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2小说网

八二小说

八二小说 > 其他小说 > 大宋超级学霸 > 第四百三十二章 朱孝云问罪

第四百三十二章 朱孝云问罪

作品:大宋超级学霸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高月

    宋庠被贬是在大家的意料之中,毕竟宋庠子侄的所作所为已经激起民愤,一旦被查实,朝廷绝不会容他。

    但朱元骏被贬为庶民却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不知朱元骏犯了什么事,他的罪名的妄议,也就是说了不该说的话,但宋朝是言论宽容的朝代,很少听说有人会因为言论不当被罢官,所以让大家都一头雾水。

    不过朱元骏不是宋庠,他的影响力要小得多,他被罢官的事情只是在朝廷内传播,没有传到民间,当然,也没有老百姓会关心。

    尽管语焉不详,但还是有很多人隐隐猜到了,朱元骏被罢官应该和张尧佐有关系,谁都知道,朱元骏是张尧佐的一条狗,狗被宰,必然是主人出事了。

    不知道是哪个‘有心人’无意中透露出了两个字‘瑞兆’,这顿时让很多局内人明白了,朱元骏是张尧佐的替死鬼,这个消息让很多人心中的站队略略松动了。

    一辆马车从远处疾驶而来,‘嘎!’的一声停在朱元丰的府门前,车门开了,朱孝云怒气冲冲地从马车里走出来。

    朱孝云是来兴师问罪的,朱元骏被罢官使朱家彻底决裂了。

    朱元骏并不傻,他梳理泄密线索,最后将怀疑目标集中在茶童马鱼儿身上,马鱼儿当时就在书房内。

    马鱼儿想逃跑被抓住,朱元骏从他房间里搜出了一百两黄金,在酷刑之下,马鱼儿承认了自己被人收买,他并不清楚收买自己的人是谁,但朱元骏却知道那座院子,那是朱元丰的财产,盛怒之下,朱元骏找到了朱孝云,并明言他将在京城修第二座朱氏祠堂。

    这就是彻底决裂的意思,这让一直想让家族重新融合的朱孝云深受打击,满腔怒火转到朱元丰和女婿范宁身上。

    朱孝云事先没有通知,自然也没有人在府门前迎接他。朱孝云直接闯进了大门,没有人敢拦他。

    朱孝云直接来到贵客堂内坐下,对跟在后面的管家道“通知我三叔和范宁!”

    不多时,朱元丰和范宁联袂而来,朱元丰已经得到消息,朱孝云脸色不好,他隐隐猜到和朱元骏有关,范宁更是心知肚明,自己破坏了岳父和朱元骏的默契。

    朱孝云心情再不好,朱元丰也是他三叔,他起身行礼,又和范宁打了一声招呼,三人坐下,使女给他们三盏茶。

    朱元丰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道“朱元骏去找你了?”

    朱孝云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他再不满也不能对三叔发作,他忍住气道“二叔已经知道真相,张尧佐也会知道是三叔坏了他的大事,我担心他会报复三叔。”

    朱元丰已经从范宁那里知道了事情经过,他喝了口茶,淡淡道“风险越高,回报也就越大,每个商人都懂这一点,我很期待他的报复。”

    朱孝云哑然,三叔远比他看得透。

    沉吟一下,朱孝云又叹口气道“我一直希望朱家能重新融合,作为家族的嫡长子,这是我的责任,尽管父亲会不高兴,但我还要向这个方向努力,但今天二叔明确告诉我,他已经决定另修祠堂了。”

    朱元丰出乎意料在这一点攻击他,尽管他极为敌视朱元骏,但他理解朱孝云作为家族嫡长子的心愿,如果朱孝云没有这种想法,那他就是一个不合格的家族继承人。

    朱元丰沉默了,在这一点上,他不想过多指责侄子。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范宁却淡淡道“朱元骏有没有告诉岳父,真相是什么?他为什么会被免职?”

    一句朱元骏,范宁的立场就立刻鲜明起来,他绝不会承认朱元骏是二祖父,尽管他叫朱元丰为三阿公,那只是习惯性的称呼而已。

    朱孝云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朱元骏只是说,他挺身而出,主动替张尧佐承担了责任,将来琅琊王登基,他会是大功臣。

    范宁看出了岳父的尴尬,他便直言不讳道“朱元骏安排儿子朱兴制作一块石碑,上面写‘琅琊当立’四个字,这件事被朱安发现了,及时报告了三叔,包公派人监视了江记刻石馆,当场把朱兴和石碑抓住,官家派人去质问张尧佐,张尧佐装病,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了朱元骏。”

    朱孝云这才知道真相,但他心中更加忿然,目光锐利地盯着范宁,“是你安排的一切?”

    “是!”

    范宁坦然承认,他说出这番话,就是要让朱孝云知道,是他策划了这个陷阱。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范宁没有直接回答,他站起身走了片刻,回头望着朱孝云道“我不想说立场站队之类的话,家国天下,家是第一位,这个我懂,我只想问一句,如果朱元骏把这件事做成了,后果是什么?岳父大人想过吗?”

    朱孝云陷入了沉思,他确实是被朱元骏要另立祠堂之事气昏了头,没有细想此事,现在范宁提出了这个尖锐的问题,让朱孝云一下子冷静下来。

    他书生气比较重,是说他事事讲规矩,不善于变通,也是说他不善于开玩笑,一天到晚一本正经,但绝不是说他智商低,更不能说他没有眼光,他能做到吏部左侍郎这个位子,就说明他有足够的头脑,有时候,事事讲规矩,在天子眼里不就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吗?

    朱孝云很快便回过味来,他怎么会不知道瑞兆意味着什么,那是天子为了让他中意的皇子上位而刻意制造出来的天兆,是上天的旨意,为了让琅琊王上位而发动民意。

    但问题是,瑞兆由谁来决定,当然是天子来决定,如果是臣子擅自决定,那就是僭越。

    朱孝云再联想到二叔被一贬到底,他顿时明白了,张尧佐在做僭越之事,他因为贵妃关系躲过一劫,但刀却落在二叔身上,二叔被彻底免职是因为事情没有做成,如果事情做成了会是什么后果,那恐怕不是二叔一人出事,包括自己在内的整个朱家都完了。

    想到这,朱孝云后背顿时出了一身冷汗,眼中的不满尽去。

    这时,朱元丰对朱孝云歉然道“这件事说起来是我有点做得不妥,阿宁让我及时和你解释一下,我心中不爽朱元骏,所以没有说,让你们翁婿之间误会了,是我的不对!”

    关键时刻,朱元丰及时给了朱孝云一个台阶,姜还是老的辣。

    朱孝云立刻顺着台阶下来,“我今天其实就是想来问清这件事,只是二叔想另立祠堂之事把我气糊涂了。”

    范家也及时把话题岔开,“如果岳父只是不愿意朱元骏另立祠堂,我有办法让他取消这个决定。”

    朱孝云精神一振,连忙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徙三千里!”

    朱孝云立刻摇头,“不行!”

    开玩笑,彻底免职还不算,还要加罪流放三千里,太狠了。

    范宁平静道“目前这是最好的办法,除非岳父去求张尧佐。”

    朱孝云还是摇头,“另立祠堂只是家族丑闻,但徙三千里就是血脉相残了,先祖在天之灵也不会饶我。”

    范宁没有说话,等待朱孝云的另一个表态。

    朱孝云沉吟一下道“我也绝不会去求张尧佐,中立的原则绝不会变。”

    朱孝云心里很清楚,如果自己求了张尧佐,那朱家就是分裂那么简单,会彻底混乱。

    范宁笑了笑,“其实我觉得朱元骏另立祠堂也没有关系,他们自己想玩就让他们玩去,将来无法向列祖列宗交代的,绝不会是岳父大人。”

    朱孝云怒气冲冲而来,最终是心事重重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