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2小说网

八二小说

八二小说 > 玄幻小说 > 血源纪元 > 第六百八十章:被阻拦的皇帝

第六百八十章:被阻拦的皇帝

作品:血源纪元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落尘北风

    亚伦他在确定了自己所应该采取的行动的时候,于是就一路返回到这个结界的中心。

    然而跟随着他一起的不,并不是只有人类,还有混入其中的有些从中逃脱的怪物。

    漆黑的淤泥被阻拦在了结界的外面,也就让部分的怪物能够从中逃脱。

    通常这些差不多都是那些移动速度非常迅速的家伙。

    通常他落入到人群中,往往能掀起不小的波澜而亚伦他在一路穿行的途中,几乎是以摧枯拉朽的实力摧毁了这些怪物。

    但是这并不能够真正根本上的解决问题,因为这个结界究竟还能支持多久?这是一个未知数。

    亚伦他想要从中找到能够让自己对于接下来的事情有的更进一步了解的状况。

    所以他也一路没有任何的停歇,无论究竟见到谁,也没有得丝毫的停留下自己的脚步。

    将自己路途当中所遇到的所有的怪物都没有丝毫的留情,就是非常轻松的将其绞杀之后。

    就是在人群的深处,亚伦他听到了一个并不是属于怪物异样的波澜的喧哗。

    遇到这不正常的事情,他翻身跳上了屋顶,然后直接从这些建筑的阳台一路纵身跳跃,来到了那喧哗的中心。

    在那喧哗的中心当中,亚伦看见了自己的老朋友阿尔弗雷德。

    看起来他正在带着自己的卫兵,想要继续的向着更深处前进,但是却被人拦了下来。

    尽管在这个时候,亚伦他可以在这个时候选择站在那旁边的阳台上选择袖手旁观,但是阿尔弗雷德就像是敏锐的,总是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

    在第一时间阿尔弗雷德他就选择了,扭过了头,看向旁边的阳台,并且对是上了亚伦的目光。

    既然对方已经在这个时候看到了自己,那么也就再也没有什么避免,或者说避嫌的选择了。

    亚伦他认清楚,在自己眼前所看到的,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纵身跳了下去。

    就是在这个时候,面对着眼前所遇到的这件事情的时候,没有什么其他别的太多能够做出来的,比较合适的选择。

    总会发生一些让人感觉到可能会存在的,意想不到的状况,或者说没有办法真正准确判断,或者说预料的选择。

    因此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又还需要有什么其他别的,更多的对于事情的考虑,或者说太多不合适的想法吗?

    作为帝国的皇帝,阿尔弗雷德,他都在这个时候被拦下来了,课间继续向前走的话,那么问题肯定会是非同小可。

    所以亚伦他在略微的思考了片刻之后,就纵身从大阳台上跳了下来,然后来到了人群当中。

    这个拦在阿尔弗雷德面前的是一群穿着黑袍的家伙,他们将自己的面孔隐藏在了黑桃的帽兜当中,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对于双方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这些猎人们仿佛像是不屑一顾的,只是是摆手,禁止他们继续向前前进。

    哪怕他是帝国的皇帝,在这个时候也没有这权利,向着那核心的地带走过去。

    而当亚伦他在落到了人群当中的时候,他非常敏锐的感觉到了有着一些猎人,她们将自己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且并没有那种非常明显的敌意。

    状况又应该有着自己怎样的对于问题的想法,或者说准备能够让人在面对着问题的时候,不会产生错误的对于问题的考虑呢?

    亚伦他面对着这件事情的时候,最终选择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算得上是稳妥的,对于问题的处理的手段和相对来说是自己应该做出来的对于问题的一个准备的选择。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够像似自己在表面上,现在眼前所看到的事情一样,能够非常轻松的就可以解决。

    所以无论在这个时候,双方之间面对着眼前的这件事情,究竟是有着一个自己怎样的,对于问题的考虑,还是说究竟有着一个自己怎样的对于问题的关心,这些也都并不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情。

    亚伦他站在了人群当中,就这样面对着双方之间在这个时候已经显现出再也没有任何退让的剑拔弩张的气氛的时候,抬起了自己的双手,尝试着安抚着众人说道。

    “嘿,伙计们,我们可以稍微冷静一下,这件事情,我们不是敌人。”

    亚伦他一边说着,一边就是在这个时候有意无意的展现出了,自己作为猎人公会会长,那个胸前闪耀的标志。

    在面对这个闪耀的标志的时候,人们没有什么其他别的更多的选择,或者说考虑,这就是亚玲她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对于那些拦在面前的黑袍的猎人来说,他们只是在亚伦不需要展现出这个标志的时候,就已经非常清楚地知道亚伦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伙。

    所以这些人也在看到了那些为兵收起了自己武器之后,同样的在这个时候放低了自己的姿态。

    看到了亚伦,他居然能够在这个时候发展出如此强大的权力的威势,这不禁让阿尔弗雷德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苦笑着的说道。

    “哪怕就算是我这种帝国的皇帝也完全没有,你只为猎人公会的会长有权利呀。”

    他的言语当中似乎像是在有意无意的向亚文透露着自己面对着这件事情的时候,所拥有的嫉妒的态度。

    而亚伦他反而在这个时候扭过了头,用着饶有趣味的目光看着对方。

    “我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在这里出现,我还以为你可能会躲在自己的皇宫里,某个地下室正举着十字架在哪儿念念有词呐。”

    亚伦同样也就是在此刻仿佛像是挖苦一般的,在这个时候如此的说道。

    就是面对着亚伦,他在这个时候犹如挖苦一般的说辞,阿尔弗雷德他得知道,为什么对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毫无疑问他就是自己之前选择直接逃走。

    因为存在着这样的一个状况,所以事情就没有什么太多,能够可以被说的上来的好解释的东西。

    也可能,事情变成了眼前所看到的这样的一个状况,本来也就没有什么其他别的太多真正好需要被解释的东西。

    所以阿尔弗雷德他选择了在这个时候,展现着眼前所看到的这样的一个现实,用着自己被迫无奈的口气说道。

    “哦,老天,你看看眼前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

    阿尔弗雷德,他的手指指向着外面漆黑的淤泥,然后又在这个时候耸了耸自己的肩膀,就算是他的部下,还算得上是比较精锐,可以守住皇宫那犹如要塞一般的防御工事。

    可是对方所表现出来的这种摧枯拉朽的攻势,让任何没有逃走的人都只会被直接吞噬其中,他亲眼见到过自己的部下是如何消失在那里面的。

    那无数从淤泥中伸出来的触手所展现出来的,那可怕的力量,实在是让他狠狠地打了一个寒战。

    因此要是躲藏在自己皇宫的地下室,听着亚伦他在这个时候所说的这种猜测,这是一个根本不可能的选择,他也不会就让这些淤泥站在自己的脑袋上。

    所以现在逃跑到这个位置,逃到这里地方,那也当然就是一种毫无疑问,不需要有这任何其他别的更多考虑的选择了。

    更多对于问题所不应该有的的选择,或者说关心,都已经在这个时候没有了看多需要真的被人们所进行特别怀疑,或者说质疑的东西。

    那么还需要有着自己怎样的对于问题的状况和理解,能够让人在应对着事情的时候不会产生错误的理解呢?

    亚伦在听到了二非得在关于自己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所做出来的那样的一番解释之后,然后他也就看了看这些猎人。

    毫无疑问,现在就是这些家伙,他们阻拦在了这位帝国的皇帝的面前。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没有权利在这个时候挡住阿尔弗雷德想要在这个城市当中想要前去的道路。

    从双方之间,在此刻所拥有的这种实力的悬殊的对比的情况当中,他们却的确可以在这个时候有着这种阻挡的对方的能力。

    通过掌握着爆发冲突的权利,就是在此刻被控制在了阿尔弗雷德的手中,而阿尔弗雷德又不想对这些应该是属于亚伦的部下做出任何的行动。

    所以才会在目前的这些状况当中,僵持到了这种境地。

    亚伦他也开始有些明白了,那或许就是在这些人的身后,可能会有着什么样的存在。

    “好吧,那么我想你们应该会比较满意的,愿意给我一个结果吧。”

    亚伦他就是在这个时候,仿佛像是觉得这是自己所拥有的权利一样,提出了这样的询问。

    可是面对着亚伦他在这个时候所提出来的这样的一个询问的状态当中,却并没有这什么其他别的太好了,能够可以被说的上来的,对于问题的解释。

    并非是所有的状况都不想自己在一开始的时候,表面上所看到的世界一样,有着一个非常简单就可以被理解的结果。

    总是会发生了一些,让人觉得可能会存在令人感觉到非常遗憾的对于问题的判断。

    因此,再去有着任何其他别的,对于问题不合适的想法,或者说考虑在这个时候,也许本身就是没有选择的权利和机会的。

    状况就是没有什么其他别的,更多的对于问题的考虑和更多的能够对问题做出一个明确解释的东西。

    有的时候人们越是想要了解其中背后可能会隐藏着什么样的消息,就越是,可能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无所知。

    认为做出什么样的行动,可能会是一个比较靠谱的对于问题的理解,最终也会得出一个非常直接的理解,那就是这只不过收某人一厢情愿的做梦罢了。

    所以就是在这个时候,面对着亚伦和阿尔弗雷德,这两位算得上是目前帝都中最有着权力的权贵的时候。

    任何一个只要上去还稍微保留着自己的理智的人,都不会在这个时候去犯下错误的行动,应该就给他们两人让开道路。

    但是亚伦哈尔弗雷德,终究也只不过是人们在表面上所能够看到的这座城市当中,所拥有的至高权力的权贵。

    在这其中,亚伦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所拥有的权利是别人给与的,阿尔弗雷德所用的权利,只是他自己武力篡取得来的。

    他们都不算是真正拥有实力的人。

    这些猎人,仿佛像是知道自己所效命,并且指导自己所忠诚的人究竟是谁。

    因此,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即便是直面着亚伦和阿尔弗雷德,他们也没有丝毫的退缩,而是用着坦诚的口气回答的说道。

    “我想我很抱歉阁下,关于这件事情,并不能够像您透露太多的消息,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这绝对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机密。”

    亚伦他听到了对方所说的话,眼珠一转,然后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继续追问的对方说道。

    “那么也就是说你不能允许我通行这里了?”亚伦他不相信眼前的家伙,敢阻拦着自己继续向着更深处的地方前进。

    就是听到了亚伦他所说的话,这个阻拦的卫兵却仿佛像是感觉到非常惊慌一样,急忙的单膝跪下了亚伦的面前,然后用者坚定的口气说道。

    “阁下,您可以任意通行这个地方,但是即便是帝国皇帝,他也没有权利在这个时候通行。”

    这就是眼前所面对的这样的一个事情,亚伦他完全没有想到,居然情况会在这样的一个境地当中,变成眼前所看到的状态。

    听到了这位家伙在这个时候所说的话,阿尔弗雷德的卫兵更是在这个时候显得暴跳如雷起来。

    这纯粹就是一个对皇权亵渎的家伙!亿元猎人公会的会长可以进入到那更深的地方,而他们却在这个时候没有权利去进入。

    双方之间原本从那刚刚稍微缓和的气氛当中,瞬间又进入到了一种非常胶着的状态。

    面对着这样的一个非常胶着的状况的时候,自然也就变得不再需要有了任何其他别的对于问题的更多的思考,或者说考虑。

    亚伦知道对方在这个时候所说的这样的一番话,究竟是什么样的态度,他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背起了自己的双手。

    “好吧,我已经知道你想要说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意思了。”血源纪元更新速度最快。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