海中也浮现出了粉蝶儿的声音“当时我……”

    沈衣雪楞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粉蝶儿这是有话要说,并非刻意想要轻薄自己。

    随即又想到现在怀中的,实际上也不过是个婴儿,除了长相怪异一些,并无其他。再加上粉蝶儿对她,从来都是礼敬有加,小心翼翼,从无半分逾越之举,又怎么会突然改了性子?

    她暗道自己多心,不禁又有些尴尬愧疚,不过心底的最后一丝疑虑至此却是完全消散。

    于是她再次将额头抵上婴儿额头“你方才要说什么?”

    对于沈衣雪方才突然的动作,粉蝶儿似乎根本就没有留意,沈衣雪的额头刚一贴上去,脑海中粉蝶儿的声音就再次传来。

    粉蝶儿说的很简单,他在沈衣雪的肩头上,历劫的佛修真气和沈衣雪的七彩混沌之气的双重保护和温养,让他逐渐稳定下来。只是,在提醒完沈衣雪注意脚下之后,他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随后就完全失去了意识。等他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沈衣雪就已经将襁褓再次包裹好了。

    最后一句,沈衣雪总觉得他没有说实话,不过是否实话倒也不太重要,否则两个人都难免尴尬。

    毕竟,沈衣雪可是曾经将襁褓打开,检查过这个半人半兽的“男婴”的。

    而在告诉沈衣雪这些之后,粉蝶儿还提醒她“沈姑娘,这个地方,十分古怪,我之前就是……”

    说到这里突然就没有了下文,沈衣雪又等了片刻,再一看,襁褓中的“男婴”竟然已经睡着了!

    或者说,在与沈衣雪交流了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达到了这具躯壳的承受极限。所以,作为一个婴儿的粉蝶儿,被迫睡着了!

    可他还没有说之前如何,也就是他失踪的这几日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何又会冒出一个半人半兽的女尸妹妹来。

    沈衣雪拿手背轻轻拍了拍襁褓中婴儿的脸蛋,又用力晃了几下,可对方却好像已经疲惫到了极限,没有一丝一毫要清醒过来的意思。

    无奈之下,沈衣雪只能将这个“婴儿”牢牢捆缚到背后,独自一个人,拎着战天剑继续探索这个未知的黑暗空间,只希望粉蝶儿能早些醒来,再告诉她一些信息。

    沈衣雪又用战天剑刺了下去,又是一道寸许长的裂缝出现,金色的光芒透过来。

    这一次并没有再带上一个半人半兽的婴儿来,不过战天剑的剑尖上,却多了点点鲜血,甚至还带着人体的温热。

    第三次的时候更奇怪,带上来的竟然是一片衣袖,看那做工样式,可以想见整件衣服的精致华丽。

    第四次的时候,竟然是一只金钗,镶嵌了不少的宝石,在几道金色光芒的映衬下熠熠生辉。

    第五次的时候,是一缕黑漆漆的,仍旧带着头油香气的头发。

    而每一次战天剑刺下去,都只能出现一个寸许长的裂缝,实在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如何从这小小的裂缝当中被挑上来的。

    沈衣雪觉得,每一次刺下去,再挑上来东西的时候,她都屏息凝神地仔细观察,却每一次都看不清楚剑尖上的东西是如何被带上来的。

    哪怕是她将拔剑的速度

    这一片黑暗混沌的下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除了第一次被挑上来一个半人半兽的男婴之外,后面几次挑上来的东西,无一例外,几乎都与女子有关。

    或者不太严格的说,就是这个男婴,其实也和女子有关。

    ——毕竟,这么大的婴儿,都是有母亲的。

    沈衣雪思索着,手中的战天剑却是从未停下过,一剑又一剑,到后来她也懒得再去看剑尖上带上来的事物了,总而言之都是与女子直接间接有关的。

    这让她不的不怀疑,这下面是个美人窝。

    而且,还是那种半人半兽的女子聚集的美人窝。

    在沈衣雪的有意之下,那写寸许长的裂缝逐渐连在一起,成了一个圆。此刻,还差最后一剑,就要完全连在一起了。

    金色的光芒从下面透上来,形成了一个光圈,也让光圈中心的那一团黑暗混沌,近乎被完全孤立起来。

    沈衣雪扭头看了一眼背后依旧沉睡的男婴粉蝶儿,深吸一口气,又是一剑刺了下去。

    这一剑下去,光圈完整,就好像一整块木板上被从中间切割出个洞来,那一团黑暗混沌真正完全地被孤立,瞬间就开始如同波浪一般翻腾起来!

    黑色的,雾一样的波浪翻腾涌动,却又只局限在金色光圈的范围内,逐渐淡薄,更多的金色光芒透了上来。

    沈衣雪盯着那一团翻涌的黑色雾气,手中的战天剑就刺了出去。

    只要这一剑下去,没有任何阻碍和变化,她的人就准备下去。

    “啊!”

    至少五六个充满惊恐的女子声音骤然响起,却又戛然而止,似乎被同时捂住了嘴巴。

    之前挑上来那几样与女子有关的事物,此刻再听到女子的惊讶,沈衣雪反而是见怪不怪了。

    然而也只能听到声音,即使那黑暗混沌化作了雾气,越来越淡薄,金色的光芒却仍旧太过刺眼,沈衣雪根本就无法直视。

    眉心的混沌天魔珠七彩光芒变换,沈衣雪的神念氤氲而出,试图透过那一团黑暗混沌化成的雾气,感应下方的情况。

    神念并没有被反弹回来,这让沈衣雪稍微松了口气。然而,黑暗混沌雾气当中的神念,却似乎开始有些不受她自己的掌控,竟然开始不断地改变方向,就好像在绕圈圈一般!

    沈衣雪眉心的混沌天魔珠,七彩光芒瞬间强烈,加大了对于神念的掌控,然而却依旧无法阻止其不断被改变的方向!

    神念消耗过度,会让人头疼。然而此刻的沈衣雪,却是神念被牵制,一时间天旋地转,在一片黑暗混沌当中,更是难以分清上下左右。

    再次将手中的战天剑刺了出去,不出意料地再次听到了女子的惊叫,甚至还隐隐地听到有个声音再说“哪里来的剑?”

    “都刺到我们好几次了!”又一个声音抱怨道。

    “会不会是来救我们的?”这个人声音还带着一丝天真。

    “之前那个人?”声音娇脆,带着一丝疑惑,“也许,他又回来了?”

    “那人根本就不是来找我们的!”这个声音悲观消沉,甚至有些喑哑。

    “不是来找我们的?”还是那个娇脆中带着疑惑的声音。

    那个消沉喑哑的声音似乎轻轻叹息了一声“他应当也是误入此地。”

    那个听起来十分天真的声音,说出来的话也十分天真“可他不是带走了小雅……”

    “小雅和我们不一样!”仍旧是那个消沉喑哑,有气无力的声音。

    一开始抱怨的那个声音突然开口“他带走小雅一个已经千难万难,怎么可能还会再回来救我们?”

    ……背后的男婴似乎动了动,沈衣雪收回战天剑,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婴儿的眉头微微皱起,却丝毫没有要清醒过来的迹象。

    沈衣雪却总觉得,此刻的粉蝶儿并非对外界毫无感应,只是真魂虚耗,无法清醒,无法和她交流。

    只是,为何粉蝶儿在听到那几个女子的对话之后,就会有所反应呢?

    既然有声音传来,自然也就用不着再用神念。只是,在她将神念完全收回之后,那些女子的声音,却也一并跟着消失了!

    神念再次朝着那一团黑暗混沌雾气扩散过去,然后再一次被牵扯带动着绕圈圈,却仍旧没有声音再次传来。

    沈衣雪略一思索,手中的战天剑就再次缓缓刺了下去。

    既然知道对面有人,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人,总是要小心一些,避免误伤的。

    果不其然,在战天剑刺入那一团黑暗混沌之后,立刻就有女子的声音再次传来“这都几次了,怎么还来?雯姐当心!”

    这个时候,背上的粉蝶儿猛地一蹬腿,吓了沈衣雪一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