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670章 使团抵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笔趣阁 【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showmn5();</script></div>

    <div align="center"><script src="/ads/txttop.js"></script></div>

    <div cla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div>

    相比善于打野战的安南民团,这次从大本营调来的步兵营更擅长正面战场上的阵地攻防战,列装的武器和平时演练的战术,都是以阵地战为主要方向。 ?.??`?而使用火器作为主武器的阵地战战术,海汉可以说是独步天下,要认自己第二,那还真没谁敢争这第一。

    在前次与荷兰人交战之后,参谋部也对之前的战术进行了反思和修改。当时的战术有一个很明显的问题,就是将火力输出的方向朝向了海上,试图阻止敌人实施登6行动。但事实表明这个战术并没有完全奏效,虽然的确对荷兰武装帆船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打击,但仅仅依靠十几门岸防炮,根本就无法阻止对方船队的强行登6。而在这之后缺乏步兵掩护的炮台立刻就成为了对方围攻的目标,海汉一方却未能在这个关键阶段对登6的敌人进行有效杀伤。

    在吸取了前次的教训,并充分考虑安不纳岛本地的地理环境之后,参谋部为守岛部队制定了新的作战方案,将集火的目标对准海滩,而非海上。

    这个作战方案的主要目的就是在敌人登6的阶段施以集中打击,对其作战人员进行有效的杀伤。毫无障碍物的海滩,对手没有任何掩体可以进行隐蔽,在面对密集的枪炮射击时只能充当活靶子的角色。相比只有岸防炮能够挥效力的对海作战,这种方式能够让更多的步兵实现火力输出,对敌杀伤效果也将更强。

    而为了将敌方登6人员拖在海岸上,罗杰准备要在港口附近适合登6的地点修建密集的岸防工事,以纵横交错的铁丝网夹杂着地沟、竹签坑、拒马、鹿砦等手段,并把这个障碍带设置为至少五十米以上的纵深,将一里多宽的港区完全变成寸步难行的死亡地带。

    在出南下之前,罗杰和参谋部的人已经在胜利港鹿回头半岛上的6军训练基地搞了一个简化版的障碍带,并亲自带兵进行了登6模拟演习。事实证明即便是拥有先进军事经验的穿越者军官,也很难在仓促的状况下迅穿越这边复杂的障碍区。如果仅凭人力想要通过障碍区,那么在此之前得要顺利挺过二十轮以上的步枪集火并且安然无恙才行。

    即便有命大的人能够通过这片死亡障碍区,在抵达尽头之后还得面对一道三米宽的壕沟。这道壕沟倒并不算深,顶多也就两尺出头三尺不到,但其中却全是稠密的淤泥,踩下去就很难拔出腿来。为了避免夏日高温导致水分过快蒸让其变得坚硬,还会定期引入活水保持黏度。

    在淤泥壕沟的另一边,就是主要的火力输出地带了,一道分为上中下三层的防线。每道防线都有土包垒成的厚达一米的胸墙作为掩护,可防止来自敌军舰炮的对6攻击。阶梯状次第升高的三道火力输出线,也将形成立体火网,对试图通过障碍区的敌人步兵进行最大限度的杀伤。

    类似的设计最早被运用在了胜利堡的外围防御工事上,不过胜利堡从未遭遇过外地入侵,而海汉对外作战的经历中又是以攻势居多,极少有被动防御的时候,所以这种立体防御工事的效能其实并没有得到过真正的实战检验。但很显然,步炮结合的防线在可靠度上肯定远远过了之前的单一炮台防御,军方高层也对其实战表现寄予了厚望。

    不过目前最大的难题并不是找出一个行之有效的防御作战方式,而是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这些防御工事的修建。尽管这次大本营调来了专门的工程人员负责指挥施工,但由于不知道荷兰人何时会再次卷土重来,所以工期也定得非常紧,给荷兰人划的禁入期限是到十二月,但实际的工期要求是在十月之内完成。

    荷兰人也同样想不到处心积虑的海汉人此时已经开始在岛上进行下一步的动作,范隆根等人还抱着一丝希望,能够在海汉采取军事行动之前,通过外交手段来阻止他们这种目中无人的行为。

    在安全驶离了纳吐纳群岛海域之后,荷兰人也并没有再在途中需求其他的港口进行靠岸补给,这一是因为赶时间要紧,二来中南半岛南部的占城国也同样与海汉人交往密切,对东印度公司一向并不友好。所以范隆根决定直航三亚,以求尽量缩短航行时间。在途经安南海域期间,范隆根甚至特地指挥船队与海岸线保持了二十海里以上的距离,以免在这个海域内与海汉的船只遭遇,过早地暴露行迹。

    在从巴达维亚出三十天之后,范隆根的船队终于来到了琼州岛南端海域,距离三亚港大约还有四五十海里。此时已经时值傍晚,范隆根将范德维根和苏克易叫到船长室,向他们展示了航线海图。

    “先生们,如果我们的航向没有出现大的误差,那么最快我们将在明天就抵达三亚港。我希望你们今晚能够好好休息,明天用最好的精神状态去面对海汉人。”范隆根想了想又补充道:“这或许是我们三个人立功的最好时机,我想两位应该都和我一样重视这个机会,对吧?”

    “当然,范隆根先生,我很赞同您的说法。”范德维根在从大员港返回巴达维亚期间,便与范隆根在途中结下了友情,而这次科恩能够给予他们东山再起的机会,范德维根也是有决心辅佐范隆根作出点亮眼的成绩来。

    “听说海汉人在三亚附近的海上有武装巡逻船,明天或许我们就会遇到了。船长先生,到时候请记得提醒你的船员们保持克制,千万不要因为紧张而导致枪炮走火之类的,那样我们有可能就前功尽弃了。”苏克易提醒道。

    “当然,我会提前告诫他们。”范隆根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我只希望他们不要一看到我们就马上开火。”

    通过福建的战事和后来接二连三的表态,海汉已经充分表明了他们对东印度公司的立场态度,那就是绝对跟“友好”两个字不沾边。如果一艘荷兰帆船冒然出现在三亚海域,的确很难想象海汉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正如苏克易所预料的那样,他们在第二天一早就被在外海活动的海汉船只现了。最先现他们的倒并不是海军的战船,而是一艘原本打算前往岘港的商船。不过这艘船在驶出胜利港三个小时之后就现了这两艘悬挂着东印度公司voc标志旗的荷兰帆船,立刻便调转了船头往回跑。

    福建一役之后,民团海军大破红毛船队的消息早就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在海汉统治区内进行了宣传,普通民众也都知道自家军队跟红毛人在福建干了一仗大的,光是从福建押送回来的红毛俘虏就有好几百人,收缴的武器、军装、旌旗等战利品更是在胜利堡外的小广场上进行了为期十天的展示。因此这艘商船上的船老大一看到荷兰人的帆船,隔着老远就从桅杆上悬挂的旗帜认出了他们的身份。

    这艘商船上运载的货物不多,因此还能赶在荷兰帆船前面,当其距离胜利港还有大约十海里的时候,便遇上了出海训练的两艘海军船只。船老大立刻命人打出红蓝两色的求救旗号,向海军船只靠拢,并立刻报告了自己在外海所见的情况。

    虽然这两艘隶属于海军的帆船只是训练船,但同样也是武装齐备,必要时也可以投入作战。带队的军官当机立断,命令那艘商船立刻回港报警,他则率领两艘训练船驶往外海拦截意图不明的荷兰帆船。

    大约半小时后,双方的船只就在海面上遭遇了。海汉军官命令朝天鸣炮,以示警告。

    “那就是海汉人的战船。这种船在福建参与过战斗,我认得出它们的外形。”范德维根从单筒望远镜里确认了对方的身份,然后将望远镜递给了旁边的范隆根。

    “这船看起来并没有我们的武装帆船体积大啊!”范隆根看过之后,对于范德韦根会在船只数量和吨位占据优势的情况下输给这种战船表示了疑虑。

    “不,他们还有至少两种吨位更大的战船,其中有一种只有十八芝的海盗见过,据说……”范德维根打量自己所乘坐的这艘帆船,用一种不太确定的语气说道:“据说比我们现在这艘船还要大一倍以上,火炮众多,而且船快,就仿佛水下有什么怪物在推着它前进一样。”

    “那些海盗是被海汉人揍傻了吧!”范隆根并不相信伙伴的这种说法,他知道明人最喜欢传播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而且越传越玄乎,往往到了后面跟事实已经相差十万八千里了,范德维根这听来的传闻也不知道是第几手的消息了,可信程度并不高。

    “海汉人的确是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传闻,我在巴达维亚的时候也多次听那些大明来的海商谈及过。”苏克易一边说一边看着气势汹汹冲过来的两艘海汉战船,忍不住提醒道:“船长先生,我认为我们现在最好是降下船帆表明来意。”

    范隆根瞪了苏克易一眼,他并不喜欢在自己的团队中有这么一个华人指手划脚,但这个安排是由科恩总督做出的,他也无权更改。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科恩给苏克易布置了什么秘密任务,有可能就是负责在这一趟中监视自己和范德维根的表现,回去之后向他报告。所以尽管范隆根对苏克易的存在有些不满,但也不会在言语中表现出来。

    “降帆!”范隆根也知道这事耽误不得,动作慢了,对方船上的人或许会误认为自己是打算硬闯胜利港,到时候直接冲着这边开火,事情就不好收拾了。

    两艘荷兰帆船在距离还有两海里不到的时候选择了主动降帆减慢船,这的确也让对面的海汉船员们稍稍放下心来。不过按照标准的操作规程,海汉训练船上的军官还是下令船员们严阵以待,仅有的几门舰炮都早早卸下炮衣装填好弹药,对准了这两艘荷兰帆船。在进入比较近的距离之后,船员拿出铁皮喇叭开始喊话,命令荷兰帆船上的船员立刻到甲板上集合,接受登船检查。

    “这真是极大的羞辱!”

    范隆根拳头攥得紧紧的,脸色铁青,旁边的范德维根也是一脸不爽。刚才苏克易将对方喊话的内容告知了他们,这对于骄傲的荷兰军官来说,的确是一个很难接受的状况。如果不是有任务在身,范隆根真的很想下令全船人员拿起武器跟对方拼了。

    以下段落稍后重新编辑

    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科恩给苏克易布置了什么秘密任务,有可能就是负责在这一趟中监视自己和范德维根的表现,回去之后向他报告。所以尽管范隆根对苏克易的存在有些不满,但也不会在言语中表现出来。

    “降帆!”范隆根也知道这事耽误不得,动作慢了,对方船上的人或许会误认为自己是打算硬闯胜利港,到时候直接冲着这边开火,事情就不好收拾了。

    两艘荷兰帆船在距离还有两海里不到的时候选择了主动降帆减慢船,这的确也让对面的海汉船员们稍稍放下心来。不过按照标准的操作规程,海汉训练船上的军官还是下令船员们严阵以待,仅有的几门舰炮都早早卸下炮衣装填好弹药,对准了这两艘荷兰帆船。在进入比较近的距离之后,船员拿出铁皮喇叭开始喊话,命令荷兰帆船上的船员立刻到甲板上集合,接受登船检查。

    “这真是极大的羞辱!”

    范隆根拳头攥得紧紧的,脸色铁青,旁边的范德维根也是一脸不爽。刚才苏克易将对方喊话的内容告知了他们,这对于骄傲的荷兰军官来说,的确是一个很难接受的状况。如果不是有任务在身,范隆根真的很想下令全船人员拿起武器跟对方拼了。

    <div cla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div>

    <div align="center"><script src="/ads/txtend.js"></script></div>

    </div>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