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1812章 码头攻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敌人开始动真格了啊!”王汤姆放下望远镜,喃喃自语了一句。

    远处的九连城外,清军正在使用驮马将数门大炮缓缓拖出城外,这是海汉抵达这里之后清军第一次在野战中使用火炮,但看这阵势可绝非只是试探。光是从望远镜中所看到的火炮个头,就绝非普通武器,王汤姆根据经验推断,清军送出城外的火炮几乎都是十二磅炮以上,甚至还有二十四磅炮这种连海汉陆军中都装备不多的口径。

    王汤姆立刻便想到一件事,或许前些日子清军闭门不战,就是在等着这些重型武器运抵前线。虽说这些旧式火炮傻大黑粗,射程和精准度也逊色于陆战队装备的几门小炮,但胜在数量众多,王汤姆粗略一数,清军竟然出动了超过二十门火炮。看样子是打算要以炮火开路了。

    海汉军虽然在江岸上还有不少战舰可以使用对岸射击,但舰炮的射击思路都是追求威力和精准度,对于射程并无太高要求,所以这些舰炮给陆战队提供火力掩护还行,但要与陆基火炮正面对决,并没有太大的优势可言。而清军显然是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制定了这种作战方案,想尝试与海汉军正面对决。

    海军陆战队对于重型武器的匮乏,在这一刻就显露无遗了,这个短板在陆战队日常的作战方式中还不太明显,但进入到阵地战的攻防,陆战队的火力不足就会让敌军有机可趁了。

    清军在过去这几年中将火炮技战术发展到了一个什么样的水平,海汉这边其实还缺乏准确的情报。虽然在金州地峡与清军对峙了一年多时间,但实际上清军在当地投入的兵力可并没有到亮出家底的程度,特别是被皇太极极为看重的火枪兵和炮兵,就几乎没怎么在战场上出现过。当然这也可能是皇太极自知火器部队的实力不如海汉军,加之成军不易,就不愿将这些精锐派去与海汉军对垒,以免白白折损。

    海汉这次在码头驻扎了多日,估计清军也已经通过反复试探观察摸清了码头阵地这支陆战队的实力,才会做出如此大胆的举动。陆战队装备的野战炮都是小口径火炮,欺负一下步兵挺好用,但如果要与敌军的大口径火炮对战,那结果就未必能如意了。

    当然了,在经过了十几天的不停施工之后,码头阵地的防御工事也并非海汉军刚刚占领时那么简陋了,除了外围已经建成数十米纵深的铁网拒马加壕沟的防御工事之外,码头区也拆掉了大部分的建筑,主动缩小防御圈,将砖石用于修建更为实用的掩体工事——王汤姆虽然没料到清军的出击时间,但也想到了清军必然会尝试用火炮来攻击这片阵地,提前便对此有所准备了。

    或是因为以前在辽东战场上吃了太多的亏,清军将这些宝贝大炮运至阵前的时候格外小心,不但有骑兵在近前护卫,而且特地让这些大炮分散开来,恐怕也是担心聚在一起会引来海汉阵地上的集火打击。

    而王汤姆所考虑的并不是阵地上这有限的几门小口径炮集火之后是否能够摧毁清军的所有火炮,而是如果清军火炮的射程真能轰击到阵地,那么这处阵地能够在清军的攻势之下支撑多久。

    战斗在大约一个小时之后随着清军阵中的一声炮响拉开了序幕,不过这发用于校准射角的炮弹并未击中海汉阵地,落地之后又弹跳了数下,最后停在了距离码头阵地二十多米的地方。

    “开炮反击,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炮兵!”孙丙在向炮兵下达了指令。

    海汉军在这些天里早就对阵地外的平原划定了射界,自然要比清军更有准头。不过清军这次的攻势组织得极为小心,每一门火炮两侧还有几辆改装过的大车装着麻袋土包充当活动掩体,想要击中夹在其间的清军火炮,那不但得射击精准,更得有几分好运气才行。从阵地中射出的几发炮弹都没能准确命中清军的火炮,但有两发炮弹倒是直接射入了清军阵中,引发了小小的混乱。在第一轮的互射中,海汉算是靠着准备充分而占得了些许上风。

    但清军并未因此而气馁,他们迅速调整了火炮射角,然后对海汉阵地进行了第二轮炮击。这一次清军的炮击就有了真正的威胁,两发炮弹击中了阵地外围的掩体,这引来了清军阵中的一片欢呼声。

    但清军的欢呼声并未持续太久,来自海汉阵地的反击再次打响,这次海汉也同样有了更为精准的表现,一发炮弹击中了清军左翼的一门火炮,飞起的炮身又将旁边的几名炮手也一并击飞,眼见是不得活了。

    尽管开战不久就损失了一门火炮,但清军倒是没有慌乱,继续从各个角度向海汉阵地开火,期间还有几门火炮在不断调整前后位置。王汤姆很快就看破了对手的伎俩,清军这是在用实战来确定火炮的射角射界,并且在尝试保持一个相对安全的交战距离。毕竟海汉的几门小口径炮虽然打得挺准,但交战距离拉远之后杀伤力也会随之下降,而清军便是要将交战距离保持在自家火炮的射程极限附近,以此来降低风险。

    不过清军的火炮都是比较原始的铸铁炮,发射两三发之后就得停下来让炮膛先冷却,所以射击频率也相对较低,海汉阵地上还能有比较从容的时间来准备反击措施。但王汤姆确信清军的招数不会就这么两下,如果对手想要用炮战来赶走驻扎在江岸上的海汉部队,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在阵地上投入更多的火炮。

    清军阵中装备有多少火炮,这也是海汉军一直以来都很关心的一项情报,但由于缺乏有效的情报渠道,加之清军对于这种军事机密也保护得十分紧密,还难以推测出一个相对确切的数字。但以皇太极御驾亲征,以灭国为目标的这场战争,绝不会就只有目前推出来亮相的这些炮而已。

    清军非常谨慎,在炮战过程中并未尝试派出其他部队接近海汉阵地,一直在寻找一个平衡点。其实这对于有经验的指挥官来说并不困难,海汉阵地上就那么几门炮,炮位也基本都是固定的。虽说海汉在部署炮位的时候就尽可能地考虑到了射界覆盖范围,确保在海汉阵地正面没有射击死角,但还是会有一些相对炮火覆盖强度比较薄弱的区域,而这些区域便是适合清军布置火炮的位置了。清军将二十多门火炮分散开来与海汉交战,也是要力图尽快找出这些特殊的点位。

    清军中的炮手主要是来自于当年从山东登州和东江镇叛逃过去的明军,但其在战场上的即时计算能力相比海汉炮兵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如果是同样的局面换作海汉炮兵来处理,不需要花费太长的时间就能找出敌军炮击射界的薄弱环节。

    这场炮击不痛不痒地进行了两个小时,然后清军便主动后撤了。在交战中清军付出了三门火炮和数十人的战损,而海汉阵地上的几门火炮倒是全都安然无恙,但清军发射的炮弹有好几发都是险些击中阵地上的火炮,如果继续打下去,在互射中被清军摧毁火炮估计就是时间问题了。

    “你怎么看清军的行动?”

    孙丙刚指挥完这场战斗,便被王汤姆传来询问意见。孙丙的头脑倒是很清楚:“清军今天的攻势明显是在试探我们的防御强度,寻找我们防线上的漏洞,主动停战应该是为了调整战略。如果他们从中琢磨出了什么门道,相信很快就会发动下一轮的攻势。”

    王汤姆对他的回答比较满意,继续问道:“那如果清军继续采用炮击来攻打码头阵地,你觉得需要怎么应对?”

    孙丙这次想了想才回答道:“如果就是今天这种炮击程度,我们完全可以继续坚守阵地,清军也别想轻易打过来。但如果他们完成了试探之后加大攻击力度,那就不好说了。我们的重型武器太少,如果要固守这个阵地,需要部署更多的火炮才行。”

    孙丙的回答是很务实的作战方案,面对敌军的炮击,那就得拿出更强的反击手段粉碎其图谋。海汉军中也有口径更大射程更远的火炮,只是没有部署到这里而已。孙丙认为只要加强火力,目前遇到的压力自然都能够顺利化解。

    王汤姆默默地点了点头,让孙丙先回去稍事休息。孙丙说的虽然很有道理,但海汉军目前应该还不会采取这样的应对措施。军情局和安全部费了不少工夫合作炮制了一出戏,就是要制造出主动撤军的假象,等清军入境朝鲜之后再杀回马枪截断鸭绿江。这个时候如果再继续加强阵地上的武器装备部署,之后的主动撤离就会显得很突兀,说不定会引发清军的疑心。

    但这些机密暂时还不能告知属下,以免动摇军心,王汤姆打算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将其中内幕透露给孙丙这一级的军官。

    清军在接下来的第二天果然再次主动出击,而这次所投放到战场上的火炮数目比起第一天足足翻了一倍,看样子也是已经找准了海汉阵地的软肋,打算要用这种方式来压制海汉的火力输出。

    当天的炮战从上午便展开了,这次海汉阵地上的几门火炮就不敢再有任何隐藏实力的举动,从一开始便全力发动,期望能以高效的炮击来压制住清军的攻势。不过清军显然也是下了决心要通过炮击来打破海汉的防线,而且极有针对性地将自家的火炮部署到了海汉火炮打击范围的边缘。

    开战半小时后,海汉阵地上便开始出现了战损,这也是多日以来海汉阵地第二次出现战损情况,前一次还得追溯到刚占领这里时清军发动夜袭的那次交锋。

    这次的战损倒不是被对方的炮弹直接击中,而是被击垮的一段围墙掩体倒下,将藏身其后的几名士兵全给埋了进去。虽然旁边的人手忙脚乱地刨开砖石进行救援,但仍有三名士兵当场牺牲。孙丙不得不下令让士兵们尽量不要藏身于看起来不是那么稳固的掩体之后,以免在炮击中被意外伤及。

    当天的炮战持续到下午,清军方面至少打出了三百多发炮弹,而从海汉阵地上发射的炮弹数目则差不多是其一半左右。但比较两军的炮击效果,还是海汉稍稍占优,摧毁了清军五门火炮,而海汉部署在阵地上的火炮也有一门报废。不过好在陆战队还多带了一门炮备用,因此很快就补充到位,并没有留下可趁之机。

    而清军这次同样也是主动停战收兵,参考前一天的状况,有理由认为清军应该是又总结出了某些经验,要对目前的战术安排进行调整,然后在下一天继续发动攻势。正如孙丙所说的那样,如果清军日复一日地不断加强攻势,那仅凭目前的武器装备,陆战队要坚守这处阵地的难度将会越来越大。

    不过王汤姆认为戏已经差不多到位了,是时候该让出这个地方放清军渡江了。当晚他召集了陆战队所有排级以上军官,向他们传达了撤离此地的决定。不过为了避免军心受挫,王汤姆也向他们保证,撤离只是暂时,目的是要营造一个半渡而击的机会。等一部分清军渡江入朝之后,海军还会再次出击,截断鸭绿江上的航运。

    临走之前,王汤姆还给清军安排了一份大礼,除了早就在码头上埋设好用来摧毁码头设施的炸药之外,王汤姆还命令工兵在阵地内埋设了四十多颗地雷,打算撤离的时候先炸掉码头栈桥,等清军清理这块地区的时候,再慢慢享受中奖的滋味。

    “司令,那我们什么时候撤离这里?”

    “今晚,连夜就走。”王汤姆下令道:“你们回去集结各自部队,稍后就登船离开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