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1512章 炫耀武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过梅生川旋即又意识到一个问题,东江镇的人既然与海汉军在辽东并肩作战,那肯定多多少少都见识过甚至接触过海汉的这些厉害武器,怎地送进京城的情报里,对于这些武器的详情却语焉不详,都是一笔带过。东江镇总兵沈世魁是否在有意隐瞒海汉相关军情,如果是,东江镇这么做的原因和目的又是什么,他们究竟是仍忠于大明,还是抱海汉大腿抱得连立场都改变了,梅生川想到这一连串的问题,不禁觉得有些头疼。

    上午看完了陆军操演,简单吃过午饭之后,下午的行程又是海军的操演。梅生川当然明白这种安排可不完全是友善的意图,海汉人摆明了是要通过炫耀武力这种手段来震慑自己。但就算明知对方的打算,他也无法拒绝这样的安排,于公他必须要通过这样的形式来了解海汉的军事实力,为大明搜集相关情报,于私他的确也有很强烈的好奇心,想要知道海汉到底有多少秘密武器还不为外人所知。

    刚刚抵达旅顺的这支换岗的舰队由六艘探索级战船,四艘探险级战船,四艘综合补给船,两艘运兵船和两艘高速侦察船所组成。虽然阵中没有“威严”级的旗舰,但这样的阵容就足以让梅生川感叹不已了。在登莱之乱以后,大明北部的渤海湾地区已经没有一支编制完整的水师部队了,而海汉的武装舰队显然状况要好得多。

    事实上参观过海汉海军演练的大明军官真的不要太多,福广两省沿海州府千总以上级别的高级军官,鲜有没有见识过海汉海军厉害的人。海汉每次在福广沿海,甚至是南海海域搞军事演习,都会邀请各州府的军官前去参观。但这些军事情报到了州府一级之后,便很默契地在这里终止了,并没有通过官方正规渠道反馈到兵部。虽然锦衣卫和东厂这种特务组织或多或少搜集了一些军事情报,但其详尽可信的程度还远不足以引起朝廷和兵部足够的重视,而且其中还有不少是海汉有意放出来的误导信息。

    所以在海汉的有意操控之下,大明所掌握的军事情报呈现出一种非常奇怪的态势,一方面对于海汉的战绩非常清楚,何年何月在何地击败了何人,每一条都有详细的战报;而另一方面对于海汉所使用的武器,装备的战船,使用弹药的状况,海汉军在交战中所使用的具体战术,却完全是一团浆糊,没有多少确切可信的具体数据。

    这样一来,大明朝廷对于海汉军事实力的印象,就长期停留在了常胜不败这个层面上,而对于具体的军事情报却掌握得不多。这样一来,大明朝廷想要对海汉用兵,在尝试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就会发现可以参考的有价值信息实在有限,根本就不足以制定出完整周密的作战方案。再加上地方官府出于各种利益上的考量,对于朝廷打算对海汉兴兵的意图都不会给予很好的配合,于是南方的局势一拖再拖,最后当朝廷也意识到海汉在南方的控制区已经不能简单地通过局部战役来瓦解的时候,开战这个选择就无法再作为大明的主动选项了。

    从情报角度来说,这其实也是一种特殊的作战方式,但大明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海汉已经完全取得了战场上的主动。而作为兵部的现任高官,梅生川自然也明白大明的苦处何在,他不是没想过打破这种怪圈,只是苦于在南方没有能够完全信任的人能去完成这样的任务。过去倒是有一些武官试图套路海汉军方来获取军事情报,但这些勇敢尝试者的人生最终多是以意外身亡或是神秘失踪而结束,时间一长,越来越多的人就理智地选择了拿银子而非用性命去冒险了。

    不过梅生川倒是想接着这次造访辽东的机会,试试能不能既把银子拿了,又能顺便把感兴趣的军事情报也搜集一下。他自认身为兵部侍郎,也算是代表了大明前来商议两国建交这件大事的使者,海汉人即便是察觉到自己的用意不是那么单纯,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为难自己的举动。

    而眼下海汉人自行安排了这种检阅活动,对梅生川来说简直就是瞌睡遇到了枕头再惬意不过。当下便欣然乘坐马车又去到旅顺港,登上了海汉军方安排的帆船。

    海汉海军的海上作战演练基本都是有固定的套路,特别是这种专门展示给外人看的操练,都是怎么热闹怎么来,作战队列高速行进加上火炮射击,就足以让没有经过海战的人血脉贲张了。

    而恰好梅生川就是一名从来没参加过海战的官员,尽管海汉战船的实弹射击只是对准了海岸进行,但梅生川已经不难脑补出一艘大明战船在这样的炮火蹂躏之下会是怎样的惨状。东江镇在密报中称“海汉战船可在海上以一当百,破敌如砍瓜切菜”,如今看来这种形容倒也不完全是吹嘘。普通的木制战船处在这样的火炮轰击之下,可不就是如同砧板上的菜一样?

    “类似这样战船,我国海军目前已经装备了上百艘。”沙喜很适时地再给了梅生川一记重锤。事实上海汉海军目前并没有达到那么大的规模,沙喜这话其实是有吹牛皮之嫌。当然如果把运兵船、补给船、侦察船全都算进战船里,那倒也说得过去了。

    梅生川在心中盘算,这样的一支舰队,怕是要调集数倍的战船才有机会打个五五开,但听说这还并非海汉海军最强大的战船,却不知那号称海上屠夫的海汉大战船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仿佛是看透了梅生川心中的疑惑,沙喜继续向他介绍道:“至于我北方舰队的旗舰‘威严’号,近日外出执行作战任务,相信过几日梅大人会有机会看到的。”

    梅生川看完海汉海军的操演之后,的确是对其实力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但同时也越发消减了与海汉开战的想法。他虽然之前没有亲历过海战,但海上作战该怎么打,有哪些常见的作战手段,各种兵书上都有记述,他也曾花时间研读过,可以说还是比较了解海战的常见战术。但海汉舰队展示出的战法显然超出了他的认知,类似这样直接用炮火在较远的交战距离上破敌的战术,他过去是完全想象不出的,因为大明的战舰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武器配置,自然也就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战术。

    而如何才能破解这样的战术,梅生川现在唯一能想到的便是在战场上远离海汉舰队,只有保持在其舰炮射程之外,才是最稳妥的应对方法。把战线拉长,或许还有机会断掉海汉人的作战补给线。但他马上便惊醒过来,这种所谓的战术,岂能回报给朝廷?再说海汉人的战线从南海拉到辽东,这几千里航程已经够长了,显然单纯的距离没办法阻止海汉舰队的行动。

    参观过海汉舰队操演的大明军官为数不少,能想到这种应对方法的人自然也不是少数,但谁敢把这种软弱的想法作为战术上报。最明智的办法,自然是对海汉海军的具体战法和实力含糊其辞,把上面糊弄过去。梅生川这时候似乎有点理解了为何兵部始终拿不到可靠的海汉军事情报,如果照实上报,肯定会被批是长敌人士气,灭自家威风,至于制敌之法就更加没法上报了,铁定被打成畏战罪名。

    梅生川想到后果,对此只能暗暗叫苦,这两军的实力相差太大,寻常战术根本就不能奏效。而沙喜早年接触的大明官员多了,对于其参观军演过程中的心态变化简直可以说是了然于胸,还在继续对梅生川施加无形的压力:“梅大人,其实我国对大明一直抱着开放的心态,哪怕是军事领域,也从来没打算藏着掖着。我国很乐于为大明提供一整套的军事援助计划,包括武器装备、人员训练、联合行动等等。”

    “但这些所谓的援助肯定不是无偿的,对吧?沙大人不妨说说你们的条件是什么,本官可是听说你们在南方资助了不少地方军队。”梅生川听到沙喜主动提及军事援助,便静下心来,打算好好了解一下海汉是如何运用所谓的“军事援助”手段在南方控制了沿海州府的地方驻军。

    “当然不会是无偿的,我们海汉人虽然乐善好施,但也不是一味地做慈善。”沙喜见对方有兴趣听下去,便也抓住这机会开始发挥口才:“但我们提供的军事援助并不一定要通过现银交易的方式来获取回报,事实上南方很多地方驻军从我们这里获得军事援助,并没有付出过金钱的代价。只要地方驻军愿意向我们提供某些便利,甚至是与我们合作,那条件其实都是可以慢慢谈的。梅大人认识福建总兵许心素许大人吗?”

    梅生川略微点了点头应道:“许大人在福建产业颇多,号称富可敌国,而且多次拒绝了朝廷招他进京任职的任命,本官自然是知道的。”

    沙喜便以其为例道:“许大人是南方最早与我国合作的武官之一,当初与我国合作的初衷,就是为了剿灭危害福广两省海上安全的十八芝海盗团伙。由我们提供武器和人员培训,只用了不到三年时间就把横行福广海域多年的三万海盗彻底消灭了。之后这几年南方沿海都很太平,海贸生意大赚特赚。我不怕实话告诉梅大人,许大人在福建就如同土皇帝一般的存在,要兵有兵,要钱有钱,又何必上京当官受气?”

    梅生川心道许心素如此骄横,不把朝廷的任命当回事,还不是因为背后有你们给他撑腰。不过福建水师现在号称大明第一水师,想来也是跟海汉的军事援助脱不了干系。

    沙喜继续说道:“不瞒梅大人,辽东这边除了东江镇的部队之外,也有来自南方福广地区的明军军官。他们在这里学到的东西,大概是在南方当一辈子兵都很难接触到的。我国提供的军事援助可不光是出售武器而已,相关的军事技能培训也是非常重要的部分。”

    梅生川暗想这军事培训的对象都是明军军官,难怪南方沿海州府的军队如此沉寂,这军官都是半个海汉人了,又哪还会跟海汉作对呢?海汉人这名为军事援助,实则是借机挖墙脚,让大明的地方驻军逐渐变质。即便是能扛得住这种培训洗脑的人,也未必能扛得住金钱攻势。梅生川想想自己都不免拿人手短,更何况地方上的这些官员了。

    看完了海汉海军的操演,梅生川非但没觉得好奇心得到满足,反而是更感不安了。海汉舰队的实力就摆在眼前,只比传闻中的形容更加厉害,梅生川毫不怀疑海汉舰队如果挥师西进渤海湾,仅凭渤海内驻守的那些大明水师舰船,根本就没法拦住这支虎狼之师。

    沙喜虽然提出了军事援助的这个议题,但梅生川当下却没有对此表明态度。他意识到这个措施的背后藏着海汉人太多的图谋,一旦应承下来,未来大明军队的走向可能都会发生质的变化。如果大明的军队都不再忠于皇帝和朝廷,梅生川完全无法想像那将会是什么样的景况。他就算是收了海汉送的好处,也绝不愿意彻底出卖大明的利益,只是希望在个人得利与两国和平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虽然沙喜并未提及这个议题是否会影响到双方最终的谈判结果,但梅生川能预感到这中间其实仍有回旋余地存在,因为他知道除了沙喜之外,在辽东还有级别更高的海汉官员会在稍后的时日与他会面。或许那时候双方所说的每一句话,才会真正成为留存于历史上的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