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作死与必须作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黄飞、汪强、郝诚、刘理,笔记四人组,目前非常凝重的呆在希尔顿酒店的房间里。

    为什么凝重呢,主要是汪强即将准备干的事情,很危险。

    先说,笔记四人组,每一个的身份都不简单。

    郝诚,苏菜五虎杭田最得意的弟子;黄飞,厨艺世家出生,在苏杭一代名气非常大;汪强,老爹是同属苏菜五虎之一的汪季客。

    至于刘理,别看他肥肥胖胖的,师傅名气不如杭田,但他的师公却是号称新时代金陵菜系的奠基人,辈分比五虎还要高一辈。

    说起八大菜系,除了粤菜之外,川菜与苏菜,在全国范围内的商业推广强度明显高于其他菜系。

    有如此成果,得亏五、六十年代的那一批川菜、苏菜厨师,所以为表尊重,苏省将当时最杰出的五人并称为五虎,而川省则被并称为四柱。

    现在的川菜会长张焱,是四柱之首,具体关于五虎四柱那是上一辈的事情就不多赘述。

    如今汪季客虽不如杭田名气大,但声望却一点也不少,而汪季客最擅长的菜就是“扬州三叉”,甚至有汪氏三叉的叫法。

    汪强的厨艺自然是汪季客从小教授,所以对自己老爹的三叉也非常熟悉。

    在昨日之前,准确说昨天晚饭之前,汪强一直笃定自家老爹的三叉是最好吃的。

    可吃了袁老板的叉烧鸭子、叉烧鳜鱼、烤方,汪强心中就有了另一个判断,自家老爹的三叉似乎还有改进的空间!

    是的,虽然很难相信,但汪强经过再三确定,昨天那一顿黄飞、刘理、郝诚三人见汪强脸色不太对,所以烤方和叉烧鸭子以及叉烧鳜鱼三道菜都没怎么动筷子。

    汪强吃完确定后,什么都没说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中。

    他会这样很正常,汪强五岁开始吃老爹的三叉,现在相当于颠覆了一件认知二十多年的事。

    就好比,现在有人告诉你和珅不是长得王刚老师那样,根据野史以及一些边角史料记载,和珅是个大帅哥一样,肯定得缓一缓才能接受。

    想了一晚上,汪强还是决定,要把这事告诉自家老爹,所以在早上,汪强就将这件事告诉了其他三位小伙伴,这才有了开始的一幕。

    话说起来,黄飞、郝诚、汪强、刘理四人一直说自己是来学习苏菜的,虽然笔记也没记几页,但不在袁州小店吃早饭,是他们最后的倔强。

    毕竟,早饭袁州极少会做苏菜小点心什么的。

    是的,这是在连续吃了一个礼拜的早餐后做的决定。

    “汪强我觉得你是不是再考虑考虑。”黄飞道。

    刘理也拍了拍自己的肥肚子,啪啪作响,他思考问题的时候就喜欢这样拍自己肚子,也不知道疼不疼。

    他道:“我觉得还是算了别说,何况我也吃过汪主厨的三叉,也是非常美味,感觉不比袁老板的差。”

    汪强摇了摇头道:“刘理你吃得少,估计你上次吃,也是半年前了吧。”

    “好像是半年前。”刘理马上又道:“但我的味蕾记忆很强,一年内吃得东西,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没有怀疑你的天赋。”汪强道:“从整体来说,我父亲的三叉并不逊于袁主厨,所以刘理你的感觉是没错的,但细节上,应该是说细微上有点区别。”

    “我真的叫你强哥了,汪主厨的性格,你我都清楚吧。”郝诚道。

    实话而言,袁州自从厨艺个人展后,在国内的名气无人能出其右,但汪季客是老一辈的厨师,而且还是老一辈创造了辉煌的厨师。

    并非所有人都能像程技师一般,何况汪季客还是出了名的在乎面子,要知道先前汪季客年轻时在一场比赛中输给杭田三分……然后直到现在汪季客还在钻研誓要打败杭田。

    作为另一个当事人的杭田也很无奈,因为杭田的理论是:“菜好不好吃,个人主观因素占很大因素,所以输赢没必要太计较”。

    但汪季客却认为是自己厨艺不精,心里一直憋着那么一股气,。

    你说要是换个人,就汪季客这态度的钻研,肯定早就超过了对手,可惜他遇到的是杭田,这个被刘理师公评价为“二十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厨师”,的杭田。

    十几年过去了,汪季客和杭田的差距,丝毫没有拉近,还是那样。

    你要说汪季客是小气,也没有。

    自己儿子汪强和郝诚从小就是好朋友,汪季客从来也没说什么,在他的观点里“上一辈的事,关下一辈卵事”。

    简单而言,按照郝诚等人对汪季客的了解,如果汪强说“老爸,我觉得袁老板的三叉更好吃,你还有进步空间”汪强可能会被打死,哪怕这是他亲儿子。

    “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应该做。”汪强认真道。

    郝诚等人都了解汪季客的性格,作为儿子的自然更了解,但汪强更知道另一件事,自家老爹一直想超越杭田,说不定“扬州三叉”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

    “我一会就打电话给我爸,说这件事。”汪强道:“希望可以让他来蓉城一次。”

    这摆明是已经下定决心了,郝诚等人也不好再劝,只能是在心头为汪强默哀。

    正主袁州,什么都不知道,对他来说,只是昨天有人点了扬州三叉,然后袁州就认认真真做了这三道菜。

    “嗯?今天中午郝诚他们四人没来?”袁州向门口排队的人看了看,一般来说,扫过去就能看到刘理胖胖的身躯,毕竟他胖若两人很明显,但今天却没有。

    之所以袁州会稍微注意一些,是因为郝诚等人是送了古籍的。

    倒不是因为礼物价值,虽说古籍本身价值很高,主要是因为郝诚等人礼节做到了,袁州也会还以相应的礼节,比如在做他们所点的苏菜时,特意比平日慢一些。

    况且,袁州与杭田大师也是忘年交,真要论起来,郝诚等人虽说年纪要比袁州痴长几岁,但算起来也是侄儿辈,稍微照顾照顾还是应该的。

    从上次打了招呼,笔记四人组每天中午和晚上都来,今天倒是例外,袁州收拾心情,第一批客人已经进店了。

    “袁老板威灵顿牛排一份,五分熟,米百做酱油拌饭一份。”周佳在收钱后,把菜单报给袁州。

    咦,牛排五分外加酱油拌饭,这个吃法不是楚枭的习惯吗?袁州心里嘀咕。

    抬头一看,还真是楚枭,安安静静的坐着等吃。

    “我记得巴黎直飞蓉城要十个小时,转机要十六个小时左右,昨天晚上还在法兰西境内,今天居然就能赶来吃第一批的午餐,是个狼人。”袁州心里嘀咕。

    难不成法国到蓉城,真的是顺路?袁州不禁有点相信楚枭的话了。

    虽然袁州内心活动很多,但表情是没有变化的,不仅如此,手上也已经开始煎牛排了。

    不止是楚枭,郑家伟也和乌海一起来了。

    和之前没什么差别,郑家伟全部点的是乌海爱吃的菜。

    嗯……这样说话也不对,应该说袁州小店的菜,乌海都爱吃。

    第一批、第二批、第三批,食客们陆续进店。

    说起来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可怜的吴云贵老板,气喘吁吁的跑来但却满员了。

    “呼呼呼……我也是服气了,本来今天中午特意来吃扬州炒饭的,结果堵车堵得我头皮发麻。”吴云贵在店旁边的长凳上坐着,吃不到不开森。

    “老吴,我十分理解你的感受。”同样坐在长椅上的李研一道。

    “诶?”吴云贵看着李研一,然后两人对视,确定过眼神,都是因为堵车,而耽误排队,吃不到美食的人。

    袁州小店这种排队机制,让许多老顾客都会翻车,就好像今天的李研一和吴云贵两人一样。

    “李老最近在干什么?”吴云贵问。

    其实来说,吴云贵和李研一是不熟的,但现在“同是门口堵车人”,所以就自然的开口聊两句。

    “最近开会在推动新厨师评级。”李研一道。

    “新厨师评级?”吴云贵来兴趣了。

    “嗯,目前厨师评级还是11年定下的规矩,初级、中级、高级中式烹调师,然后再上面是初、中、高级技师。”李研一道:“的确也是时候改改了。”

    吴云贵问:“改成什么样?”

    “这次评级改动是厨联推动的,具体改成什么样,还有与旧评级制度的交接,都还在商讨,一时半会下不来。”李研一道。

    随即,他话锋一转询问:“吴老板最近美食城弄得怎么样了?”

    “托袁老板的洪福,我的美食城已经请到了七位米其林厨师了,其中有三位都是米其林三星主厨。”吴云贵话语很嘚瑟。

    也的确该嘚瑟,别说国内,就算是作为米其林餐厅发源地的法国,也没有任何一个美食城,拥有如此多米其林厨师,这是很天方夜谭之事。

    “可以啊吴老板,看来美食城弄得很好啊,什么时候我过来吃一顿。”李研一道。

    作为著名食评人,李研一的吃一顿,肯定不光是吃那么简单。

    吴云贵也明白李研一的意思,所以道:“没问题,但李老有一点我必须提前说,评归评,你可不能拿对袁老板的标准来评。”

    “那几个米其林厨师可都是外国友人,你可不能彻底打击外国友人幼小的心灵。”吴云贵嘱咐道。

    “放心放心,我心里有数。”李研一道。

    两人又坐着聊了两句有的没的,李研一就先行离开,而吴云贵来除了想吃好吃的,但还有另一件事,所以准备等着午餐营业时间结束再走。

    当然,光等饿着可不行,所以吴云贵就选择了李立的西餐店。

    最后一批食客进店,桃溪路依旧很是热闹。

    有人说旅游就是从一个自己呆腻的地方,去别人呆腻的地方,也甭管这句话说得对不对,反正很多吃货到了一个新地方,就是找攻略搜这座城市的“小吃街”、“美食广场”、“美食一条街”等等。

    在蓉城,首推桃溪路,除了袁州这块金字招牌,还有就是桃溪路以及吴云贵的美食城。

    要知道美食城开的时候,七家米其林餐厅曾经的主厨开店,轰动了全球。

    只不过当时袁老板忙,没去参加开幕,所以也就没有过多赘述。

    这边一圈都是好吃的,说是吃货圣地也不夸张。

    而且吴云贵感觉,只要袁州在,说不定有一天,他的美食城会一百多家店,全是米其林厨师开的……

    第四批客人中,又有一位想在米百做上挑战袁州的食客,结果肯定是铩羽而归。

    以前有人挑战,食客们还有兴趣的围观,现在嘛……兴致缺缺,毕竟是一场已经知道结果的挑战。

    以前姜女王就喜欢找各种米百做,当然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目送最后一批食客离开后,袁州开始发邀请函:“家伟这是邀请函,希望你能有时间来。”

    郑家伟双手接过,然后道谢:“谢谢袁老板,能让小海上窜下跳的,应该就是袁老板请客吃好东西了吧。”

    基本上是猜对了,也不知道是该说郑家伟对乌海很了解,还是该说郑家伟很聪明。

    “一点心意,感谢对小店的帮助。”袁州道。

    “是我应该感谢袁老板才是。”郑家伟道。

    然后楚枭也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了袁州身旁。

    “楚枭这是邀请函,希望到时候能有时间。”袁州拿出另一封递过去。

    “嗯,我尽量抽时间到。”楚枭道:“还要赶飞机,我先走了。”

    楚枭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说完就离开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唐茜冒出头,笑嘻嘻的道:“嘿嘿,袁老板我来了。”

    “午餐时间都结束了,现在来没得吃。”乌海道。

    “昨天听见我们男神的召唤,本来老早就出门了,但突然昨天清空了一下购物车,所以……木有什么钱了。”唐茜苦着脸道,她也是故意来这么晚的。

    “早说,早说我就请你吃。”乌海很大气。

    “上两次都是乌大哥你请的客,不能再让乌大哥请客了。”唐茜摇头道。

    乌海满不在意的说:“这有什么,吃个饭能花多少钱,还在意这个。”

    “要在意要在意,朋友就是要你请我我请你才是。”唐茜道:“所以乌大哥等着我攒钱请你吃饭。”

    “哈哈哈哈,我等着。”乌海是最喜欢别人请他吃饭的,所以哈哈大笑。

    “茜茜这是你的邀请函,希望到时候能有时间。”袁州道。

    “哈哈哈,我终于拿到了,我要看看乌大哥那么嘚瑟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唐茜在准备拆开的时候,还询问了一句袁州:“我当面拆开了,袁老板不介意吧?”

    “不介意。”袁州道。

    唐茜哗啦啦拆开一看,明显喉咙动了动,咽了口水。

    她道:“烤全牛,我见都没见过,谢谢袁老板了。”

    唐茜和袁州寒暄了几句后,蹦蹦跳跳的离开,乌海和郑家伟也走了。

    而等了很久的吴云贵则进门来了。

    ……

    ps:应我家二胖小宝贝的要求,有小可爱如果美食月票投满还有剩余的话,可以加全订群找二胖换票。全订群聊号码:577…415…455。

    验证有点慢,不要急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