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三百九十章 正式任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范宁在御书房门口等了片刻,一名宦官出来笑道“范知州,请吧!”

    范宁吓了一跳,这宦官怎么还叫自己范知州?自己已经卸任了啊!他知道这些宦官都很谨慎,不会乱叫官职,难道天子还想让自己再出任知州吗?

    范宁胡思乱想走到门口,望着御书房里另一个宦官满脸虔诚的面孔,他的虔诚是对面着这间屋子的主人,范宁忽然醒悟,为什么宦官还叫自己知州?这些宦官才不管什么朝廷任免,他们只认皇帝,皇帝还没有任命自己新职,那自己就还是鲲州知州。

    想通这一点,范宁心中一松,说实话,他真不想再去地方为官,至少这几年不想,他很清楚接下来的几年要发生什么事情,这几年他不能不想离开朝廷中枢。

    走进御书房,只见天子赵祯正站着窗前沉思,范宁没有打扰,而是静静站着一旁,过了一会儿,赵祯也看见了范宁,笑了笑道“朕有点走神了。”

    “微臣参见陛下!”

    “免礼!”

    赵祯坐了下来,又笑道“朕看了爱卿的述职报告,对爱卿提出以岛养岛的建议很有兴趣,能不能具体给朕说说?”

    其实‘以岛养岛’并不是一个建议,而是述职报告中的一句话,偏偏就是这句话打动了赵祯,别的他关注不多,倒是这句话引发了他的兴趣。

    范宁稍稍整理一下思路,这才不紧不慢道“以岛养岛其实只是最低境界,简单说就是不增加朝廷负担,最初鲲州建立之时,朝廷投入了大量资源,臣记得很清楚,当时反对的声音很大”

    范宁说的反对声音,赵祯同样记忆尤新,三年筹备期内,朝廷在造船、供粮、准备物资方面耗费了大量钱财,后来开创鲲州的消息传出去了,引来大量反对的声音,‘劳民伤财’,这是反对者说得最多的理由,光面堂皇,让人无法反驳。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一船船物资和金银运回京城,这种反对声音才渐渐消失。

    赵祯点点头道“以岛养岛是最低境界,那朕想知道现在鲲州是什么境界?”

    “回禀陛下,目前鲲州是中等境界,以岛济国,鲲州产黄金白银,将来还会出产战马,但鲲州毕竟太小,支撑不起大宋这个庞大的帝国,所以微臣只能说它是以岛济国。”

    赵祯慢慢眯起了眼睛,语气有点变冷了,“那爱卿的意思是说,找一个庞大的岛屿,它就可以以岛养国,养活我们整个大宋?”

    范宁忽然感到了赵祯语气中冷意,他心中一惊,不对!自己一定是哪里说错话了。

    范宁心中一急,大脑中的思路顿时如闪电般飞驰而过。

    天子应该不会在意以岛养国,如果在意的话,鲲州运来这么多真金白银以及五十匹小马驹时,他就不会那么激动了,鲲州一百两黄金和送来一千万两黄金,本质都是一样,以岛济国和以岛养国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范宁感觉得出来,赵祯的骨子里还是很求利的。

    既然不是以岛养国,问题会出在哪里?

    范宁又把刚才赵祯说的话,迅速在脑海又过一遍,‘找一个庞大的岛屿,它就可以以岛养国,养活我们整个大宋?’

    ‘庞大!’

    范宁脑海里如电光石火一般闪过这两个字,一定就是这个缘故,否则天子为什么不说大岛,而是强调‘庞大’,说明他心中对岛的规模极为敏感。

    想通这一点,范宁便将准备说出来的澳洲和美洲又咽回去了,他略一沉吟,便换了一种说法。

    “启禀陛下,微臣的意思是说,如果有十座或者二十座鲲州,那就是以岛养国了。”

    没办法,好像赵祯不喜欢太过于庞大的海外领地,那就只好分拆。

    果然,当自己说出十座或者二十座鲲州时,赵祯冰冷的脸色立刻和缓了,又恢复了阳光,范宁松了口气,自己押对了,果然是‘庞大’两个字惹的祸。

    他心在暗骂,这位仁宗皇帝又想开疆辟土,却又不容忍庞大的海外疆域出现,这是什么古怪的帝王心理?

    其实范宁心中也大概猜到一点,赵祯是不希望有第二个宋朝出现,不管是人口还是土地,都会多多少少影响到中央帝国的地位。

    范宁也由此敏感地捕捉到了赵祯性格中的一个弱点,赵祯似乎不够自信。

    赵祯脸上又恢复了最初的笑容,点点头笑道“如果有十座鲲州,那就真是以岛养国了,可惜流求府到现在还没有进入以岛养岛的境界,还需要朝廷每年给大量补贴,朕有时也很焦心啊!”

    范宁沉默一下道“流求岛和鲲州不太一样,鲲州可以从日本国招募大量劳工,所以造城筑路的进度很快,但流求府就没有这个人力优势,进度缓慢一点,微臣觉得很正常。”

    赵祯轻轻叹息一声,“你说得也对,有些事情确实急不来,朕只能把目光放长远一点,希望十年后,流求府能做到以岛养岛,朕就觉得心满意足了。”

    范宁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想多说,他很清楚言多必失的道理,说得太多,说不定等会儿宦官就该叫他范知府了。

    沉默良久,御书房的气氛也有点尴尬,赵祯才从对流求府的感叹中醒悟过来,他笑了笑道“朕有点失态了,现在你已经不是鲲州知州,就不用多谈鲲州之事。”

    范宁心中一松,总算不谈海外之事了,但面子上还是装一装的,他微微欠身道“如果陛下需要和微臣聊聊海外之事,微臣随时可以效劳!”

    赵祯对范宁的态度还是很满意,人不在海外,但心要系海外才对嘛!

    他也不再谈海外之事,沉吟一下道“朕这两天一直在考虑怎么安置你的新职,你是正四品官员,虽然是知政堂提方案,但你比较特殊,一直都是朕安排你的职务,这次也不例外,这一点朕和几位相公已经沟通过了。”

    “多谢陛下厚爱!”

    赵祯微微一笑“朕考虑良久,想让你去掌谏院,如何?”

    从紫微殿出来,范宁沿着一条走廊默默步行,他心中有一点误中副车的苦涩,他想要的职务是御史中丞,但赵祯却让他掌谏院,两者好像都是监察机构,但一个是对下,一个是对上。

    御史中丞是监察百官,谏院是监督天子,两者是一条直线上的两端,很难有所交集。

    “小范!”

    范宁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他,朝中叫自己小范者,只有两人,一个是富弼,另一个是韩琦,两人和范仲淹关系极好,称范仲淹为老范,两人称呼自己小范也就顺理成章了。

    范宁回头,果然是韩琦。

    对韩琦,范宁一直是心怀感激,自己擅自出征出羽国之事,如果不是韩琦据理力争,并用自己在鲲州所见所闻说服了天子和知政堂,那么恐怕现在张尧佐之流还在用这件事来敲打自己。

    这份恩情,范宁一直铭记于心。

    范宁连忙躬身施礼,“参见相公!”

    韩琦微微一笑,“我正想出去喝杯茶,怎么样,陪我一起去吧!”

    “晚辈怎敢不从!”

    “呵呵!喝杯茶而已,用不着说得像上战场一样。”

    范宁坐上韩琦的马车,马车向宣德门外驶去,范宁的马车还在宣德门外等着,范宁交代车夫先回去,他便和韩琦来到了距离宣德不远的杨楼茶馆。

    两人上了二楼,要了一间雅室,一名茶姬给他们各点了一盏茶,茶姬随即退到外屋煎茶,这是规矩,客人谈话之时,旁边不能有人。

    韩琦不急不慢地品茶,范宁却有点沉不住气道“官家准备让我掌谏院!”

    韩琦笑着点点头,“我知道,官家对昨天《朝报》上那篇关于鲲州官员的文章很感兴趣,估计官家就是那时下定决心让你去谏院。”

    “有什么办法改变这个结果吗?”

    韩琦粗浓的眉头一挑,“你不满意!”

    范宁咬了一下嘴唇道“其实我是想去御史台!”

    韩琦猛地瞪大了眼睛,盯着范宁半晌道“难道《朝报》上的文章是你”

    范宁不想隐瞒韩琦,点点头道“是我刻意去找《朝报》的。”

    韩琦指着他,哑然失笑道“看不出你这个小子居然这么有心机!”

    “但我失算了,我是想监察大臣,却变成了监督天子。”

    韩琦捋须呵呵道“谁告诉你谏院不能监察大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