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165章 这个女人我要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165章 这个女人我要了

    唐子渊进来的时候虽然有些落寞,但是他身上纯手工的意大利西装还是让眼尖的女人敲出了端倪。

    “哎呦,先生,你第一次来吗?要喝酒还是要个单间什么的?我带你去啊!”

    女人刺鼻的香水味让唐子渊再次想起了沈蔓歌。

    沈蔓歌总是那么清清淡淡的,身上却好像有一种独特的馨香,让人喜欢。

    “滚!”

    唐子渊一把推开了她,一个人来到了吧台。

    妈妈桑见小姐被人推开了,连忙上前招呼着。

    “先生,这是头一次来呢?外面比较吵,不如我给你开个单间?你是喝酒还是玩耍都可以,私密性也很强的,我看先生应该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吧,这万一在外面闹出点什么新闻也不好,先生您说呢?”

    妈妈桑确实很会说话。

    唐子渊对这个地方也不太熟,听到妈妈桑这么说的时候,想了想说:“给我找个偏僻一点的单间,越偏僻越好,只要没人打扰,我不会少了你的钱的。”

    “得嘞!先生这边请,我们一楼有个偏僻的单间,离地下室比较近,平时也没什么人去,先生大可以去那里。”

    “走吧。”

    唐子渊只是想找个地方好好地待着,是喝酒也好,是独自舔舐伤口也罢,他并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他的脆弱。

    他的所有骄傲都在沈蔓歌面前被击溃了,他不想再让别人看到他的狼狈。

    妈妈桑见惯了太多的人了,像唐子渊这样的,一看就是为情所伤来这里买醉的,又不希望被人打扰,所以很快的将唐子渊带到了偏僻的包间里。

    “先生,您需要特殊服务吗?”

    妈妈桑不忘自己的本职工作,连忙问道。

    “不需要,给我出去!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许进来!”

    唐子渊把皮夹里面的美金直接扔了出去。

    妈妈桑见唐子渊出手如此大方,连忙拿着钱出去了。

    唐子渊看着这里的装潢很不错,虽然奢侈,但是也能够让人心情愉悦。

    花钱买醉这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荒唐的事情,但是那又如何呢?谁会在乎呢?

    沈蔓歌现在估计正在海城守着自己的儿子开心过日子吧。

    越是这样想,唐子渊的心理越是难受的要命。

    服务员将酒拿了进来。

    “先生,这是你要的酒,如果喝完了,我们还会送,只要你嗯一下手边的铃声就行。”

    “知道了,出去吧。”

    服务生走了出去。

    唐子渊一个人打开了酒瓶子,也用不上杯子了,这里没什么人,装优雅给谁看呢?

    他直接仰头,将一瓶xo一股脑的倒进了口里。

    辛辣的感觉刺激着他的味蕾,让唐子渊有些难以承受,却又觉得特别爽快。

    他一瓶接着一瓶的喝着,却恍惚听到了女人的喊叫声。

    那声音那么的耳熟,居然有点像沈蔓歌的声音。

    唐子渊觉得自己真的是走火入魔了。

    沈蔓歌现在在海城陪着孩子呢,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他再次拿起一瓶酒倒进了嘴里,外面的声音叫得更激烈了。

    唐子渊微微一愣。

    这声音怎么那么像?

    他不由得起身打开了包间的门,声音是从隔壁的地下室传来的。

    因为打来了包间的门,所以听得更加清楚了。

    那一声声的呐喊,不是沈蔓歌又是谁?

    这五年来,唐子渊对沈蔓歌的声音简直太熟悉了。

    沈蔓歌在这里?

    唐子渊猛然扔下了酒瓶子,快步朝着地下室走去。

    地下室门口有人把守者,看到唐子渊过来,并且浑身酒气的,以为走错了地方,连忙拦着唐子渊说:“先生,对不起,你走错地方了,这里使我们的地下室,您的包间应该往那边走。”

    唐子渊被拦了下来。

    他现在的脑子很清醒,里面的喊叫声再次传来,听得好像是再受什么刑法似的。

    唐子渊心急如焚,却淡淡的问道:“什么声音?鬼哭狼嚎的?这里还有那种服务呢?”

    所谓的那种服务指的是比较变态的那种。

    守门的一听唐子渊是个行家,连忙笑着说:“嗨,哪有什么服务啊,这都是一些新人,从国内买来的,不服管教,关在这里好好教训教训。只有听话了才能出来接客,才能卖钱不是?”

    唐子渊的眸子微眯了一下。

    “教训?怎么教训啊?该不会是你们这帮人先尝鲜了吧?”

    “那怎么能!货到了之后我们可不敢碰,还得指望着她们挣钱呢。这不,里面有个挺漂亮的,据说不听话,水性杨花,被婆婆卖到了我们这里,刚开始在船上的时候以为是个哑巴,说不出话来,没想到只是嗓子暂时失声了。这一顿鞭打下来,听听这声音,光听着就够叫人销魂的了。先生要是感兴趣,赶明儿来这里,我们这里竞拍呢,价高者得!”

    守门人滔滔不绝的和唐子渊说着。

    唐子渊心理很是着急,说道:“让我进去看一眼呗,万一是个漂亮的,我明天还值得过来,可如果是个丑的,那我岂不是白瞎了时间了。”

    “先生,绝对漂亮,你放心好了!”

    “你说漂亮不见得我看见了就漂亮,让我看一眼,我不妨碍你们,我就看看,如果真的好,我少不了你的好处。”

    唐子渊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沓美金递了过去。

    守门的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美金,眼珠子一下子就直了。

    “成,先生,您就看看,可千万别插手里面的事儿。你放心好了,我们做这行那么多年了,打在人身上哪里最疼,又不能坏了样貌,赔了本钱,我们最有数。放心吧,打一顿死不了,撑死了就是疼的一晚上不敢动弹。”

    看门人越是这么说,唐子渊越是着急。

    “赶紧的,让我看清楚,我好回去准备钱。”

    “成成成,先生这边请!”

    守门人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什么人关注这边,这才打开了地下室的门放着唐子渊进来了。

    一开门,一股子血腥味扑鼻而来。

    地牢的视线不太好,可是唐子渊依稀看的出来,地下室有好几个柱子,柱子上都绑着女人,各式各样的。她们面前都有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拿着鞭子蘸着一旁的水盆抽打着她们。

    鲜红的血液浸透了她们的衣服,让人看着触目惊心的,喊叫声更是此起彼伏。

    那些个甩鞭子的却哈哈大笑说:“爽吗?我告诉你们,明天给老子好好地表现,如果哪家公子哥看上你们了,把你们买了去,算是你们造化好。如果被人家看不上眼,你们回来就得给我出去接客!不然的话,老子天天打,打不死你们,也得让你们皮开肉绽,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进了这里,你们就认命吧!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人,什么身份,到了这里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货物!你们是我们花了大价钱从国内买来的。不给老子挣够钱,老子绝对不会让你们死的!”

    “呸!”

    男人的话刚说完,一个女人就朝着他的脸吐了一口唾沫。

    “你打死我好了!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任由你们宰割!”

    女人的声音已经嘶哑,浑身更是伤痕累累,点点的血滴顺着身子一滴一滴的滴落在脚边,已经聚集了不小的一滩血水了。

    唐子渊的心猛然抽紧了。

    那不是沈蔓歌是谁!

    她怎么会在这里?

    唐子渊刚想上前,那个男人就一巴掌打在了沈蔓歌的脸上,骂骂咧咧的说:“臭婊子,嘴倒挺硬的。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上了你!”

    “住手!”

    唐子渊猛然出声,顿时惊醒了所有人。

    沈蔓歌猛然抬头,就看到唐子渊站在地牢的门口直直的看着她。

    她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唐子渊。

    这是老天爷对她的眷顾吗?

    也就是说她现在在美国?

    沈蔓歌有些高兴,她的眼眶中含着泪水,刚要说什么,就听到唐子渊说:“你们把她给打坏了,明天可就卖不上好价钱了。这个女人我看上了,也挺喜欢的,不管明天开价多少,我都要了。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打她。如果明天我看到她再伤了哪里,你们这家店业也别开了!”

    “你谁呀?怎么进来的?乔治,你又带人进来!”

    甩鞭子的男人恶狠狠地对守门人乔治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乔治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老大,人家是顾客,我这不是提前给揽个客人吗?”

    “放屁!就这些姑娘还需要揽客吗?你是不是傻?”

    唐子渊却不管他们之间说什么,看着沈蔓歌的眼神带着一丝担忧和急切,不过却厉声说:“我再说一遍,不许打她了,听见了吗?”

    “你谁呀?敢这么命令我,你知不知道我在这一片可是很有名的,我叫……”

    “我是唐子渊!只要你还想再美国混,就给我听话,明天我要是见她身上再有伤痕,别怪我不客气。”

    唐子渊直接爆出了自己的身份。

    对方一听到唐子渊的名字,立马就蔫了。

    “唐,唐总?”

    “我说的听到了吗?”

    “是是是!保证不打了,瞪着唐总你明天来接人。”

    男人连忙毕恭毕敬的,毕竟再整个美国,谁敢得罪了唐家呢。

    唐子渊看着沈蔓歌,心疼的说:“等我,我明天就来带你走。”

    沈蔓歌点了点头。

    每一次她最狼狈的时候都是唐子渊出现在她的面前,这份恩情她到底要怎么还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