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364章 画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宫女们尖叫出声,缩成一团。

    皇帝惊得站了起来。

    皇后睁大眼,打从宸妃怀孕起,埋在心里的疑惑,终于有了答案。

    原来如此啊!

    难怪太后一力配合,难怪宸妃有恃无恐。

    柳丝丝震惊过后,喊出了众人的困惑“宸、宸妃?你没死?”

    宸妃衣着整齐,面色红润,在宫婢的相扶下,款款出了寝殿。

    她向皇帝施过礼,便转身看着难以置信的玉妃“玉妃妹妹,本宫就在这里,你可以说了。”

    玉妃的表情都扭曲了,好一会儿,才哑着声道“你故意的?故意装死?”

    “是啊!”宸妃笑吟吟,“玉妃妹妹是不是很开心?本宫没死,你就不算犯下杀人罪。”

    开心个鬼!

    玉妃再蠢也知道,自己掉进了陷阱。

    她急切地看向皇帝,叫道“陛下!宸妃明明没事,却假称滑胎,她这是欺君!”

    宸妃笑容越发灿烂“仅仅假装小产,罪名恐怕不够吧?玉妃妹妹,我再帮你一把。本宫不但没有滑胎,而且没有怀孕。”

    什、什么?

    玉妃愣住了“你、你……”

    皇帝回过神,大声喝问“宸妃,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说怀孕是假的?”

    宸妃回身,答道“回陛下,是的,臣妾没有怀孕。”

    “你……”皇帝不知道该安心还是该愤怒。

    宸妃没有小产,他没有再经历上次的惨剧。但是孩子,他所期盼的孩子,竟然只是个骗局。

    那他这段时间的忐忑与喜悦,岂不是成了笑话?

    “你好大的胆子!”皇帝喘了口气,气得头晕,“皇嗣大事,你也敢作假?你把朕当成什么了?把帝室血脉当成什么了?!”

    宸妃当即跪了下来,收起笑容,正色禀道“陛下,臣妾正是因为皇嗣大事,才会出此下策。”

    “你还有道理了?”皇帝怒极反笑,“知不知道,这是欺君!”

    是啊,即便她理由再正当,假称有孕,就是欺君。区区一个妃子,有什么资格拿这种事情当筹码?这是僭越!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皇帝,宸妃没有欺君。”

    皇帝闻言,发现说话的是太后,露出不解“母后?”

    太后神情从容,说道“她只是听命行事,做出这个决定的,是哀家。”

    皇帝一怔“母后,您……”

    太后漠然看着玉妃“三年了,无论你怎么宠她,哀家都没管过。因为你是皇帝,宠爱某个嫔妃,是你的权利。可是皇帝,如果你的宠爱,危及帝室血脉,那哀家就不能不管了。”

    皇帝好半天才道“那也不用这样啊……假称有孕,还装死,也太过了……”

    太后冷冷道“不这样,你怎么记得住?哀家就是要让你亲眼看看,这个女人再留在宫里,会造成多严重的后果!”

    “母后!”

    太后厉声“你别不当回事。如果不是早有防备,今天就不是一出戏,而是血淋淋的真实!”

    “母后……”皇帝的声音弱了下来。

    太后缓了口气,看着玉妃“你还有什么话说?”

    玉妃震惊极了,万万没想到,这就是一个特意布给她的局。所以说,从一开始,她们就在等着她犯错,暗中看笑话?

    “不!我没有,我没有……”

    宸妃淡淡道“玉妃,本宫真没想到,你会这么狠心。你下的落胎药,本宫要真喝了,这会儿已经血崩而亡了。你比贤妃还要毒啊!”

    “你血口喷人!”玉妃喊道,“陛下,不要信她,臣妾真的没有做!她们只是愤恨您宠爱臣妾,想置臣妾于死地!”

    可皇帝没有说话,脸色阴睛不定。

    “玉妃娘娘,有件事,你大概不知道。”池韫补上最后一击,“臣女进宫,是陛下命我来保护帝室血脉,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伤害宸妃娘娘。所以,你一开始就找错了背锅的人。”

    玉妃呆住了。

    所以说,从头到尾,她就像个傻子一样,被他们耍得团团转。

    宸妃假装有孕,引她上钩。皇帝派人进宫,藏在宸妃身边。楼晏早就掌握了她和凌阳真人勾结的证据,就等她下手。

    三方同时出手,给她搭建了这个舞台,让她丑态毕露。

    可是、可是……

    宸妃叹了口气“尽管如此,陛下还是愿意相信你。玉妃,你怎么对得起陛下的信任?”

    想起来就好笑。既然池韫是皇帝派进宫的,那便应该无条件信任她。可是刚才玉妃狡词诬陷,皇帝竟然犹豫了。

    宸妃不敢相信,自己侍奉的是个什么样的主君。连亲自派出去的人都不相信,简直到了是非不分的地步。

    幸好,她事先说动了太后,不然,就算把证据甩在皇帝面前,他也会听信玉妃的一面之词吧?

    “陛下……”眼见狡辩不得,玉妃哭了起来,“您怎么能这样对臣妾?您也在等臣妾出丑吗?是,臣妾嫉妒,臣妾不愿意别的女人生下您的孩子,因为臣妾只想和您天长地久。您忘了吗?您当初说过的,虽然您有后宫三千,但在臣妾这里,只有两个人……”

    “住口!”太后喝道,“一个西贝货,也配提天长地久?”

    玉妃哭声一停,震惊地看着太后。

    皇后、宸妃、柳丝丝等人,奇怪地看着她们。

    太后冷声道“你进宫的时候,哀家还沉浸在悲痛中,没空管你。后来,眼见皇帝宠爱你,哀家不想伤他的心,也就绝口不提。可没想到,你的心肠会这么狠毒,那就别怪哀家揭破你的画皮!”

    “母后!”皇帝哀求地看着她。

    可他这样,太后更怒“你还想护着她不成?她是个什么东西?狼心狗肺、背主求荣的小人!你仔细想一想,在哪里找到她的?无涯海阁灭门那一晚,乱成什么样子,她的主子落海而亡,为什么她会毫发无损?还等在原地,等你找到她?”

    皇帝听着这番话,睁大了眼睛“母后,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太后看着他,沉痛而失望“你不是深爱玉家小姐吗?怎么忍心看着害她的人身居高位,享尽荣华?”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