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2小说网

八二小说

八二小说 > 其他小说 > 神秘傅爷宠妻上位 > 149 这是给她看脸色了?(三更)

149 这是给她看脸色了?(三更)

作品:神秘傅爷宠妻上位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萤夏

    飞机依旧平稳地在云端上飞翔,不见有丝毫的颠簸。 两个半小时后,宴九终于从睡梦中幽幽地醒了过来。 她细微的一动,坐在旁边的傅司便立刻发觉了,他收起了手里的杂志,问道“醒了?” “嗯。”宴九在睡得半朦胧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边有人,所以眯着眼很是自然地应了一声。 只是,知道归知道,等彻底醒过来后,她发现自己居然就这么躺人怀里,那姿势可谓是十分之惬意和舒坦,就差把人家当睡了。 傅司垂眼看着她,在光线的照下,泛着浅浅的棕色,连睫毛都染了一层光。 宴九就躺在他怀里,距离极近,看的心里微痒,正想伸手…… “睡得还好吗?”他问。 宴九一愣,猛地清醒过来,继而连忙从他怀里爬起来,抱歉道“不好意思。” 傅司蹙了蹙眉,他怎么觉得自己刚才开口的不是时候呢? 看着空落落的怀里,傅司心里不免有些懊悔。 “几点了?”此刻,宴九坐在旁边懒懒的伸了个腰。 “十一点,还有半个小时就降落了。”傅司回答。 宴九透过窗外看去,灿烂而又刺眼的阳光普照,穿透云层折出漂亮的光线,让她不由得半眯起了眼睛。 又是半个小时,飞机终于降落了。 一下飞机,傅司正想替宴九拿行李,结果被后面的马志成抢了先。 就见他很快地把行李箱给给提在了手上,说“傅助理,我来吧,这些活儿我来干就成。” 落了空的傅司微微一怔。 旁边的宴九不由得轻笑了一声,调侃地问道“怎么样,新助理是不是很勤快?某位老助理是不是开始有危机感了?” 傅司极为认真地嗯了一声。 非常有危机感! 这么殷勤的一男人,不能留! 想到这里,他眸子危险地眯了眯。 而此时还丝毫不知道自己被盯上了马志成只是一味沉浸在搬苦力的过程中。 等到他开车把行李搬进酒店大厅,傅司已经把订好地房卡交给了马志成。 “咦?我订的不应该和副总一个楼层吗?”马志成一看上面的号码,便觉得有些奇怪。 傅司面无表地道“酒店系统出了差错,你的房间换了一层,酒店说额外支付了赔偿。” 一听有额外的赔偿,马志成高兴得连连点头,“那也行,那也行!” 说着连力气都大了三分,提着行李就欢欢喜喜地往电梯门口而去。 傅司也马上跟了上去。 只有宴九还留在原地,心里暗自嘀咕了句这么大的酒店,系统能那么容易就出错? 她怎么那么不相信呢? “快点,电梯要关上了。”此时,已经走进电梯里的傅司正单手挡着电梯的门催促了一句。 “哦哦,来了。” 宴九当下抛去了那丁点的奇怪,走进了电梯里。 因为马志成的房间在下层,所以提前出了电梯。 拿宴九行李的重任就交还给了傅司。 这一路上,宴九分明感觉到边的保镖大人似乎心莫名好了很多。 这小子这算青期延后了,还是更年期提前了? 怎么绪这么反复? 进了房间后,傅司替她把行李放在了沙发上后,才说道“你先休息,晚上我再过来接你去赴宴。” 宴九因为惦记着有人也在偷偷接洽,所以一下飞机就和那边的人联系了下,打算今晚就碰面商谈一番。 只是不过大概是在飞机上睡过一觉的缘故,所以宴九午休了一个多小时就再也睡不着了,索就换了衣服下楼去健房跑了几圈,出了汗,再回房间洗了个澡,也差不多到傍晚时分了。 傅司在下午五点半的时候很准时地叩响了她的房门。 “时间差不多了,该出发了。” “好。” 宴九收拾了一番后,和他一起下了楼。 远远的,她就看到马志成将车开在酒店门口等待着。 她不由得笑着问道“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找新助理吗?” “因为宋五死了。”傅司语气平平地回答。 宴九微微挑了挑眉,“你怎么会知道?” 傅司对她没有任何遮掩地回答“在宴氏,我有我自己的消息网。” 哟!厉害了,我的保镖大人。 宴九一脸佩服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就钻进了车内。 很快车子疾驰而去。 到达了所预定好的包厢,宴九看人还没来,就让服务员先上一壶茶。 马志成则站在门外候着。 窗外的天色从暮色渐上,到夜色深沉。 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小时。 宴九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八点多了。 可人却迟迟没出现。 马志成为了防止自己错过了,甚至特意去楼下大门口等着。 “再等等吧,毕竟有求于人。”坐在一旁地傅司似乎看出了宴九的不耐,说道。 宴九虽然拧着眉,但听了这话后到底还是按捺住了。 茶水上了一壶又一壶。 了凉、凉了再,周而复始。 直到又一壶茶水彻底凉透了后,宴九把玩在手里的手机“啪”地一下,被她不轻不重地压在了桌子上。 傅司像是老僧入定了一样,还是一句“再耐心等一等吧。” 但这回,宴九瞅了一眼手机上已经十一点的时间,从坐下来到现在,整整五个小时,最终她冷笑了一声,说“等个。” 傅司知道宴九是彻底失了耐心了,只能劝道“当初董事长和谈合作的时候,也很艰难。” “这回不是艰难,是那老家伙想另找出路。”宴九的脸上是被戏耍之后的讥冷。 傅司一听到,不由得皱眉“谁?” “不知道,宴国怀说的,说有人在和他们洽谈,否则我怎么可能这么急着找他们谈。”宴九说完,就拿起手机给对方打了通电话。 原本她以为连人都不来,估计想打通电话会有点费劲。 可没想到,电话响了几下,竟然通了! 宴九压着心里那点不愉快,开门见山地报了自己的名,“孙伯父,我是宴九。” 电话那端很安静,看上去并不像在车里的样子,“宴副总,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有什么事?! 这话,显然是把赴约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的意思! 呵,合着她今个儿是在这里白等了五个小时?! 这算什么? 报复? 给她脸色看? “不知是孙伯父贵人多忘事,还是被什么事给绊住了,竟忘了今天的约见?” 相比起宴九清冷客气的态度,电话那头的反而语气冷硬地道“宴副总不把我孙某放在眼里,那我又何必自找没趣。” 宴九碍于要拿下这份合作,只能表面上继续客气地笑道“孙伯父怎么能这么说呢,我若是不把你放在眼里,又怎么会亲自来这一趟,又在包厢里等了你足足五个小时。” 冷哼了一声,“宴副总是在责怪我?” “不敢,伯父有心想要磨我子,以此磨砺我,是我的荣幸。”宴九的眼底已经逐渐一片沉冷,但言辞间却依旧恭敬有余。 但对方似乎是蹬鼻子上脸,铁了心要给她脸色看,只是冷冷一笑地道“磨砺?好啊,那你就在那里再等上一等,好好磨砺一番。” 说罢,也不等宴九再说什么,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坐在一旁的傅司看宴九那张沉默而又不善的脸色,说道“我让马志成送你回去,接下来的我来办。” 宴九挑眉一笑“保镖大人这么厉害的吗?” 傅司顿了顿,说“保镖大人一直很厉害。” “……” 虽然哪里怪怪的。 但兄弟,你好像有点膨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