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2小说网

八二小说

八二小说 > 武侠修真 > 永恒星君 > 第八百二十章 虹

第八百二十章 虹

作品:永恒星君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路光

    “正所谓养兵千百日,用在一朝时!此番果真没让贫道失望。”那老者声音中充满欣喜,志满意得,看得出来他对眼前的情况十分满意。

    风雨之后必见彩虹,山林中此奇景更是易于发生。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微微放晴的天空,在黎明时刻,显得愈加入情入画,美不胜收。

    朝阳撒下一道道赤金光芒,洞口处升起一道彩虹浮桥。桥的一头站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而另一头不知何时,出现了几位衣衫比虹桥还要绚丽的貌美女子。

    吕光自然是不知洞外情形如何,但他却是把从上方传来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

    ……

    “羽翎道人,你在此地作甚?”

    声音冷语气更冷,这句话好像是从冰窖里传出来一般。似乎钻入人耳后,也会让听者全身发寒颤栗。

    吕光心中一惊,那古怪老者居然是一位道人!

    大周王朝地域广袤辽阔,据千松道长与那白发女子所说,能被称为道人的修道者,也不过才数十位。

    羽翎道人语声正派,从容不羁,淡声道“天才地宝,有德者得之!”

    “好一个有德者!枉你自诩为修道名家,偷入靖道司暂且不说,单单是你这瞒天过海的把戏,就已是让世人所不齿!你道德败坏,枉为道人!”

    这是一道女声,如玉珠落盘,清脆入耳。与先前的冷声寒语截然不同。

    羽翎道人毫不害臊,似乎对自己的行为还有些沾沾自喜,嗤笑道“贫道道德如何,不劳峰主挂心。地宝方显,此刻峰主大张旗鼓来此,就不怕被他人得到消息?”

    “道不同不相为谋。少作口舌之争,巧舌如簧也难掩你盗宝贼心。现下本真人不与你周旋斗嘴,你速速离去吧。否则别怪我以势欺人!”女声言辞犀利,大气凛然。

    羽翎道人收心宁神,双目微瞄,看清当下形势,心中暗暗沉思。

    这靖道司虽说全是女流之辈,可眼前这花蕊夫人已入真人化境。在天下修真派门中,有这般境界之人,那简直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再者她身后的那八位弟子,一看也都具备以气御剑的本领了,尤其是那气质冷艳的女子,境界更要比其他弟子高上数分。

    走?

    可九转灵丹渡劫成功,结出的青丹乃是不世出的火系精元,食之不仅仅能滋润神魂,更可使得炼气者直接拥有火系真身。若是炼丹士把此丹子开炉入鼎、炼制为丹,那功效之大……

    如此宝物,放到大周王朝,势必会引起众多修真修道人士的觊觎,稍有暴露,一定又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舍不得,真是舍不得啊!

    宝物在前,威胁在后,人总是只会看到前方的美好景致,却浑然不顾身后的荆棘陷阱。

    羽翎道人心智被迷,左右寻思,暗忖我如此大费周折,不就是为了得到此宝吗?

    羽翎道人目光如电,声如春雷,大喝道“花蕊夫人你思量清楚!此宝非你靖道司能够独自掌控居之,这时还没有太多得知此消息的修者,如果贫道放风出去……试问到时你靖道司可以安然无恙、置身事外吗?”

    花蕊夫人贵为靖道司峰主,门下弟子千百,岂会被一散修道人要挟,传将出去,岂非被天下修者耻笑!再言此刻就算放他下山,宝物消息也是会走漏无疑。她打定主意,红袖一招,纤指前伸,道“潘芸,尔等布下七星飞剑阵,困住此人。素真你随我来。”

    “弟子遵命。”潘芸与媚儿异口同声答道,恭敬庄重。全身被莹莹青芒包裹的吕光,听到此言,突的心神一跳。

    是婵姐,她竟然也在这里?

    吕光心情躁动,真是恨不得可以马上出去与媚儿相见叙话。羽翎道人当然明白此时大意不得。

    他整理心神,使出精妙道法,挥出数把道符,才堪堪挡住七女的剑芒。身旁的白鹤好像在跟那道黑电对撞后,浑身精力就消失无踪了,此刻正奄奄一息的匍匐在地,口中哀鸣。

    羽翎道人一心三用。一边用尽神魂力量来施展道法,抵挡七女绵延不绝的剑招;一边要审时度势,思虑怎样逃脱升天;一边又要看这花蕊夫人如何取走九转灵丹。

    那花蕊夫人似已是准备妥当,一点也不着急,自信满满的冷静观望。他心中激恼,手中道法更紧,可却还是无法脱围出去。

    吕光心生困惑,他们在上方争斗不休,怎生却无一人发现自己呢?难不成这绿光还能帮助自己隐藏身形?

    他心中的疑问随着九片花瓣的风逝,而渐渐消失。

    那九片颜色艳美的花瓣在青丹甫一绽出的瞬间,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融进丹子当中。

    奇花、绿叶、九转灵丹,全已消失不见,仿佛它们所有的牺牲都是为了迎接这丹子的到来。

    吕光忆起刚进此洞时,所见到的奇观异象。

    那从熔浆深处所钻出的第一片绿叶,依旧魂绕在眼前;那九片绿叶拥抱的花蕾,在绽放出第一片红花时所发出的轻微响声,仍然萦绕在耳边。

    历历在目、刻骨铭心。

    这丹子到底有何伟大奇特,竟让那么多的奇迹为它的到来而甘愿献身。

    青丹晶莹剔透,如深海蚌珠,光华耀眼。

    丹身荡漾着一道道纤细的青光,其上隐隐有几条红线走动不停,如沧海游龙,使得整颗丹子,唯美中带着几丝妖异。

    丹子静静悬浮在虚空中,光晕一圈圈飘荡着。

    时间一息一刻的缓缓流走,青光却越来越夺目亮眼。

    刚才早已无影无踪的雷电,不知何时,又在天空笔走龙蛇。不同的是,此刻天光大亮,天象更加异常。

    青丹缓缓向洞口升去,这一次再也无人无力能抵挡它的飞天!

    它以势如破竹之势,迎着一道道轰击其身的闪电,浴火重生,飞身还击。

    吕光呆了,愣住了。

    他们全都想走上前去,探得究竟,一解好奇。可事与愿违,众人竟无法能向前迈动寸步。

    洞口周围好像被一扇无形的铁门给挡住了。

    就连媚儿也是没有如花蕊夫人意料般那样穿过‘铁门’。

    原来在媚儿将要跳入洞穴之际,从洞中陡然射出一道瓮口粗细的青光,无比精巧的挡住了她的去路,震得的她身形乱颤。

    众人此刻更是被丹子散发的青光逼迫的步步后退、不能自己。

    然而吕光不知怎地,在下方却是以羽箭之势,快速的被青丹吸近。他的身躯彷如不受意志控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胸口与青丹来了个‘心心相印’!

    “啊~~~!”

    一声痛彻心扉的叫喊,飞荡在四面八方,余音环绕不停。

    适才所有的喧嚣响动、剑光青芒、惊呼诧异,自这声震天动地的痛呼发出后,便全部杳无踪影了。

    暴风雨后般的平静。

    晨色熹微,林草上偶有几滴露珠凝结滴落。一切都显得那么神情气和,宁静安详。

    痛苦过后,便是再生!

    被骤痛袭击的吕光,片刻之后,意识方才逐渐回归本身。他的身体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玄妙之感。

    天空中朵朵白云漂浮游动,仿若只要他伸手一碰,便可将流云抓在掌中;旭日东升,紫气东来,万道晨光刺目炫丽,令他心神澄澈见底,仿佛道道阳光补给着他身体所需的气力;更美妙的是山林间的一草一木,他甚至能够全部看见,花花草木上散发着一丝丝绿气,似乎他双手一招,所有气浪就会凝聚成气旋向他袭来。

    周体通泰,妙不可言!

    舒服,舒服的全身暖洋洋的,硬是像一股热流从头顶流至脚底,循环不断,往来回复。一阵冷风突起,众人只觉全身如堕冰山,冷不可耐。峰顶天气本是郎朗晴日,然则霎时狂风骤起,乌云蔽日,使得众人目不能视,脚步踉踉跄跄。枯枝碎石,转眼便被吹的离地三尺。

    众人慌忙间抬手遮掩,借着余光,瞥见一幕壮观奇象。

    但见一道通天光柱,由地底洞中蹿出,扶摇直上,射入苍穹,触碰天幕!

    光柱粗大明亮,数十人环抱也不一定能合拢。

    耀眼的光柱里闪烁着红绿两道光芒,每道光芒占据光柱一边,泾渭分明,彼此不交。然则在中间依稀能看见,还有一道稍微纤细些的青芒在闪烁跳跃。众人惘然若失,脸色因为惊呆而显得丧气满布。

    他们心中都盘桓着同一个问题,这异象究竟是由何物引发,居然如此势大惊天?

    莫非是那九转灵丹……

    光柱璀璨,发出一圈圈色彩各异的光芒,令人目不暇接。此通天巨柱连通天地,在这靖道司峰巅大放异彩,引得山脚下方圆百里的民众顶礼膜拜,直认为是天仙下凡来救济众生的。

    可在众多修者眼中,他们却精明的知晓,靖道司上定有异宝出世,否则不会引起这样声势莫大、奇诡万千的天象发生。在此间隙,便已有数不清的修者朝靖道司蜂拥而至,急速赶来。风起风停,云驻云走。少顷,天色便再度晴朗起来,光柱也逐渐变得没有先前那般夺目逼人了。光柱好似是完成了它的光荣使命,最终也消散在天空中。至终砰然一声炸响,宛如烟花绽放,落下星星点点的光晕。

    待得众人睁开双眼,四处环视,才发现洞口周围数丈,竟是一片荒芜。俨然一副寸毛不生的样子,如同荒丘沙漠。黄沙走石,铺满此处。在洞穴处不远,有一个‘东西’四脚朝天,躺在地上,模样滑稽,令人忍俊不禁。等众人走上跟前,至此方看清楚,原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男子。只看他全身上下破破烂烂,伤痕累累,狼狈至极,也不知是死是活。

    媚儿双瞳一滞,脸色变幻,不似前先那样处变不惊了。转而露出一副关切的样子,双目瞪圆,定定看着前方那名男子。

    花蕊夫人心细如发,怎能没瞧见爱徒的情绪变化,她心思玲珑,转眼就想清了其中的原委故事。

    不过唯一令她不解担心的是,此人跳入璇冰湖后,究竟有何奇遇,竟会来到此处,也不知那九转灵丹是否被他……

    “素真,你认得此人?”花蕊夫人收摄心神,轻声说道。

    媚儿被这声询问,打断思绪。她平日波澜不动的心湖,似已被眼前这突然出现的男子给打破,使得她心扉颤动,难以克制。她低头回道“是,师父。此人乃弟子表弟。听闻瓶儿说,昨日他来山门寻我,不想却被潘师姐误认为是投机浑水的登徒浪子,故而与他人一般处置,关在山顶水牢。只是不知他……”

    这番答言还未完毕,便被一声由远至近的笑喝打断。

    “……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早就听闻消息,有一地宝将要现世,奈何查不清会出于何方,花蕊夫人你有些办事不周啊,闹出这样大的动静,岂不是要让全天下人都知道?”这段言语,字字句句,清清楚楚的传至众人耳中,也不知来人是从何处开始说出此话,但当他说罢之后,一人电射而到,形似流光。

    花蕊夫人神色一变,似是对来人颇有惧意,红袖翻飞,右手横于腰间,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

    众人观瞧来人,心中还无太大变化,正所谓不知者无畏。别人但还罢了,只见方才盛气凌人,一副不把靖道司众人放在眼里前来夺宝的羽翎道人,此际却是露出了惧色。由此可见,来人定是一个比他、甚至比花蕊夫人还要厉害几分的狠角色。羽翎道人筹划已久,本想利用银翼羽鹤的寒冷煞气,来抵挡地底熔浆的烈火炎热。

    他费尽心机,谋划半天,牺牲了这只银翼羽鹤,来帮助九转灵丹渡过雷劫,以此想得到最后九转灵丹所生的青丹子。

    那丹子中蕴含无穷无尽的火系精元,无论是修道者,抑或者是修真者,全都会对它得之狂喜、珍视非常。

    修真修道者,本就在修炼生涯中异常难有寸进。

    不仅仅需要朝夕勤修,更是得天赋异禀、奇遇加身,然后再辅以灵丹妙药提升境界,如此方可事半功倍,但就此还不一定能一路通畅,晋升有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