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1537章 各取所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何礼倒是没有想过会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他当初去竞争北方航线承运商资格的时候,还是东拼西凑找了几家合伙才勉强达到了准入门槛,后来因为资金紧张还不得不向兄长何肖申请了资金援助。至于在辽东地区投资的种植园,经费也并非全由他来掏腰包,也没有多余的资金再对自己名下的船行扩大经营规模。说得严重点,如果海汉现在打算安排周期较长的北方航线运输任务给他,他可能还需要预支一部分运费来维持船行的物资筹备和人员费用才行。

    但何礼也知道海汉人做事的目的性极强,绝不可能突发善心来帮助自己,其中必然有什么自己所不知的隐情。而石迪文肯定也不会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毕竟这就涉及到了舟山造船厂的运转状况,这可是需要对外保密的信息。

    何礼决定还是稍微谨慎一点,把状况打听清楚再作决定,于是他继续问道:“那若是按照将军的安排,向舟山造船厂订购货船,不知工期多久,何时才能交船?”

    石迪文反问道:“你在舟山和辽东都见到过我国的愚公级货船吧?”

    何礼点点头,他的确对这种重载货船有着比较深刻的印象,当时从舟山北上前往辽东,船队中就有数艘这种被海汉命名为愚公级的货运帆船。这种帆船所能装运的货物多达数百吨,远远超出了何礼名下船行那些最大吨位不过百吨的帆船。而且船上自带吊臂和抓斗,在码头装卸干散货的效率要远远超出普通的货船。船上使用了海汉独有的帆索系统,就算是满载也能保持五节以上的航速,最高航速甚至能达到十节,其运输效率足以让任何一名大明海商垂涎。

    当然了,这种重载货运帆船的造价也比大明海商惯常使用的广船福船要高得多,如果仅以载重量来作为衡量标准,愚公级帆船的性价比其实还不如海商们的船。但如果考虑到运输效率,那自然又是愚公级帆船占据了明显上风。而且最关键的是这种海汉出产的货船外销不多,属于有市无价的紧俏货,资金不充裕的海商根本不敢砸钱进去等一个时间超长的造船工期。

    何礼当然也不例外地很想得到这种船,只是他知道自家资金有限,维持船行的日常运转都不时会捉襟见肘,暂时没法抽调更多的资金投入到造船扩大经营规模上去,因此倒也没有太多不切实际的念头。但现在石迪文突然将这么一个大大的好处摆在了他的面前,何礼原本已经安定下来的心思便不禁再次活动起来。

    便听得石迪文继续说道:“目前舟山造船厂也可以建造愚公级帆船,如果你愿意接受我们的帮助,那么最迟明天就可以开始铺设龙骨,顺利的话四十天之后你就能接收到第一艘船了。”

    何礼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那以小人的情况,最多能一次定几条船?”

    石迪文一听他这话便知道前面的劝说已经起到了作用,当下应道:“我建议一次定四到六条船,这样造船厂可以统一备料,在建造成本和时间上也能稍微节约一点。如果你用这些船来跑北方航线,那顶多一年左右就回本了,资金方面的压力也不会过大。”

    何礼点点头道:“石将军说得有理……不过这具体到每艘船的造价,还请将军报个实数,让小人衡量一下是不是负担得起。”

    石迪文不假思索地应道:“愚公级帆船的民用版,每艘船出厂价只需四千八百两银子,赠送三个月时长的海上意外险和免费维护服务。我们也可代为培训船员,包教包会。何老板,这个价格能买到这样的船,你在别处可是找不到第二家了。”

    何礼心道这种大帆船也只有海汉的造船厂才能建造,当然找不到第二家了。四千八百两银子的造价的确也不算便宜了,大明境内建造一艘海船不过一两千两银子就够了。如果是要何礼自掏腰包,那他肯定就直接放弃了,但如今海汉愿意以低息贷款的方式垫付造船费用,这似乎也值得一试。

    何礼在心头默算了一下,如果按照石迪文所称的年利五分,四千八百两银子一年的利息才不过二百多两而已,着实算不了什么大数目,何况最快四十天就能接船,这四十天的利息才二十多两银子,相比造价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了。一年如果能在北方航线跑上五六个来回,运费的盈余就差不多把买船的钱给挣回来了。至于石迪文所说的什么赠送这样那样的,何礼知道这只是海汉人惯用的商业促销手段而已,倒是不会特别在意。

    何礼盘算了一番之后,认为这买卖铁定有得赚,便果断对石迪文道:“石将军,那小人便先下六条船的订单如何?”

    “何老板爽快人啊!”石迪文对何礼的表态大加赞赏:“我这就叫人来为何老板办理手续。”

    石迪文这趟进宁波城,各个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都带了过来,当下便准备要起身通知海运部和金融部门的人过来,为何礼办理贷款购船的手续。

    何礼见状忙道:“石将军且慢,小人一次订购六艘船,可还有什么其他优惠?”

    石迪文明白这是何礼想再跟自己讨价还价,当下反问道:“那不知道何老板想要什么样的优惠?”

    何礼眨巴眨眼眼睛,然后说道:“小人在上次前往辽东途中,注意到这种货船上也可以布置火炮之类的武器以自卫,不知道贵国能不能搭售几门小炮,以便今后在海上自卫。”

    “这个恐怕有点难!”石迪文解释道:“上次和你的船队一起去辽东的货船其实是军用型号,而我们向外出售的是民用型号,甲板上没有部署火炮的设计,船身结构也没有相应的加固。”

    何礼听到这个回答不免有一丝失望,他当然希望自己花钱能买到的是拥有武装自卫能力的帆船,但想不到居然是得到这样一个答案。何礼仍抱有一丝侥幸追问道:“那能不能加钱换军用型号?”

    “能啊!”石迪文点点头,但没等何礼脸上露出笑容,便又接着说道:“但军用型号的造价要贵了一半,而且不能用贷款购买,只接受现钱交易。另外交船期就不是四十天起了,而是三个月起。”

    何礼一听心知这事对自己而言太不实际,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石迪文却是心头暗自冷笑,海汉外销的军用装备虽然比自用版本的性能有所缩减,但岂是谁都能花钱买到的。私人想进行零星采购,那自然是要挥舞大棒狠敲一笔了,像何礼这种商人想采购军用运输船纯属凑热闹,石迪文就直接报个比较苛刻的价格劝退算了,免得还要上报国防部和执委会来回审批,光审查军售手续就得好些天了。

    何礼只能退而求其次了:“那这六艘船的订单,价格上能否有所优惠?”

    石迪文深谙何礼这种人的心理,既然已经将对方说动,就不会再施以多余的小恩小惠了,当下摇头道:“说实话像这样低息贷款卖船,我国的造船厂是赚不了什么钱的,再优惠就只能倒贴了,卖得越多亏得越多,那我又何必要做这笔买卖?何老板要是觉得这样的条件还是无法满意,那也没什么关系,买卖不成仁义在嘛。但我相信总会有识货的老板,愿意接受这样的交易条件。”

    何礼心道我若是拒绝了,那就是不识货了?虽然对这样的言语挤兑不太高兴,但何礼可不敢在颜面上露出半分不快,赔笑着应道:“石将军说笑了,如此优厚的条件,小人哪有什么不满!只是做生意习惯使然,还望石将军莫怪!”

    石迪文笑笑道:“都是自己人,好说好说。”

    两人各自怀着心思,弯来绕去一番之后,总算是敲定了这个造船订单。石迪文当即便叫了工作人员过来,替何礼办理手续。

    虽说口头协议已经达成,但实际要办的手续还着实不少,光是各种协议书就是厚厚一叠多达七八份。何礼虽然信任海汉人,但也还是要一一读完其中内容才敢签字画押。而对于所订购货船的技术标准和相关数据,何礼有许多地方都不甚明白,也还得听海运部的工作人员向他细细解释一遍。

    等搞定这些协议,已经是快午夜的时候了,石迪文早就吩咐下人弄好了夜宵,于是两人又在书房里将就着吃了一顿,石迪文这才将何礼送走。

    能够一天搞定宁波运输业的会谈,这个开门红让石迪文对此行的任务又多了几分信心。但从第二天的粮食业开始,谈判进行得就不是那么顺畅了。

    作为江南鱼米之乡,宁波府的粮食产量一向不低,海汉在浙江采购的粮食,有过半的份额都是来自宁波本地。可以说宁波境内稍有实力的粮商,都与海汉有过或多或少的贸易往来。在过去一段时期内,海汉从浙江运往山东和辽东地区的粮食,绝大部分都是来自本地采购,顺带着也养肥了一帮粮商。

    但也正因为如此,粮商们对于海汉想要整合本地粮食产业的做法并不是很认同,因为海汉的目的明显是想要掌控这个行业,进而掌握粮食的定价权,而这显然将触犯到粮食们的利益。所以对于石迪文所提出的“统一粮食收购价”、“建立行业联盟”等方案,粮商们都纷纷表示不妥。虽然碍于面子,慑于威严,众人不敢出声直接反对石迪文的提案,但也都不肯松口答应这所谓的整合方案。

    石迪文在这个行业的谈判中还真拿不出多少能够威胁到粮商们的条件,毕竟就算不把粮食卖给海汉,这些粮商也可以倒腾粮食去别的地区出售,顶多就是利润少一点,但至少定价权是掌控在自己手中。而海汉如果不从浙江采购粮食,那么就只能从南方发运粮食去遥远的北方殖民地,大大超出了在浙江采购粮食的成本。

    海汉方面能够采取的策略,就只有分散采购,将粮食的采购区扩大到整个江浙产粮区,减少从宁波本地采购粮食的份额。不过这样做的结果也仅仅只是降低了本地粮商的利润,并不能促使他们放弃对抗。而石迪文先前谈定的运输业是通过整合之后,将给从业者带来更多的受益,这就与粮食业的状况有着根本的区别了。

    石迪文与粮商们连谈两天之后都没有能够达成共识,他也意识到商务部的原定计划考虑得不够周全,没有料想到粮商们的反应会是如此强烈,只能是果断地暂时放弃了原来的方案。要解决粮食采购中的问题,大概就真的只剩下增加粮食供应地这一条路可走了。好在海汉在台湾岛上开发的农业区已经开始收获,除了满足当地移民生存所需之外,粮食产量已经略有盈余,假以时日台湾西海岸平原上的农田出产,便可以通过海运送往北方殖民地,满足当地民众需求。

    这个小小的挫败并没有过多影响到石迪文的情绪,他知道接下来的金融业正是海汉的强项所在,不会再像粮食业这样受制于人了。江浙地区的各种民间钱庄不少,但无论是从资金的雄厚程度,还是经营方面的策略手段,这个时代的金融机构都远远无法与施耐德领导海汉金融体系相抗衡。为了这次会谈,施耐德专门将他手下的干将蔡金梅派到了浙江,协助石迪文进行金融业的整合会谈。

    石迪文在穿越早期就跟银行职员出身的蔡金梅打过交道,知道这个又高又瘦的女人在金融方面的专业程度相当高,因此对施耐德调她到浙江负责此事也毫无异议。事实上他很感激施耐德的安排,这样就可以把他从繁琐的金融数字游戏里解救出来,只需要负责拍板签字就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