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2小说网

八二小说

八二小说 > 其他小说 > 等你18岁,爸妈要离婚 > 第209章 最简单却也最难

第209章 最简单却也最难

作品:等你18岁,爸妈要离婚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萧饭

    暑假终于要来了,这意味着苏渡要从幼儿园毕业了。

    肖纯曾经盼星星盼月亮般地渴望苏渡赶紧幼儿园毕业,然后快快长大上小学,一直到初中高中。只要他长大了,她就能放心地做自己的选择。

    在那些煎熬的苦日子里,她就是靠着这样的念想让自己撑下去。

    如今,这个家完好如初,她感到庆幸极了。

    毕业典礼设在米州大学的大礼堂,安排在六月的最后一天举行。毕业班的每个孩子都要表演节目,苏渡被安排在舞台剧《小王子》里。

    这天早上,天刚微微亮,他们一家三口就准备出发了。临出门的时候,苏渡看奶奶张莉莉一个人站在门口送他们,他返回拉了拉她的手,“奶奶,要不你也一起去吧。”

    张莉莉疼爱地抚摸孙子的头发,说“奶奶老了,不爱出门,你们去就行。”

    苏渡嘟起小嘴,“奶奶是有点老。”他想了想,说“要不奶奶你跟我外公外婆学一学,让他们教你跳舞跑步,这样你就能跟他们一样年轻了。”

    肖纯以为张莉莉听这话会不高兴,她心急地拉了一把儿子的手,“现在还很早,奶奶会累的,就让奶奶在家好好休息,好不好?”

    苏新去按电梯,电梯到了,他冲苏渡喊道“走啦,我的小王子。”

    苏渡忽然抱了抱张莉莉,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奶奶,你要乖乖地睡觉哦。”

    张莉莉感动得眼眶通红,她不断地点头,“奶奶听你的。”

    进了电梯,苏渡左手拉着苏新,右手拉着肖纯,叹了叹气,“哎,奶奶真可怜。”

    苏新和肖纯互相一看,彼此忍俊不禁。他们正想说他怎么今天变得这么感慨,这时候苏渡将他们俩的手放在一起碰了碰。这一刻,仿若时光倒流,他们俩都回忆起了很久之前的那一次,他们闹得不可开交,苏渡也是这样把他们俩的手放在一起碰了碰。

    两口子无声且甜蜜地注视着对方,苏新忍不住抱了抱肖纯的肩膀。

    出了电梯,苏新故意走在后面,并且拉了肖纯一下,肖纯也放慢脚步。苏新往她脸颊上亲了一下,此时虽无声但情感不言而喻。

    苏渡回过头,看到爸爸妈妈很是亲昵,他歪着脑袋瓜,说“奶奶真可怜,以前她跟爷爷也是这样的,爷爷对奶奶很好,奶奶什么都听爷爷的。”

    苏新和肖纯同时蹲下来,对苏渡说“奶奶不可怜,因为爷爷在天上看着她,爷爷会一直守护着奶奶的。”

    苏渡似懂非懂地问,“那爸爸也会一直守护妈妈吗?”

    苏新认真地点头,“会,爸爸会一直守护着妈妈,守护着你,守护我们这个家。”

    一到大礼堂,苏渡就被老师接去后台化妆了。他们一家来得最早,四下无人,苏新牵上肖纯的手,两个人悠哉悠哉地在礼堂外面散步。

    “老婆,以前我做得不好,让你受委屈了。”苏新下意识地握紧肖纯的手。

    肖纯看着苏新俊毅的脸庞,高大的身躯,说“坦白说,我也很怕失去你。今天这样看你,觉得你格外帅气。”她托腮,“也许我自己也该检讨,我也有很多不足。”

    苏新摇摇头,“你是最好的老婆。”

    肖纯也摇摇头,“但我却不是最好的自己。”她深吸一口气,信心满满地说“等着吧,我会变得更配得上你。”

    他们两个人慢慢地走着,聊着聊着,听到后面有人在叫,“肖纯,肖纯。”

    肖纯回头看到一男一女朝他们走来,那女的辨识度很高,正是可言妈妈。那男的她却从未见过,长得不好看。

    “肖纯,我都喊你半天了,你怎么都不应我一声。”可言妈妈责怪肖纯。

    肖纯笑了笑,“抱歉,没注意听到呢。”

    可言妈妈用小指头勾住这个男人的手指头,并热情地介绍说“这是我爱人。”

    原来这男人就是可言的爸爸,整整三年了,肖纯从没见他出现过。以前她还以为可言妈妈离异了不敢声张,没想到她这么能屈能伸。

    早上七点钟,天已经完全亮了。肖纯看这个可言爸爸却始终黑着一张脸,就好像别人欠他一大笔钱一样。

    相比可言爸爸而言,苏新显得格外的彬彬有礼。他虽然也没主动说什么话,但是光这副迷死人不偿命的模样就甩别的男人好几条街了。

    “不打扰了。”可言妈妈突然这样说,然后用小指头捏着可言爸爸的袖口,匆匆走了。

    肖纯以为可言妈妈是要冲她老公发脾气,正好奇她要将他拉到哪个角落去训话,却看到她拉着他去找别的家长聊天了。

    “看够了没?”苏新问肖纯,“别人家老公好看吗?”

    肖纯捏了捏他的下巴,“不好看,哪里比得上你。”她细声细语地感慨着,“我一直以为可言的爸爸妈妈是离婚的,如今看来,可言妈妈真的很令人敬佩呢。”

    苏新没接话,仰头看着清晨的天空。天气真好,蓝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

    肖纯看他没心思跟她聊可言妈妈的事情,她想想也觉得这话题没什么好跟他展开讨论的。男人和女人本来就像来自两个星球,若想指望男人完全理解女人的想法,那是自找苦吃。

    于肖纯而言,苏新能够把心思放在她和孩子身上就行,至于一些无关紧要的八卦,她还是找自己的闺蜜去聊吧。

    女人,该聪明的时候得学着聪明点,这是她在婚姻里学到的道理。

    肖纯手机响了。她接起来,“妈,怎么了?”

    她妈妈谢楠说“我跟你爸到了,怎么没看到你们?”

    肖纯看了一眼苏新,微笑地对着手机说“你看有一对牵着手的,就是我们了。”

    她挂了手机,牵上苏新的手。适时的可爱和温柔,也是她慢慢学会的一个道理。

    来参加毕业典礼的家长渐渐多了起来,挤满了大礼堂前面的一片偌大的广场。

    肖纯悄悄地观察着别的夫妻,能像他们这样牵着手走在一起的,真是屈指可数。

    她深深地觉得,夫妻两个人能够做一对恩爱的眷侣,虽然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却也是一件最难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