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一百零二章 看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然他还不至于厚颜到责怪贺兰勤没有提醒他,微笑道“这样便好,虽然不知是不是我们贺兰族的人误伤了他们,有所弥补总让能让我安心。”

    贺兰勤转身离开,走到门口又回转身说道“到大营第一夜我说过的几个部族,二弟还记得吧?”

    贺兰贤点头“自然记得,这一桩确实怪我不够重视,再不会了。”

    贺兰勤“既然桑杰部得到了补偿,其他几部也尽早安排为好,他们是最初一批帮助为兄的人,且日后还大有用处。其他极大部族,怕是要蚕食马钢的地盘,我们不必过多插手。”

    贺兰贤已经出了一次丑,不好意思逞强,只能点头。

    “还有,你们初入宫城的时候,有没有发现那引起马钢父子动手的女子的尸首?”

    贺兰贤一怔“那,也是?”

    贺兰勤闭了一下眼睛“好生安葬了吧。”

    鹰霜代替贺兰勤,为鹰绰输入一些内力,发现贺兰思好奇的看着他,本想说点什么,嘴动了动没开口,好像也没必要。

    贺兰思却开口了“鹰霜长老,你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

    “我问了几位当时在场的人,有我们贺兰族的也有鹰族的,他们说,两人本来看不出明显的高下,勉之马上要到了,鹰首领却突然受了这么重的伤……”

    鹰霜脸色一变“贺兰大小姐什么意思,你觉得她是故意的!”

    贺兰思微笑“鹰霜长老在场,看的定然比我更清楚。”

    “刀剑无眼,一时失手也是有的!若照你所说,她是疯了吗,心口位置,一个不小心就是死路一条!”

    贺兰思露出疑惑神色“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若是伤在别处,也许是别有所图。不过,鹰首领本就非常人可比,谋常人所不能谋,亦未可知。”

    鹰霜很不高兴,这件事在他看来也有些疑点,但是他可以有怀疑,却不容许别人公然怀疑鹰绰!

    “照贺兰大小姐所言,鹰绰她图的是什么,贺兰大公子吗?”

    贺兰思失笑“勉之确实值得女子费些心思,不过……”

    “不过贺兰大小姐大概不清楚,从来都是你那好侄儿围着我们首领转!”鹰霜愤愤然,补充“赶都赶不走。”

    “呵呵,确实啊,所以我不明白。”贺兰思无奈笑着,“这些孩子,我是真的看不清楚了。”

    说完幽幽叹口气,坐到一边。鹰霜看着他,年纪轻轻的一张脸故作老态的吐出这么一句,怎么都有些好笑,只是他笑不出来,戒备的盯着她看了两眼。

    手上传来异样,鹰绰的手指有了反应。

    “鹰绰,你醒了?”鹰霜的注意力瞬间被躺着的鹰绰占据。

    疼,很疼,伤口位置的缘故,每一次呼吸都疼。鹰绰不得不将呼吸都控制的和缓悠长。她看着床边的两人,勉强挤出笑容“有劳了。”

    鹰霜“说的什么话,你快点好起来就够了。”

    连外人都看出疑点了,鹰霜想自欺欺人都难。如果她受伤果然是有意为之,害他担心这么久,若不是看在她太过虚弱的份儿上,拎起来丢出去都不是不能做的,好脸色自然是懒得给了。

    贺兰思“鹰姑娘,你口渴吗,大夫说你可以稍稍喝一点。”

    她这么一说,鹰绰舔了舔嘴唇,确实有些干渴的感觉。笑了笑“多谢。”

    贺兰思端了桌上的茶盏给鹰霜,伺候她喝了一小口。

    鹰霜见她精神还不错,应该不会很快又睡过去,回头道“贺兰大小姐,此处有我一人照顾即可,不如您先回去歇息,或者找人去告知贺兰公子?”

    贺兰思知道他是嫌自己碍事,笑道“好,若有需要,随时命人去找我。告辞。”

    确认附近没有外人,鹰霜立马拉下脸来“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计划为何不与我商量!”

    鹰绰睁着眼睛看了他片刻,略有不解“什么计划?没什么计划,我差点一命呜呼了你没看到吗?”

    鹰霜居高临下瞪着她,明显的不信。

    鹰绰“你给我垫两个枕头,这么说话不舒服。”

    鹰霜照做,让她靠坐起来。动作具是十分轻柔,唯恐拉扯到她伤处,眼神却是僵硬的,一副严刑逼供的架势。

    “你两次提到鹰宓长老的名字,什么意思?”

    鹰绰坐起来,呼吸也轻松了一些,想了想说道“马骋说,他幼时跟着他祖父见过鹰宓长老,在大沃原以北冰寒之地,你以为此言有几分可信?”

    鹰霜“这便是你失手受伤的原因,就算这消息让人意外,你何至于如此激动失常,吃了这样的大亏?”

    鹰绰轻轻摇头“马族与贺兰勤有血海深仇,必欲杀之而后快。若是落到贺兰勤手里,我怕他为难,所以只有先放了马骋。”

    鹰霜气愤“糊涂,你怎知他不是诓你的!”

    “我给他下了满月吟,他跑不远,很快会来找我们的。咳咳,到时候,你跟着他去找人。”

    这样的安排倒也没什么毛病,鹰霜快速的梳理一番,心疼道“即便如此,你做做样子就好,何苦伤在这么要命的地方?”

    “我若是轻伤,怎能拦下贺兰勤?”

    鹰霜沉默,给她拉了拉被子。眼看她眼皮打架,又要睡过去的模样,说道“我已经把你受重伤的事告诉了族长,想来他会想办法救你。”

    “鹰宓长老的事毕竟只是马骋一面之词,找到人之前,还是不要告诉族长,免得他空欢喜一场。”

    鹰霜低头“已经说了。”

    鹰绰咳嗽两声“你何时这般沉不住气了?”

    鹰霜沉默,那时候他也无暇考虑太多,只想把有用的没用的都做个遍。

    鹰绰歪头,忍住不让自己笑的明显,一不小心憋的狠了,又咳嗽起来。

    贺兰勤处理完外面的事情回来,贺兰思的侍女等候在路上,请他过去说话。贺兰勤自然应允。这位姑姑辈分高出一截,年纪却大不了几岁,自幼便十分亲近。除了贺兰岳,也就她同贺兰勤关系最好。

    “姑姑,何事?”贺兰勤一进门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