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五百零七章 皇权无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高滔滔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激范宁,彩娥带回来的话一下子将她满心的负罪感消除了,是的,王爷被带走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是张尧佐密告天子巨鹿王谋反,而且还证据确凿,这才是天子下决心处理王爷的根本原因。

    自己只不过是为了保护儿子,不让儿子受到这件事牵连,为什么要把丈夫的罪责揽到自己身上,这件事与自己何干?

    如果这件事是自己的责任,那么王爷昨晚就该被带走了。

    可昨晚上天子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就说明他根本没有受自己的影响。

    根本原因还是在张尧佐,是张尧佐害了王爷。

    高滔滔的心结悉数解开了,她再没有任何负罪感,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和解脱,至少她不会再担心丈夫害自己儿子了。

    这时,使女在门口禀报,“洪公公求见王妃!”

    洪公公叫做洪德元,是大内副总管,在宫中权势很大,高滔滔点点头,“请他进来!”

    不多时,一名长相富态的中年宦官走进房间,他进门便恭恭敬敬磕头,“老奴洪德元参见王妃!”

    高滔滔淡淡道“洪总管,我们很多年没见了吧!”

    “是!差不多十五六年。”

    “洪总管找我有什么事?”

    洪德元取出一个小包,恭恭敬敬放在桌上,“这里面有三枚半玉,是王爷的玉佩,据说可以提三千两黄金,小人便斗胆取来还给王妃了。”

    这件事如果没有人跟进,那么这三千两黄金最后就入内库了,很显然,洪德元抓住这个机会,把玉佩还给王妃,算是提前站队了。

    高滔滔看了一眼玉佩,低声问道“王爷会怎么样?”

    洪德元叹了口气,“我也是听伺候官家吃饭的宫女说的,张尧佐告的状很重,说王爷勾结大将要谋反,如果真的属实,王爷这一关恐怕难过了,王妃要有心理准备。”

    “那我儿呢!”

    高滔滔又问道“他会不会受影响?”

    洪德元心中道,‘如果皇嗣受影响,我还会来吗?这么明显的事情,这个女人居然不明白。’

    “请王妃放心,皇嗣不会受任何影响,虽然张尧佐把皇嗣也一起控诉了,但官家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吩咐左右去安慰皇嗣,让他不要胡思乱想。”

    高滔滔确实松了口气,自己的预防起效果了,儿子没有被连累。

    “天子的情况怎么样?”

    洪德元回头看了一眼使女,高滔滔挥挥手,两名使女退了下去,洪德元这才压低声音道“太医原本以为官家还能坚持半年,但现在他不敢说这话了,他给我说,最多两三个月。”

    “我知道,洪总管很有心,居然把三千黄金还给我了,我会记住的!”

    洪德元大喜,连忙道“为王妃效力,是老奴的荣幸,王妃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老奴,只要老奴能办到,绝不推迟。”

    “我知道了,有什么事情,我会麻烦洪总管。”

    洪德元起身告辞了,高滔滔摆弄着三块玉佩,渐渐陷入沉思之中。

    ………

    赵祯半夜忽然醒来,他稍稍动了一下,两名宦官立刻上前扶住他,“陛下,要起夜吗?”

    赵祯摆摆手,气息虚弱地问道“他还跪在外面?”

    一名宦官点了点头,赵祯叹了口气道“让他进来!”

    “陛下,太医不让您费神。”

    “我知道,这件事朕必须处理好,快去!”

    宦官只得匆匆出去了。

    在赵祯的寝宫外,赵顼还跪在台阶前,他从晚上跪到现在,泪水已经在他脸上干了,他只想恳请皇族饶过他的父亲,他宁可放弃皇位继承。

    这时,一名宦官轻轻扶住他,“殿下,陛下让你进去。”

    赵顼站起身,低头跟随宦官走进了房间,赵祯披了一件外袍,坐在床榻前。

    赵顼上前跪下,“皇祖父”

    “你过来!”

    赵顼用膝盖为步,爬到赵祯面前,赵祯忽然抬起手,狠狠给了他重重一记耳光,随即剧烈咳嗽起来,浑身蜷缩成一团。

    赵顼捂着脸哭道“孙儿该死,孙儿不该扰乱皇祖父养病。”

    赵祯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慢慢坐起身,指着赵顼道“你这个没用的东西,朕把大宋江山交给你,你竟然像女人一样的是非不分,你告诉朕,不!”

    赵祯回头令宦官道“去侧店灵堂的牌子全部拿来!”

    两名宦官飞奔而去,片刻抱回来三块灵牌,放在旁边小桌上,灵牌上是宋高祖、宋太宗、宋真宗的名讳。

    赵祯指着灵牌问赵顼,“你在列祖列宗面前告诉朕,是大宋社稷重要,还是你父亲重要?”

    赵顼看了看灵牌,终于低下头,小声道“大宋社稷重要!”

    赵祯点点头,“既然你明白这一点,那我就告诉你,我之所以不容你父亲,并不是他想夺朕的皇位,而是他要夺你的皇位,为了大宋社稷,为江山永固,就算你再恨朕,就算你将来挖了朕的陵寝,但朕依然不会饶他,滚吧!朕不想再解释了。”

    一名宦官扶住赵顼,低声道“不要再让陛下生气了,快走吧!”

    赵顼万般无奈,只得跪下磕了一个头,起身走了。

    赵祯望着他走远,低低叹了口气,“希望这件事,能让他彻底成熟起来!”

    赵顼走出寝宫,忽然伏在桥头失声痛哭,这时,宦官副总管洪德元出现在他面前,静静看着他。

    好一会儿,赵顼拭去泪水问道“洪总管有事?”

    洪德元将一卷纸递给他,“这是三位将军的供词副本,你拿去看,然后你就会明白了。”

    赵顼点点头,接过纸卷转身走了,这时,洪德元忽然道“我今天下午见到你母亲,她已经接受现实了。”

    赵顼浑身一震,“母亲知道了?”

    “王妃说她曾再三劝过你父亲,但你父亲不听,一意孤行,所以你母亲早就知道会有这个结果,她平静接受现实,她只希望你平安无事。”

    赵顼默了默点头,转身快步离开了皇宫。

    时间渐渐到了十二月中旬,东宫议事已运行了三个多月,但运转得并不顺利,始终面临各种矛盾和观念的碰撞。

    十二月中旬时,海外经略府提出再迁徙四万人去琉球府开建新府的申请,这个申请在朝廷内部引起轩然大波,知政堂坚决反对这个劳民伤财的方案。

    但这个方案却得到了东宫议事的支持,东宫詹事范宁认为琉球府多年打不开局面,一方面是朝廷的热度下降,另一方面就是迁徙民众太少,十几年才迁徙了一万五千人,又不像鲲州那样能招募日本劳工,当然开发缓慢。

    从短期看,开发琉球府确实支出远远大于收获,但从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历史来审视,开发琉球府绝对是功在千秋的大事。

    范宁对未来渲染得很好,但并没有说服知政堂的相国们,他好容易说服文彦博和韩绛通过的移民方案,却在知政堂遭到了一致否决。

    就算赵顼支持范宁的方案也没有用,韩琦甚至破天荒的第一次对范宁的一意孤行提出了警告。

    就在这时,天子赵祯的病情出现了恶化迹象,常常陷入昏迷状态,一昏迷就是好几天,由于常处于昏迷状态,赵祯的记忆开始严重衰退,甚至已经认不出大臣,也忘记了自己是谁?

    由于天子的病情恶化,朝廷便暂时搁置了琉球府移民方案,十二月二十一日,天子赵祯再一次陷入重度昏迷,这位执政了四十年的天子终于到了弥留时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