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不祥之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说话啊!”

    面对苏阳的质问,孙离果然就如同一块石头无话可说。

    看了苏阳片刻,孙离别过身子。

    脾气已经发过了,接下来要收着脾气,开始打感情牌,若是再发脾气下去,就会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苏阳站在孙离的背后,悲声说道:“孙离啊,你真就如此绝情,你旧情要负,我旧约难凭,让我万思千想尽落空处,落得恨在眉间,满心秋蹙,你真要让我俩如薄命鸳鸯,如梦一场……”

    语气萧索了无生趣,舌识打开之后,苏阳说的声情并茂,仅听声音,孙离就听出了苏阳的绝望。

    “当日你我镜分鸾凤,我以为始终有破镜重圆一日,一念不忘,来到这里……”

    苏阳继续打感情牌,心里琢磨:莫非是因为带着颜如玉来了,所以孙离心中不满?

    孙离双手抓着衣角,心软了几分,片刻后说道:“你不懂……”

    我懂了……

    苏阳听到孙离的这三个字就明白了,是孙离有苦衷,并非是苏阳的原因。

    弄清楚了这一点,苏阳异常有底气,伸手从后面拥着孙离,说道:“记得我们在山东沂水的时候,洪班头到我们药铺,我们闲聊的时候改写白蛇传吗?当时我说,白娘子和许仙在一起,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磨难,是因为白娘子的不坦诚,待到白娘子说了自己身份之后,许仙仍然能够接受她,即便是有苦难,也是两个人一起承担。”

    双手交叉,将孙离紧紧箍在怀里,不让她走掉。

    苏阳说道:“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问题多,不就是敖天一家子吗?办他!”

    思来想去,苏阳觉得就是这点问题,故此态度强硬,先和孙离统一战线。

    孙离在苏阳怀中抬头,看着苏阳面孔,从苏阳的双眼里面看到的满是坚决。

    “你可真够硬的。”

    孙离感觉苏阳真是头铁,修为浅显,还敢说出这种话来,他知道敖天一家子究竟有多大麻烦吗?

    “硬不硬以后再说。”

    苏阳搂着孙离说道:“我想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怎么把这件事摆平,这一家子欺负到你头上了,不答应!”

    苏阳语气强硬的就如同出城剿匪的张麻子。

    上一次孙离说起敖天家中之事,吞吞吐吐,未说完全,并且因此而别,这一次苏阳要留住孙离,自然要将此事解决,无论这件事情起因在哪里,有怎么样的过程,苏阳都能坚定的站在孙离这边,和孙离的相处,苏阳并不觉得她是一个主动闯祸的人。

    “阿弥陀佛……”

    在苏阳和孙离两人搂搂抱抱,小声说话的时候,栖霞寺的和尚终于忍不住了,寺内的监院和尚穿着僧衣袈裟走了出来,看到苏阳和孙离搂抱,袖子半遮眼睛,说道:“佛寺内,施主庄重些。”

    一男一女在这里说什么硬的话题,他们和尚听了都害臊。

    公众场合,一直搂搂抱抱确实有伤风化。

    苏阳松开手,单手紧紧抓住孙离,竖手对监院和尚行礼,抱歉道:“我们分离多日,一时孟浪,请大师勿怪,我们这就离去。”

    苏阳攥住孙离的手,这里确实不是说话地方。

    “甚好甚好。”

    监院和尚听到这话也就放心了,回头他要跟知客和尚说说,让他在门口就对这些男女都说道一下,这种男女约会,平日里就出现在尼姑庵中,由庵中尼姑牵线,让在这里上香的贵夫人,千金小姐一会情郎,似这种出现在和尚庙的当真稀奇,但他们也要注意。

    苏阳牵着孙离的手,孙离的态度也没有适才那么强势冰冷,被苏阳牵着,虽然脚步有些许迟疑,仍旧随着往外面走去。

    “呼呼呼呼……”

    一阵凉风劲吹而过,苏阳回过头和孙离对视一眼,只见孙离眸子一瞥,转向他处,正待苏阳想要说话时候,哗啦啦一阵树叶卷飞过来,非是山中枫树红叶,非是银杏黄叶,而是四四方方的绿叶卷吹而过。

    手中抓着孙离,苏阳看到叶子之后便扭过头去,只见小院里面种植的五谷树叶在适才的一阵风中尽数脱落,绿色的叶子在半空中飞舞,而在原地的五谷树就在这一阵风下,成为了一个秃子。

    光秃秃的枝干,上面没有一点叶子,原本白色的枝干此时也肉眼可见的便为黄褐,整个五谷树变得干枯干燥,像是死了一般。

    怎么会这样?

    苏阳不由往那里凑近,适才他从五谷树旁边走过来的时候,五谷树还好好的,苏阳小心感应,整个五谷树没有任何问题,但是现在,忽然的他就树叶全飞,光秃秃一片了。

    五谷树不可能一下子就死……换而言之,树木就算是死去,也并非如此而死,即便是狂风摧折,根茎外露,一点点的树根在土中,枝叶就有一片苍翠,但是现在,是正常的一棵树木,忽然之间变的不正常了。

    正在上香的客人一个个围在了五谷树前面,他们都是金陵城土生土长的百姓,自然知道这一棵五谷树对金陵城的百姓们意味着什么,此时树叶全掉,枝干干枯,正是前所未有的异状,让百姓们看了心慌意乱,议论纷纷。

    这一棵树可关乎着他们来年应该种什么。

    栖霞寺内的主持迅速赶到,看到眼前忽然掉落所有叶子的五谷树,双手合十,默默念经,在冥冥之中,似是和五谷树正在沟通。

    苏阳瞪大眼睛,默运法力,仍旧不清楚和五谷树的交流方式。

    “这是不是不详征兆啊。”

    “不好说啊,五谷树是太祖皇帝种下来的,听说很有灵验的,这是不是在对我们示警?”

    “听说齐王入北京的时候,北京王尚书家里种的青菜全部都钻入到了地中,等到齐王入京,将王家给杀了之后,地里的青菜又冒头了,青菜湛清碧绿,而地上血流满地,这说的是有了灾祸的时候事物总是比人先知。”

    “别说事物,就算是动物也比人聪明几分,林中失火,人尚未知动物已知,地震之时,百姓尚未察觉,猫狗先就不安,就算是养的猪也不愿进圈……”

    “听说当年山东栖霞,莱阳两个县的县令晚上做梦,梦到人头滚滚,醒来之后,房梁上面掉下人头,鲜血淋漓,口中犹说着话一字,后来没过多久,张元一张将军就来到了莱阳县,说是铲除逆贼,将栖霞,莱阳两县杀的白骨撑天,红血满地,等到朝廷收尸的时候,将整个莱阳的树木都给砍尽,仍然不够。”

    这个栖霞,说的是山东栖霞。

    “物必先有异而人后知之。”

    “五谷树树叶一时全落,怕是不详。”

    就在百姓们还在议论纷纷的时候,栖霞寺的主持睁开眼睛,神色满是悲悯,挥挥手,让监寺和尚将寺内的香客送出去,寺门紧闭,对百姓们求证五谷树为何忽然干枯一事绝口不提。

    ……出家人不打诳语,恐怕是这消息极为不好,如此主持才会绝口不提。

    走出寺门的时候,苏阳猜测,看着有和尚行色匆匆的自栖霞寺内走出,往山下而去,看方向就是金陵城,想来就是去找大乾王朝的管事人。

    苏阳牵着孙离的手,两个人缓缓渡步,往山下走去,路上多是苏阳在说话,将这段时间的事情选择性的说几个,着重略过了锦瑟,春燕,颜如玉,所说是在沂水,已经将他们两人租住的房子买下,暂且由房东照顾,又说了苏阳考城隍,在青云山见到了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夸他心好。

    说到观世音菩萨之时,孙离已经满是惊讶,待到苏阳说在阴曹地府,手中拿着关圣帝君的青龙偃月刀惊走了狍鸮,斩了阎罗王之后,孙离当真是彻底震惊了。

    驻足在栖霞山上,孙离上上下下的打量苏阳。

    “怎么了,不相信?”

    苏阳看着孙离。

    “嗯。”

    孙离轻轻点头,说道:“不敢相信,之前还是在夜里能被女鬼带入阴曹地府,让我找了一夜都找不到的你,能够做下斩阎罗的事。”

    孙离说的这事,便是锦瑟当初诓骗苏阳,带着苏阳进入给孤园的事,只是当时孙离所说,她是在药店里面等了一晚上,而现在所说,却是找了苏阳一夜,回念当初,孙离确实说了“我都没地方找”,桌子上面被蜡烛烧掉了一大块,也是孙离这种细心的人从未有过的。

    苏阳和孙离对视,看着孙离鬓若乌云,衣若白雪,面孔比起白衣更亮几分,此时被苏阳一看,脸上自然有了晕红,映着栖霞山的红枫叶,真就如同是明玉染晕。

    再一次的将孙离紧紧拥在怀里,这一次,苏阳真切感受到两颗心跳动的频率如此接近。

    “你真的惊走了狍鸮,斩杀了阎罗?”

    孙离问苏阳道。

    “当然。”

    苏阳肯定应道。

    “看样子,你今日的本事,非复吴下阿蒙了。”

    似是松开了一根紧绷的弦,孙离在苏阳的怀中软了下来。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阿离何见事之晚乎。”

    苏阳调笑说道,而后再一次深深吻下去。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