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203章 保姆有点奇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再观察一下。”南宫胤很镇定,从他的眼神里观察并不是不着急的,瑞瑞是他掌心上的宝,弄成这样够愠怒的了。

    但他不想让这么小的孩子去住院,会影响到她的抵抗力。

    瑞瑞哭了几声之后,终于不吐奶了,但身体很烫、不知是哭累的还是不舒服,表现得很安静。

    “怎么回事?”身旁的男人坐下来,责问保姆。

    “是少夫人喂的粥有问题,孩子肠胃弱,接受不了,才吐。”保姆并不慌张,将错处推在他人身上。

    喂辅食也是少夫人一人做主,当时她是不建议的。

    陈媛媛呆了呆,是她的原因吗?

    一时间也没有思考保姆说话的对错,“可是辅食已经吃了两天了,我看她能接受。”

    何况,别的孩子也是这么吃的。难道书上说的有错吗?

    她将粥熬得很细,每一个步骤都是亲手拿捏到位,应该很好消化才是。

    “孩子已经睡了,我们上去吧。下次小心就是……”南宫胤搂着妻子的肩膀,并无怪罪的意思。

    “可是,她还在发烧。”孩子精神不好,陈媛媛不放心。

    “小孩子发烧代表她阳气足,没有几个是不发烧的。”保姆的意思是没关系,小小姐会自行退烧。

    “走吧,明天再观察一下。”南宫胤不耐地催促,既然孩子不需要送医院,也没必要在这里浪费工夫。

    陈媛媛只好依依不舍地跟着身前的男人上楼,祈祷瑞瑞明天能好点儿,添加辅食的事得延后。

    回到房间,南宫胤没被满足,还想继续。

    可陈媛媛没心情,他的手放在她的身上都没有温度,心思懒懒的、不愿意配合。

    “你想怎么样,还想将孩子送医院吗?”他有点火了。

    陈媛媛不想说话,难道怪罪对方不关心女儿吗?男人果然跟女人不同,无论外界的变化多大,自身的本能不会变化。

    她想努力地配合他,可身体不听使唤。

    最后,南宫胤只好作罢,犯不着为一件小事跟妻子生气。

    陈媛媛翻了个身,搂着丈夫结实的后背,柔缓地说道,“明天我在家里留一天,照顾瑞瑞。”

    “嗯。”他答应了。

    一夜到天明,南宫胤很早就去了公司,陈媛媛留下观察女儿的境况。

    “瑞瑞怎么样,烧退了吗?”她来不及去吃早餐,第一件事就是问女儿。昨晚太担心,导致睡眠都不好。

    如果再这样,她一定要晚上亲自照顾了。

    保姆的表现似乎有点慌,才刚刚给瑞瑞量了体温。陈媛媛见对方吞吞吐吐的,自己拿过体温计来看。

    天啊,都高烧39度了!难怪女儿一直睡得昏昏沉沉,小脸颊都是红红的,看似健康,实际病了。

    陈媛媛内心又难受了一把,但是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还是得送瑞瑞去儿科,让专业的医生来调理。

    “少夫人,孩子这么小,不适合去医院。我们在家给她物理降温吧?”保姆建议。

    “不行,太耽误时间了,把高烧退下来再说。”陈媛媛不敢保证,瑞瑞通过物理降温一定能退烧,要是效果不好,有可能感染其他病症。

    “可是,少爷说不能带孩子去医院……”保姆更害怕的是,南宫胤会责怪她照顾不周。如果在家调理,责任就小多了。

    陈媛媛不想啰嗦,原本是想让保姆搭把手的,现在只好她自己开车送孩子去,将瑞瑞放在婴儿专用座椅上。

    保姆最终没用跟过来,而是趁陈媛媛离去之后,打了电话给南宫胤,“少爷,少夫人不听劝,执意带小小姐去医院……”

    “我知道了。”南宫胤有重要的事务要处理,闻言皱皱眉,他赶不过去、只好让夜离去看一下。

    ……

    “大嫂,好巧啊,你这么急是要干嘛?”医院走廊里迎面走来一个男人,高筒靴搭配简易牛仔裤,短汗衫,模样精致、举止妖娆地似女人。

    “带孩子看病。”陈媛媛并不愿接触到南宫允诺,担心他头脑发热又对她做出什么事情。

    眼下,她并不熟悉这家医院,着急地跟热锅里的蚂蚁一般,找不到儿科诊室。

    “儿科在三楼,我带你去。”南宫允诺刚巧来看爷爷,才与身前的女人碰上。

    说完,又关心地看了看她怀里的孩子。真是小巧可爱,不免嫉妒起南宫胤来。

    要是和他生,一定也能生出这么漂亮的宝贝!

    “孩子生病,我大哥怎么没来?要你一个女人来回奔波,真是没良心。”南宫允诺故意指责,也好降低南宫胤在大嫂心中的分量。

    “好了,你去忙吧。我自己等医生。”陈媛媛懒得理会这些话,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给。

    南宫允诺怎肯离去?

    心中不知计较着什么,故意凑近身旁女人的耳边,“大嫂这么快就忘记了你上一个孩子,他真是可怜,这么小就失去了妈妈……”

    陈媛媛蓦然一震,想要问清楚对方是什么意思。南宫允诺已经抽身离开,因为他看见了夜离。留下一串疑问后,就不告而别了,仿佛身后有追兵。

    “少夫人。”夜离看到了刚才的一幕,不知道三少对少夫人说什么话,他也不方便问。只能做好自己该做的职责,“少爷已经知道了,让我来看看小小姐。”

    自从少夫人与少爷和好,南宫别墅又请了保姆,他就很少跟瑞瑞接触,心里面还是挺挂念的。

    “哦。”陈媛媛点点头,其实她一个人应付得过来。

    却没想到夜离已经在网上挂了专家号,他们可以直接去找儿科主任。

    陈媛媛的心思终于落实了一些,不再飘飘忽忽的。也幸好来得及时,孩子已经严重脱水了,又拉又吐又发烧,情况有些严重。

    “医生,孩子需要住院吗?”她问。

    “不用,打完针回去饿她两顿,及时补水。烧到38度以上,就给退烧药。”医生开了处方,交给他们。

    “谢谢您。”陈媛媛抱着孩子忙到下午,要不是夜离过来,她估计饿得腰都直不起来。

    自己的身体都无法保证,怎么照顾瑞瑞呢?

    傍晚,夜离送她们回去,南宫胤刚好也要下班了,两人在电话里沟通了情况。

    夜离只字未提‘南宫允诺’,他不是打小报告的人,或许这里面有误会。

    到了南宫别墅,南宫胤从妻子手上接过了孩子,瑞瑞刚刚熟睡,卷翘的睫毛上还留有泪珠,他十分心疼。

    陈媛媛也累坏了,看到保姆战战兢兢地站在客厅里,她疲倦地说道,“今晚我带瑞瑞睡,她总会适应的。”

    “少夫人,你今天累了,还是交给我吧。”保姆说完,又看着南宫胤,希望男主人能答应。

    南宫胤确实想让妻子好好休息一晚上,可也不放心女儿,并且他觉得保姆有点儿奇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