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678章 投资环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笔趣阁 【 】,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showmn5();</script></div>

    <div align="center"><script src="/ads/txttop.js"></script></div>

    <div cla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div>

    “安全部这帮人办事不力啊!”顾凯听完乔志亚的八卦后,忍不住数落起来:“从三月到现在也有半年了,怎么还没把那案子的逃犯抓完?是不是他们对儋州的事情重视程度不够啊?”

    乔志亚应道:“这事也不能全怪安全部,他们可是在儋州部署了不少人马。儋州原本是一个叫汪百锁的人在负责这一块,后来郝万清为了这案子把林南和李清扬都调去了儋州,这两人你认得吧?”

    顾凯点点头,这两人以前有段时间时常在胜利堡进出,他倒是认得的。林南是郝万清手下的得力干将,而李清扬这个前锦衣卫军官去年也已经申请加入了海汉归化籍,两人都算是安全部里小有名气的人物了。

    乔志亚继续说道:“除了他们之外,何部长带的徒弟张千智也在儋州,三月那案子能破案,张千智据说是立了大功的!”

    乔志亚说这几人都算得上是安全部的精兵强将,顾凯就算不怎么跟安全部打交道,也知道这几个人的存在。不过这反而让他更加感到不解了:“既然郝万清调了这么多好手过去,怎么还是没把事情处理干净?”

    “主要是当时没能抓住主犯,后来据说是逃进了深山。琼北这边不比琼南,很多黎苗山寨跟外界的联系不多,安全部想进1∈,..山搜捕也存在很多实际困难。”乔志亚叹道:“就安全部那点人手,也只能在城里布控一下,要搜山没军方的配合肯定是行不通的。”

    顾凯倒是没有说出“那就打报告让军方配合”这样外行的话来,要在琼北搞大规模的搜山,那需要动用的兵力起码数以千计,估计把整个琼北驻扎的民团都投进去才行,军方肯定不会同意这种冒失的手段。而安全部的外勤编制,在一州之地往往也就十几二十人,儋州这种配置已经算是超标了,但这么点人手撒进山里根本就没用,反而会增加自身的危险琼北这边投靠海汉的黎苗山寨,可没有琼南那么多,山民们对汉人的态度也未必友善。

    顾凯只能无奈地摇摇头道:“希望这事赶紧解决好吧,秋交会可是有不少项目都在儋州境内……也不知道前些天在儋州考察的这些外地商人会不会受到影响。”

    商务部组织的参观团分为两批,一批在三亚落脚,主要是考察商务部推出的一些新的工业品,以及洽谈贸易、金融、基建方面的合作意向。而另一批前往琼州府城和儋州的参观团则是将当地规划的大型集体农场项目作为考察对象,实地看一看海汉管委会划出来的待开发区域。

    乔志亚笑道:“这事你大可放心,儋州那批参观团的人昨天就已经到了,我在接风宴上跟这些人聊了聊,他们的兴趣可大着呢!一本万利的生意,谁不想抢着来做?”

    琼北地区经过“燎原行动”的清洗,加上之后大半年的专项治理之后,许多不愿跟海汉合作的地主乡绅都被明里暗里以各种方式从地方上扫除掉,从而清理出了大片的耕地来实现海汉的集体农庄开发模式。这些土地在未来除了种植粮食作物之外,还有规模相当大的经济作物种植园,而这也正是外地投资者们所看中的部分。

    香料作物、油料作物、麻类作物,以及能够产出橡胶的橡胶树,琼州岛发展蚕桑产业所必须的桑树,都是将在琼北及琼中推广大面积种植的经济作物。而这几类经济作物的市场行情一向不错,投资前景也非常好。“琼联发”前期在琼南地区所投资的种植园区,目前基本都已经进入到了盈利阶段,这也也后续加入的投资者们树立了更多的信心。

    对于已经掌控了琼州岛大权的海汉来说,在这场交易中所能提供的是场地和技术,严格的说资金也并不太缺乏,之所以还是要引入外界的投资商,主要还是考虑到劳动力的缺乏和未来的销售渠道。

    来自大明等地的商人除了资金上的投入之外,往往还会派出大量的劳动力进驻到这些地方,一方面加快开发进度,另一方面也可以学习一些海汉人的种植技术和管理经验当然这些人在本地住了几年之后,是不是还愿意搬回到他们来时的地方,那可就不一定了。

    等到一段时间之后这些地方开始有了产出,那么参与前期投资建设的商家就能得到相应的优先销售权,可以将这些紧俏的商品运往大明、安南等国内陆地区进行销售,获取高额回报。而这些渠道就无需海汉再花费精力去一一架设,投资商们自然会设法去完善这个与他们利益密切相关的环节。

    海汉人手里有先进的技术,有归属明确的地皮,有稳定的外部环境和可靠的商业口碑,不管是寻求高额回报还是图长期稳定收益的投资商,几乎都可以在海汉控制下的地区内找到合适的经营项目。去儋州这批参观团的客商们虽然也听说了刺客行刺知州大人的事情,但他们去当地看过之后,自然知道当地做主的早就不是大明官府了,而是海汉执委会下属的儋州管委会。

    商人们可不会太在意什么国家大义之类的东西,何况海汉此时也并没有公开地竖旗造反。而且海汉人的口碑早就通过这几年的商贸活动流传在外,从未在交易或是合作经营中有过什么劣迹,要论可靠程度,反而是胜过官府不少。因此尽管儋州最近局势好像不是很太平,但依然没有影响到客商们的投资热情。

    从三亚过来的这批客商也是一样,虽然经过了将近三天的海上行程,但这些人完全没有旅途劳累的迹象,下船之后便嚷嚷着要去参观商务部之前所声称的“琼州岛最长的货运轨道”。

    顾凯不得不出来打了圆场:“各位,大家一路舟车劳顿,今天就在昌化县这边暂时休整,明天我们会组织大家和先期抵达的另一支参观团一起,乘坐火车前往位于昌化县城以东四十里的石碌矿区进行参观。昌化管委会的乔主任已经为各位准备好了丰盛的接风宴,请大家遵从工作人员的指示,依次搭乘马车前往县城。”

    当晚乔志亚在昌化县城中设宴款待参观团,本地的知县、把总等地方官也都出面陪同。商人们见海汉已经将这里的状况经营得如此之好,自然对这里的投资前景又是放心了不少。

    第二天早上,参观团在县城用过早餐之后,便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之下,陆续来到了县城外的火车站候着。两批参观团合并之后,除去跟班随从小厮等等,也还有四十余人,因此乔志亚提前便安排了专门用于装载贵客的客运车厢过来。

    这些商人中还有不少是第一次乘坐这种传说中会喷出白烟的“海汉火车”,都是感到新奇不已,忍不住这摸摸那瞅瞅。而现在的客运车厢已经不再似胜利港到田独刚通车那会儿的状况,有了像样的车顶车窗,而且车窗还是巴掌大的平板玻璃镶嵌而成,让商人们大呼奢侈光是这一节车厢所安装的玻璃窗,在大明境内至少能卖出个一两千两银子了。车厢的座椅都是固定在地板上,硬木所制,外层是牛皮包棕榈垫子,坐起来也算比较舒适。车厢里还放了几桶用硝石制成的冰块,以降低车内温度。

    当然了,与参观团同一个火车头牵引的另外几节车皮就远没有这么好的条件了,乘客只能坐在车厢里连靠背都没有的长条凳子上一路晃荡着去石碌,头顶上也只有竹席遍的车顶堪堪能够挡风遮雨,那些家仆随从之类就只能在这种车皮上暂时将就一下了。这几节车皮除了装载运往矿区的劳动工具、生活物资之外,还有数百名要去石碌上工的矿工。不过这些矿工可是有别于在矿坑里刨石头的苦力,基本都是各个采掘点的工头和负责矿山技术的技工,才能有条件乘坐火车往返于昌化与石碌之间。真正那些下苦力的矿工,基本都是长住在石碌当地,很难有机会走出矿区。

    随着两声汽笛鸣响,蒸汽机车开始缓缓地加速前进,牵引着一列车皮驶出站台,向东边内陆行进。参观团当中很快有人就注意到轨道以南的一大片建筑:“请问顾先生,此地烟囱林立,是何道理?”

    顾凯解释道:“这里是我们修建的炼铁炼钢的生产基地,过两天就正式开炉投产了,届时我们会办一个剪彩的仪式,到时候邀请在座诸位老板莅临观礼,还希望大家都能赏脸!”

    有心眼的人已经注意到了关键字,这盐铁向来是国家专营的项目,海汉人在琼南开盐场制私盐的事情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也有人听说过三亚内陆的田独就有一处铁矿在运作,不过海汉人在昌化这边搞出这么大的阵势,而且还敢于向这么多外来者公开,看样子也是已经没把大明当回事了。

    有聪明人已经问道:“那石碌的矿山,所采的应该便是铁矿了?”

    顾凯对此并不隐瞒,点头应道:“不仅是铁矿,还有铜矿。各位昨天在昌化港看到的那些运煤船,都是从安南黑土港过来的,它们运来的煤炭将会在昌化制成焦炭,然后用来炼铁炼钢。我可以在这里给各位说句大话,等昌化这片厂区投产之后,钢铁的产量很快就能超过整个两广地区!”

    海汉人炼制这么多钢铁要做什么?商人们当然不会天然地认为他们只是要用来打造农具、菜刀、铁锅之类的东西,这些钢铁势必还会用来建造这种用铁轨铺设的高速道路,停靠在胜利港的巨型大铁船,还有无数的盔甲,以及名声在外的海汉步枪和火炮。这个道理所有人都能想到,但没人会在这种场合去说破。

    “这火车速度堪比奔马,却远比骑马稳当,着实不错,只是这轨道要铺设如此之长,想必造价也是不菲吧?”问话的是一位从福建来的客商,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乘坐火车,兴奋之余也试图想打听一下这东西的价值。

    “这问题可以请乔主任来回答各位,当初修建这条铁路的时候,乔主任就是负责人。”顾凯很知趣地把这个问题交给了乔志亚。

    乔志亚点头应道:“造价的确不低。各位可以设想一下,目前这条轨道所经过的地方,原本是没有道路的。我们首先要在荒野中开出一条道路,在上面铺设碎石,枕木,再架设这铁制轨道才行,其施工难度要比普通的修路大得多。另外这铁轨非常沉重,一尺大概就有二三十斤,一节轨道就长达数十尺,铺轨时所需投入的人力极大。各位如果有工程营造方面的经验,肯定就能大致算得出消耗了。”

    问话那人不禁叹道:“光是这建造铁轨的精铁,造此算来一里地就得数万斤之多,着实吓人……也只有贵邦这样的财力,才能负担得起如此之浩大的工程。”

    乔志亚笑了笑,没有接他这句吹捧。其实当初海汉建造这条铁路的时候也同样面临很多困难,除了大量的劳动力折损之外,这几十里铁轨所用去的生铁也的确是一个大数目。为此执委会不得不居中协调,将大量的军火订单往后延迟,把生铁产能先腾出来供应制造铁轨所需。海汉军工前两年的军火销售范围中有大量的禁售武器,其实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武器产能受到了这个项目的间接影响所致。当然了,随着这条铁路的通车和石碌铁矿的投产,这种状况已经彻底一去不复返了,现在如果需要再进行同样的项目,光是石碌一地的生铁产能就可以满足需求了。

    随着火车的行进,参观者们的问题也是接连不断,乔志亚和顾凯几乎连水都不顾得喝上一口,一直在忙于解答这些提问。

    <div cla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div>

    <div align="center"><script src="/ads/txtend.js"></script></div>

    </div>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