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四百一十章 生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手机阅读更精彩,手机直接访问 m.

    玉佩?

    元嵊想着韩墨卿那绝美的容貌,与他对招时惊艳的身姿却觉得不论是什么样的玉佩都是配不上她的。

    见元嵊摇头,魏青又道,“玉佩若是不行,那不如送宝石?要说宝石,不是属下自夸。当今天下宝石还是我们契烟国的最珍贵。”

    宝石?

    元嵊仍是摇头,“那东西确实价值连城却太过俗气了。”魏青出的两个提议都被否认,想着只怕什么东西在三殿下的眼里都是配不上那个女子的:“那属下就真的想不出来了,其实殿下既已经决定以后让她做你的女人,也不急于这一时。待以后成为至尊之人,打

    下了这夜玺国送于她不就行了。”元嵊听了这话心里倒是挺受用:“这个提议倒是不错的,你说的倒也有理,这定情信物也不急于这一时,听说这定情信物是要互送的,以她现在这般也该不会心甘情愿的送我这东西。倒不如以后得了这夜玺

    国时再送。”

    魏青应声附和,“殿下英明。”

    元嵊道:“定情信物现在送不了,礼物还是要送的。魏青,你留下一箱宝石找个可靠的人,待明日我们走后让人送到她的府上去。”

    “一箱?!”那宝石便是一颗就已经价值连城了,殿下却要给那女人送上一盒,那一盒里可有足足五颗之多啊。

    元嵊不悦看着魏青,“怎么?你对本殿下的决定有异议?”

    魏青忙道,“属下不敢,属下这便去办。”

    “那便快去吧。”元嵊最不喜的便是别人对他的话有异议,谁都不行。以后他打的江山是送给韩墨卿的,现在送她一盒宝石又算得了什么,那个女人绝得值得这般。

    这个女人,便是他此次来夜玺国最大的意外收获。

    “周大夫,我伤的是肩膀,不是腿,而且你包扎这么好,就只是参加个婚宴不会有什么的。我答应你,我一定小心小心再小心。”韩墨卿努力的争取着自己出席蒋蕴柔婚宴的机会。

    然而韩墨卿主了这么一堆,最后却只得到周大夫的一句:“不行。”

    韩墨卿无力的看向一边正在看书的夜沧辰,夜沧辰这次反而好说,“周大夫同意,我便让你去。”

    夜沧辰心里当然是不希望韩墨卿出去的,只是周大夫这次这般坚决他也乐得不去做那坏人。

    韩墨卿有些气闷,他明明就知道周大夫不放,还故意这般说。

    “周大夫,我是真的没事了,你自己早上给我换药的时候也看到了,伤口已经开始结疤了,我也已经答应你肯定会很小心,连碰都不会跟别人碰到,你便让我去吧。”一直低头配药的周大夫突然就生气了,扔下手里的药材,抬头看着韩墨卿,“你伤的确实不是脚,你也不用肩膀走路不会伤到。可是你说,你哪一个动作不会牵扯到那里,我是一个大夫,你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你现在受伤的肩膀这只手,拿书拿的时候久,伤口都会疼吧。你这本就是伤上加伤,虽然是开始结疤了,但是只在稍微碰一下便会再裂开。婚宴那天人多眼杂的,你再小心的不去撞别人难道就能保证别人不撞到你吗?你现在若是身上没伤,你就是要去打架我都不会拦着,可是你身上有伤,还是旧伤加新伤。医者父母心,你不考虑你自己也考虑一下我这个做大夫的心。你是不觉得有什么,觉得若是

    再裂开了再上药再养着就行。你不在乎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身体能不有熬得住!”

    周大夫最后丢下一句,“主子若是坚持要去便去吧,只是主子若是去了,那也请让我离开玉林坊准辞工。”便离开屋子。

    韩墨卿被周大夫最后一句话惊的吓天也没回过神来。

    直到雪阡唤了她好几遍。

    “雪阡,你方才可有听到周大夫说,说他辞工?”韩墨卿说着还是不相信方才周大夫真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雪阡却点头:“奴婢听到了,周大夫确实说了,若是主子真去了便要从玉林坊辞工。”

    这话从雪阡的嘴里说出来,韩墨卿还是一点真实感也没有,她看向一边的夜沧辰。

    夜沧辰点头,“周大人确实这般说了。”

    这……这怎么可能,韩墨卿突然就有些慌张了。这玉林坊有的时候便就有了周大夫,他现在说要辞工?

    他这是……要离开他了?

    韩墨卿只觉得心突然就慌了,一边的夜沧辰见情况好像有些严重,忙走过来,“卿儿,你别急,周大夫只说你若是去了,便辞工。那意思便是你若是不去,他也不会辞工不是?”

    夜沧辰的话她都懂,可是却无法接受周大夫说出辞工这件事。对她来说,对玉林坊来说,周大夫又怎么可能只是一个工人这般简单。“卿儿,周大夫也只是一时生气才这般说的。就像上次跟我急起来,不也说子歌不是我弟弟我不心疼这样的话吗?这是一样的道理。”夜沧辰耐心的安慰着,“你从早上便缠着周大夫说要出去,他这估计是被

    你说的烦了,一时间急了起来就乱说了。而且他不也说了,你若是去他才……”

    夜沧辰说了半天发现韩墨卿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压根没听她说的,他有些无力,看向一边也同样一脸懵的雪阡,“周大夫今天是怎么了?平时火气没这般大啊?”

    雪阡表示她也不知道,周大夫怎么突然就炸了。

    玉林坊中

    周大夫今日闭诊,一心的配药。

    “哟,周大夫,配药呢啊。”

    听到沐影的声音,周大夫边头都懒得抬。

    沐影凑到周大夫的面前,“配什么药呢这么专心,连人都不理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长公主的安胎药应该还没喝完呢。”

    沐影拿起柜台上的茶壶为自己倒了杯水:“不拿安胎药我便不能来了?再怎么说我也是这玉林坊挂名的主子。”喝了口茶后嫌弃的摇头,“这茶叶真不好喝,改天我给你送些好的来。”

    周大夫不语。

    沐影见不理会自己,只觉无趣:“听说某些人今日在夜王爷府可是发了好一顿脾气,发的那夜王妃连午膳都没心思用了。”

    周大夫这才停下手里动作,叹了口气:“便知道你是为此事而来的。”沐影正经道,“我知道你担心她,可是你怎么能说出辞工这样的话呢。她那性子你又不是不理解,从小亲近的人就少。遇到你我以后,虽然表面上主仆相称,可不都是当家人了。你说辞工,她都不知道该怎

    么办了,跟个孩子似的,无措的让人有些心疼。”周大夫听沐影这般说也知道自己今天那话说的有些重了:“她如今十八了,我在她身边也已经八年了。哪一年不伤上几回,起初那几年她为了报仇,为了练武经常伤着也就算了,我也就不说些什么了。可是

    现如今她已经成亲了,还不知道珍惜的身体。”

    “这次是意外,她自己也不想的。”“是,她确实不想,也没有哪一次受伤是她自己想的。我生气的是她每次受了伤还不知道好好的休养,不知道好好的珍惜自己身子。就她那身上那么多伤痕,哪次不是我治的。我看着她新伤加旧伤的,她自己看不到,我看着也心塞。”周大夫说,“她现在觉得她的肩膀是小伤,不碍事,可若是不好好的保养便很容易就留下后遗症。你说她把我当家人,我又怎么不是把她当作自己的孩子看,正是因为当自己的

    孩子看,看她总是受伤而她又不当一回事才会生气。”

    沐影听周大夫说完道,“这些你跟她好好说不就行了,她也未必不会听,说什么辞工,那比她肩上的伤还要让她疼呢。”

    “她总是不好好的照顾自己身体,我还疼呢。”周大夫说。

    过了会,他又有些不放心:“她当真很难过?”

    “你说呢?”沐影反问。

    “我也只是一时气不过她把谁都不回事就是不把自己当回事才说的重了些。”他好像真的说的有点重?

    周大夫反省着却没看到有一个人在门口停留了很久,然后又离开了。

    不一会儿周大夫便去拿他的药箱,沐影见状故意问道,“怎么了,有外诊?”

    “我去趟夜王府。”

    看着周大夫离去的背景, 沐影无奈的摇头,“都小老头的人了,还发什么臭脾气。”

    “你才小老头呢!”

    周大夫突然回头对沐影吼道。

    沐影没想到他会听到自己的嘀咕声,被他突然的吼声了一跳,这小老头。

    周大夫来到夜王爷府却突然又拉不开脸来了,虽然他唤韩墨卿一声主子,可是按辈子来说他怎么说也是个长辈,就这样发个火跑了又回来是不是太没面子了?

    周大夫这般想着,雪阡走了过来:“周大夫你来了,我再要去玉林坊找你呢。”

    周大声听她这般说问道:“找我做什么?”

    雪阡道,“自然是王妃,她的身子突然发有些不舒服,王爷便让我去找你。”

    “我早上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不舒服了呢。”周大夫听了一边说着一边快步的往里面走去。

    雪阡在身后跟着,脸上却是带着笑意,若是不这般说,你又怎么可能会着急呢。

    周大夫一路急步的走至韩墨卿的院落,刚好撞上要出门的夜沧辰。

    “夜王爷。”周大夫匆忙的行了个礼。

    夜沧辰‘恩’了声:“卿儿在屋里呢,我刚好有些急事出去下。”说完便快步离开。

    周大夫也没多思,进了内室见韩墨卿半躺在床上,在身后跟着的雪阡道,“周大夫你帮王妃看看她这是怎么 了,怎么会突然不舒服。”

    周大夫走到床边的圆凳上坐下,替韩墨卿把脉。

    咦,这脉像看着很正常啊?周大夫刚想问韩墨卿是哪里不舒服,韩墨卿蚊子一般的声音传来:“不去就不去嘛,那么凶做什么,还说什么辞工。”

    韩墨卿声音太小,周大夫并没有听的清楚,以为韩墨卿是说自己哪里不舒服,又问了句:“什么?哪里不舒服?”

    “不去便不去就是了,那么凶做什么,还说什么辞工。”这回声音是大了却不是说哪里不舒服。

    周大人先是愣了下,不过这也明白了,若是她真的不舒服夜王爷又怎么会不守在她的身边反而出去。

    韩墨卿见周大夫没反应,无奈又道,“我已经跟你道歉了,你可别再耍脾气了。这几天我都跟两个人道歉了。”

    道歉?

    周大夫不禁摇头笑,不过是跟他服个软就委屈的说成道歉了?不过想着她的脾气,以前跟沐影生起气来,三个多月都没理沐影别说是服软了,便是一眼都没看,跟沐影比起来,自己倒显得好太多了。

    “我可不会耍脾气。”周大声收回手道,“只是你这些年太不懂的爱惜自己了,大病小病,大伤小伤的也就算了,我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控制的,但是受了伤以后还不好好的养着便就是你的不对了。”

    “周大夫,你这是还要再教训我一次吗?”韩墨卿故意道,方才在玉林坊外听到周大夫说的那些话,她想就是沐影所说的,爱之深责之切吧。

    周大夫冷哼一声,“你是主子我可不敢教训你,我还想着你年尾的时候多给我加些钱呢。”

    听周大夫这般说,韩墨卿便知道他这是在表示,他说的辞工也不过是气头上的话,不作数的。

    “年年都叫着加钱,再加钱我这个主子都人变成穷光蛋了。”韩墨卿说。

    “你变成穷瓜蛋?皇上变成穷光蛋你都不会变成穷光蛋。”周大夫这话可是一点也不夸张,就现在国库那点钱能跟她的小金库比?

    韩墨卿见周大夫这般说刚想反驳他的话,门外便传来个声音,“王妃,外面有个人送了个盒子过来,说是有人让他转交给王妃礼物。”

    礼物?“那个送礼物的人,你们可见过?”韩墨卿问。

    最快小说阅读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