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2小说网

八二小说

八二小说 > 科幻小说 > 矩阵之主 > 228 费尔南的艺术(五)

228 费尔南的艺术(五)

作品:矩阵之主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吾不笑

    并不是那种暴烈的攻击型ai,它能够达到的攻击强度只能算是将将及格……然而最大的威胁,是它那恐怖的特性。

    一旦被费尔南的当作目标盯住,那就意味着一段地狱般煎熬的恐怖经历的开始。

    随时随地、无时无刻、毫无征兆,你身边的任何东西都会变成对你饱含恶意的阴毒存在,你吃饭的时候餐具随时会成为扭曲的毒蛇,你睡觉的时候床单会变成致命的水母,你坐着的椅子咬合力堪比能轻易嚼碎钢铁的巨鳄,你牙刷上的每一根纤毛都会变成可怖的蜂刺……

    总而言之,就像是陷入一个无法醒来的噩梦一样,比起那些最后倍受折磨、不是发疯就是自我了断的可怜虫,那些能够在第1次袭击时就死去的家伙甚至可以说是幸福的。

    费尔南,这个称呼是调侃,也是真实的写照——对他的敌人而言。

    而现在,凌夏树就要亲身面对这个无法摆脱的噩梦。

    他紧盯着被墙壁‘吞下’的费尔南的踪迹,然而一步踏出去,看似平和的城市场景瞬间就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地上的雨水篦子井盖微微张开了阴暗肮脏的巨口,附近的网线和电线轻巧的脱离了支架、如同森蚺一样悄然盘绕着身躯缓缓接近,附近餐馆里的刀具纷纷长出了翅膀或者蛙腿,沿着各种房檐或者线路、悉悉嗦嗦的快速朝着凌夏树爬行,

    威胁最大的则是一辆正在缓缓驶近的特种工程车,看似正常运行的轨迹,车头前闪亮的大灯却早已多了一对阴狠的瞳孔,带着疯狂杀意的目光,牢牢的锁定不远处的凌夏树。

    凌夏树的脚步只迈出半步就停止了,瞳孔中橙色的线段跳动着复杂的轨迹,面色平静地四下扫视了一圈、感受着那些隐藏在阴影和黑暗中的杀意,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

    熟悉的气氛让他的战意如同点燃一样瞬间高涨,年轻的脸孔出现了细微的扭曲,顿时一种狂野而暴戾的气息隐隐散发出来、取代了外表的平静。

    如同野兽狩猎一样,他微微俯低身子、伴随着把路面踏出裂纹的狂暴力量,朝着感知中费尔南的位置冲去,同样从地面之下快速接近,狰狞巨口已经张开了一半——

    这些隐蔽的‘活化物’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防不胜防、难以招架,但遇上拥有矩阵视觉加上通感本能的凌夏树,在隐蔽上基本就没有任何优势了,如果不是凌夏树不想暴露自己的不死特性,甚至根本不用理睬这些‘玩具’。

    在这个世界里,凌夏树不相信除了姐姐之外的任何人,除非到了非常关键的时刻,否则底牌只有扣在手里、没有任何人知道才能放心。

    同样是为了掩盖自己,他在策略上也选择了速战速决、擒贼先擒王的做法——根据观察,他认为费尔南的这个ai技能虽然非常强大难缠,但射程似乎是他的弱项,不能离开本体太远,因为被吞入墙壁保护的费尔南一直在他们附近游走,只要自己能够把费尔南的本体逼入绝境,那么这场战斗就会立即获胜,也不会再有暴露他不死特性的危险。

    所以抱着这样的想法、他第一时间把费尔南的本体作为了自己的主攻目标,然而早已经历了大大小小多场战争的费尔南对自己能力的弱点当然心知肚明,面对凌夏树的突袭半点惊讶都没有,随意的就变换了位置、同时在代码层面抛出12个假目标,各自带着和他相似的特征四处乱窜。

    这么多年来费尔南早已把隐藏自身和躲避攻击的能力练得炉火纯青,他身上强化最多的就是情报和信息收集模块,几乎占据了他全部‘容量’的30。

    有了这些情报收集装置的支持,他就可以仅仅只凭借一个简单的活化墙壁,既能搬运自身、制造障碍,又可以抓住时机随时化成出其不意的窒息杀手,让那些愚蠢的想要对他进行近战攻击的对手,在突然变得柔软而致命的混凝土挤压中绝望地挣扎着沉寂。

    这一次也是这样,面对着凌夏树精准的突击,他总是能在袭击到来之前顺着拳势、仿佛随风飘荡的烟气一样荡开,凌夏树巨大的力量全都变成了无用功,徒然让周围环境更加破碎,额外增添了更多的隐藏危险。

    “你的意志也很令人印象深刻。”

    费尔南看着连续几次扑空、气势却丝毫没有变化的凌夏树,满意地露出微笑。那个战场波谲诡异,很多常识和规则已经完全不适用,必须顶着随时身死的压力一次次进行危险的试探,才能搞明白真正的情况,没有坚定的意志根本没必要去那个地方。

    然而和他赞赏的语气截然不同的是,周围那些诡异的活化体再一次数量激增,凌夏树所能感受到的杀意已经像阴云一样密布了整个周围空间。

    虽然都是一些不起眼的日常东西,但是当数量达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即使凌夏树这样每夜生死血战练出来的身手,也无法做到能够完整的保护自己,不受任何致命伤害。

    这只是一次测试,费尔南肯定在这里留下了防止致命伤害的措施,但是凌夏树无法确定在那种情况下,bbd的死亡拒绝和这个保障措施谁会先发挥作用,因此有着暴露自己特性的风险。

    只用了一秒钟,他就决定再掀开一张底牌,最多都推到钟天祯身上,毕竟一台节点主机本事多一点,还是很好理解的。

    rua!!a~!!a——

    伴随着凌夏树的决定,从地面之下探出头颅,与肩同宽的狰狞巨口霍然张开到最大,随后一阵尖利而诡异的啸声席卷了整个空间。

    和之前经常发出的那种类似野兽的吼叫声不同,这一次的尖啸声绵长而且充满了韵律感,充分利用自己组成的特殊性,通过增殖体在体内生成了几组巨大的放音单元,缓慢而沉重的旋律在这实际上很狭小的空间中回荡轰鸣,几乎制造出了可见的空气波动。

    这小子在搞什么?

    费尔南被这个举动搞的愣了一下,难道凌夏树是什么狂热的动漫爱好者、准备效法那些白痴主角开一个bg来爆种吗?

    尚未来得及仔细思考,凌夏树就已经再次急扑而来,费尔南下意识地再一次给被活化的墙壁发出指令、同时觉得是时候让凌夏树知道自己的强大之处了——

    然后下一瞬间,他发现事情出现了诡异的变化,在周围缓慢而沉重的节拍下,墙壁和他自身的动作都变得非常缓慢,监控屏幕上没有任何警告提示,但速度就是快不起来,身体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似的,非常不配合他的思维,以至于指挥墙壁躲避的指令迟了很久才得以实行……

    凌夏树带着击破空气响声的凌厉拳头,毫不留情地朝着费尔南藏身的墙壁轰然砸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