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章 屠灭武帝城所有元婴境【第二更,求订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南郡禁域。

    唐一墨等人盘膝而坐,他们守护在外面,万一初入禁域的聂长卿出现了什么意外,他们便能够快速的支援。

    不过,聂长卿入其中已经快半个时辰,却仍旧没有出现什么情况。

    想来,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出来了。

    忽然。

    唐一墨睁开了眼,他望向了远处,那儿,有一道身影,大踏步而来。

    那是一位儒生,一手拎着卦幅,另一手则抓着三枚铜宝。

    一路摇摇摆摆,走着颇为张狂的步伐。

    “是莫天语……儒教首徒。”

    有人认出莫天语,惊诧不已。

    在国师战死后,儒教其实已经有些没落了,原本孔南飞创立浩然宗,隐隐有让儒教恢复辉煌的意思,可惜,孔南飞渡天锁劫失败,一蹶不振。

    “他来做什么?”

    谢运灵有些疑惑,李三岁跟在他的身后,瞥了莫天语一眼,没有多在意。

    剑圣华东流倒是来了些兴趣,毕竟,曾经的国师游历百家,就曾带莫天语来到过剑派。

    安静的盘坐在剑圣华东流身后的西门仙芝面上毫无波动。

    莫天语……竟然还敢出现在他的面前!

    西门仙芝伫立而起,铿锵一声抽出了剑匣中的剑。

    “仙芝,作甚?”

    剑圣华东流一怔,赶忙压住他的剑。

    西门仙芝衣袂飘飘,带着几分决绝之色。

    “杀人。”

    华东流有些无言。

    远处。

    莫天语大踏步而来,不过,步伐一滞,有杀气!

    举目一望,便看到了被华东流制止住的西门仙芝。

    “呀,西门兄……”

    “别来无恙啊。”

    莫天语看到了西门仙芝,不由一笑。

    他敞胸而行,手中的卦幅挥扬。

    西门仙芝哼了一声,被华东流给制止后,才是长剑归鞘。

    尔后,盘坐在地,不理会莫天语,看都不看一眼。

    莫天语也不尴尬。

    他朝着周围的强者们拱了拱手。

    唐一墨看着莫天语,流露几许疑惑之色。

    “阁下前来此地,所谓何事?”

    唐一墨道。

    他猜测莫天语可能是想要入禁域之地。

    可是,莫天语可能是一心沉迷于算卦,修为并不强,未曾入体藏。

    入禁域之地,等同于送死。

    莫天语笑了笑,抬起手,遥指那禁域。

    “出了北洛城,在下给自己算了一卦,卦象显示,在下的机缘,就在这禁域之地。”

    莫天语道。

    众人皆是微微发愣。

    西门仙芝盘坐在地上,听闻莫天语这话语,嘴角抽了抽。

    “禁域之地何等危险,以你非体藏境的修为,入其中,必死无疑。”

    西门仙芝道。

    莫天语也不以为意,摆了摆手,笑道:“所以啊,在来时,在下亲自给此行的凶吉算了两卦。”

    唐一墨好奇,“卦象如何?”

    莫天语一步一步的往禁域之地而去。

    “第一卦,大吉,所我放弃了,那不是入禁域的时机。”

    “第二卦,大凶,所以……我来了。”

    莫天语一笑。

    周围人闻言都是有几分蒙圈。

    西门仙芝听后,则是羞恼,大吉不入,大凶方来?

    “锵”的一声。

    西门仙芝又抽出了剑匣中的长剑。

    不过,莫天语可没有等他挥剑杀来,便大笑着迈步入了禁域。

    谢运灵摇了摇头。

    “可惜了儒教……儒教首徒痴迷于算卦,看来儒教兴盛的任务,只能落在孔南飞身上了。”

    剑圣华东流也一样流露出感慨之色。

    “明知是大凶之卦,还入禁域……这是向死而生,背水一战么?”

    李三岁冷着脸道。

    “或许,莫前辈是打算从为难中寻求突破的契机……”

    唐一墨道。

    看着众人的感慨。

    西门仙芝是憋着一口气,吐不出来。

    你们可都是信了他的鬼啊!

    他的卦……就是个坑!

    ……

    莫天语穿过了空气墙。

    出现在了破旧的菩萨庙。

    刚出现,浓郁的血腥便弥漫在他的口鼻之间,菩萨庙中,有满地的尸骸,可把他给吓坏了。

    再加上菩萨庙外恐怖的威压。

    莫天语毫不犹豫的就穿回了空气墙。

    禁域之前。

    众人正在感慨莫天语的大无畏和置之死地而后生,却看到空气墙震动,莫天语一脸后怕的遁了回来。

    众人皆是陷入了沉默。

    “可怕……”

    “太可怕了。”

    莫天语满脸严肃,扫视了众人一眼,郑重无比,“这另一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杀气滚滚,威压震天,在下出来缓口气,调整一下心态。”

    莫天语道。

    说完,便再度钻入了其中,这一次,久久不曾归来。

    莫天语走出了空气墙,行走在菩萨庙中,他拎着卦幅,走出了菩萨庙。

    远远的便看到那雪地中的深坑,一具又一具的尸骸分布开来……

    莫天语敞着胸膛,大踏步行走而出。

    远处,有可怕的威压在对峙着。

    莫天语抬头,只感觉一阵压抑,让他艰难喘息。

    他看到了远处咳血的聂长卿,也看到了那漂浮在虚空中的白衣胜雪的虚影。

    莫天语惊呆了。

    “陆少主?”

    毫无疑问,聂长卿率先入禁域,与禁域中的强者厮杀,给莫天语清理出了一条安全的路。

    否则,任何一位武帝城的弟子,怕是都能够碾压莫天语。

    ……

    聂长卿不可思议的看着浮现而出的陆番。

    眼眸中闪烁过感动之色。

    公子果然还是在乎他的,知道他入禁域会遭遇危险。

    虚影中,陆番端坐千刃椅,潇洒若谪仙。

    老叟怒喝,一掌拍来。

    “区区投影,也敢装神弄鬼!”

    这老叟怒之,裹挟着风雪的一掌,顿时化作了可怕的攻伐,似乎将无数的大雪裹挟,形成遮天蔽日的一掌。

    这一击,让聂长卿心神颤栗。

    也让武帝城的紫袍内门弟子狂热万分。

    “这便是我武帝城‘元婴境’的内门长老!”

    “元婴境,果然恐怖!”

    “金丹之上,是为元婴!此獠逃不了!”

    紫袍弟子狂热万分。

    聂长卿则是脸色煞白,果然,这老叟是金丹之上的存在!

    听那些弟子们呼喊,聂长卿不由凝眸。

    元婴……

    金丹之上便是元婴么?

    轰!

    陆番的虚影浮现而出,这小陆番乃是灵液所凝聚,汇聚一缕神魂。

    端坐千刃椅,白衣胜雪,陆番淡淡的看着那老叟拍来的一掌。

    手掌落在千刃椅上,猛地往前一拨……

    呼啸声顿时响彻。

    一柄火红色的凤翎剑呼啸而出,与那雪掌碰撞在一起。

    那雪掌顿时冰消雪融。

    八卦符文浮现而出,萦绕在凤翎剑的周围,化作了惊天一剑,陡然斩下。

    那老叟一刹那毛骨悚然。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虚影降临的存在实力竟然能这般强!

    老叟怒喝,舌绽精血,灵气鼓荡开来,连续打出一招又一招。

    然而……

    那凤翎剑斩下。

    恐怖的能量炸开,天地似乎都隐隐寂灭似的。

    老叟的肉身被斩灭……

    一个小人从老叟破灭的肉身中一跃而出,疯狂的往远处逃遁而去。

    恰逢此时,听到了武帝城方向传来的震天怒吼。

    杜龙阳单手握着黑色长枪,伫立在武帝城之巅,怒目圆瞪,杀气凛然。

    “贼子!还吾天劫来!”

    杜龙阳很怒。

    当初他只差一步便可渡劫成功,然而,那道至关重要的雷罚,竟然被陆番给偷走了,导致他无法突破。

    杜龙阳那个恨啊。

    如今陆番出现,他自然是杀气凛然。

    那老叟的小人元婴,听到杜龙阳的怒吼,顿时吓了一跳。

    他身后这虚影竟然偷过杜龙阳的雷劫?

    那该是何等存在!

    聂长卿也震惊了。

    没有想到,公子竟然是这样的人……连天劫都偷的么?

    陆番的虚影笑了笑。

    望向了武帝城的方向。

    “小辈之争,就莫要动用元婴境的存在,我这小辈,可以死在金丹境手中,却不能死在元婴境手中……若是被我得知,我屠灭你武帝城元婴境修士。”

    陆番倚靠这轮椅,微笑道。

    武帝城之巅。

    杜龙阳单手握枪,眼眸中流露出了冰冷之色。

    “你威胁我?”

    “区区投影分身,也敢威胁我?”

    杜龙阳怒吼。

    陡然朝着陆番的虚影刺出了一枪。

    这一枪……何等的惊艳。

    浓郁的灵气汇聚成一杆遮天蔽日的巨大枪芒。

    仿佛撕裂了苍穹,往菩萨庙方向横亘而来,无数的飞雪都被轰碎,枪芒更是迸发着极强的威压!

    聂长卿在这一枪之下,甚至连抽刀的勇气都没有!

    意!

    枪意!

    这一枪蕴含着刀意剑意这般的意境之力!

    聂长卿领悟了刀意,所以,他对于“意”的感受,极为的敏锐。

    此人的枪意,比起他的刀意强悍太多了。

    如果说,聂长卿的刀意是初窥门径,那此人的刀意便已经算得上是大成!

    虚空中。

    陆番的虚影淡淡一笑。

    “你莫要不信……”

    “我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取走你的雷劫,自然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取走你武帝城元婴境修士的命,谁敢出手……那便试试吧。”

    陆番的话语落下。

    那一枪便是陡然袭来。

    而陆番的身前,竟是虚化出了一张棋盘。

    面对绝世一枪。

    陆番不急不缓,挽袖落子。

    啪嗒。

    一子落天元。

    枪芒顿时寸寸崩灭……

    武帝城之巅。

    杜龙阳心头一惊,此人的实力……又变强了!

    此人,到底是谁?!

    陆番端坐轮椅,笑看杜龙阳,在杜龙阳凝重的目光中,逐渐的消失不见。

    天地之间,再度剩下风雪冲击的声音。

    三位武帝城的紫袍弟子,早已痴呆。

    聂长卿回过神来,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身便逃!

    脚下迸发出了气力,将白雪炸开,身形如弹簧,弹飞而出。

    陆番和杜龙阳的对话,聂长卿听到了。

    公子给他争取到了不需要面对元婴境修士的机会,但是……若是他陷入金丹境的围杀中,怕也是在劫难逃。

    他可不能放弃了公子为他争取到的机会。

    大雪中。

    悄摸摸躲在菩萨庙之后的莫天语也是深吸一口气。

    北洛陆少主,实力果然深不可测。

    竟然能威胁这禁域之地的霸主级存在。

    莫天语取出了三枚铜宝猛地一抛,开始算卦,他要算一算,走哪个方向会比较安全。

    连续投了好几卦,竟然都是“大吉”,这可把莫天语给吓坏了。

    最后,他往聂长卿逃离的方向投了一卦。

    卦象显示“大凶”。

    莫天语毫不迟疑,抓着卦幅在雪中跋涉,便往聂长卿逃离方向而去。

    武帝城之巅。

    杜龙阳单手握枪,身上迸发出极强的气息。

    “此人……当真无赖!”

    “这是将我武帝城当做了他后辈的磨砺石啊!”

    杜龙阳深吸了一口气。

    尔后,平复下了心情。

    陆番的实力深不可测,能够拐走他的雷罚,就足以让他心惊,而且……那时候,陆番可是占据了天虚公子的身躯,天虚公子虽然实力比他杜龙阳弱一些,可那也是顶级强者。

    所以,陆番的实力到底如何,杜龙阳看不透。

    他不敢赌,不敢拿武帝城的基业去赌。

    因为一位金丹境,而赔上诸多元婴境,这买卖不划算。

    元婴境不出手那便不出手,反正聂长卿不过初入金丹,武帝城中,金丹境修行人数量不少,甚至还有登上了“人榜”的金丹境天才,杀一个初入金丹的修士,还不轻轻松松。

    杜龙阳想通了这些。

    顿时灵识涌动,爆喝出声。

    “武帝城内外门弟子听令,追杀虚空之门偷渡而来的修士,取其首级者,可获得一次入武帝城藏经阁的资格!”

    杜龙阳的声音吼出,滚滚涌动,响彻整个巍峨的武帝城。

    武帝城中,不管是闭关的,亦或者是在修行的金丹境弟子们,皆是目露兴奋和狂热之色。

    杀了虚空之门偷渡而来的修士,可得一次进入藏经阁的机会?

    武帝城的藏经阁,那可是珍藏着无数的珍惜功法和秘技……

    杀区区一个金丹境,就可以入藏经阁,这简直是天大的机缘。

    武帝城之巅。

    杜龙阳望着一个个动起来的武帝城弟子。

    他的眼眸中也闪烁起精芒。

    “磨砺石……”

    “普天之下,谁敢拿我武帝城作为磨砺石?”

    当喧嚣弥散。

    破旧的菩萨庙前。

    无数的灵气汇聚,化作了一滴灵液。

    灵液开始扭曲,化作了人的模样。

    小陆番再度浮现而出,双手抱胸,陆番的一缕灵识附着其上。

    “老聂啊老聂……你不是要压力么?”

    “这压力,应该足够了。”

    小陆番轻笑。

    忽然,小陆番抬起头,小眼睛中流露出了精芒。

    “一个成熟的中武世界该是如何?真有几分好奇……”

    “看来我得好好参考一下。”

    “就先从……武帝城的藏经阁开始吧。”

    ……

    大玄禁域。

    李三思持着木剑,闯过空气墙。

    一出现,便被可怕的危机所笼罩,数位筑基境的修士,嗤笑着对李三思发动了攻伐。

    李三思一进场就被围攻。

    他浑身浴血,木剑都杀到了断裂,才是杀出了一条血路。

    他开始疯狂的逃窜,他知道进入禁域会很危险,却没有想到,这般危险。

    无数的刀客,在追杀他。

    李三思命悬一线。

    他飞奔到了一处悬崖,毫不犹豫,一跃入了飞流直下的瀑布。

    然而,一位沧桑刀客伫立悬崖,迸发出惊天的气息,一刀斩断了瀑布,让瀑布节流。

    李三思在危机时刻,衍化了属性灵气,控水成流,掩护住他的身躯。

    然而,那沧桑刀客却是怒目圆睁,再度斩下一刀,欲要将李三思一刀斩杀。

    这时候。

    一道虚影迸发。

    化作了陆番白衣胜雪的模样。

    拨出凤翎剑,将沧桑刀客斩的吐血后撤。

    “谁敢伤我‘绝刀门’的人!”

    一声怒吼。

    一位断臂刀客,单手持刀,注视陆番虚影。

    “是你?!”

    这位断臂刀客认出了陆番,当初夺走杜龙阳的天劫,甚至占据了天虚公子肉身的神秘存在。

    陆番轻笑。

    “小辈之争,就莫要动用元婴境的存在,我这小辈,可以死在金丹境手中,却不能死在元婴境手中……若是被我得知,我屠灭你绝刀门元婴境刀客。”

    “你敢威胁我?!”

    断臂刀客大怒,手中黑刀举起。

    顿时,化作了遮天一刀,像是要贯穿天穹似的。

    陆番却是淡笑,瞥了一眼跌落瀑布,消失不见的李三思,身形散去。

    绝刀门中。

    断臂刀客,面色阴晴不定。

    一位筑基境的修行人罢了,难道真的要赌上绝刀门元婴境的命?

    这位刀客还是有些不甘。

    所以,他下令让绝刀门的金丹境刀客追杀李三思。

    ……

    西凉禁域。

    丁九灯浑身染血,整个人犹如化作了一个血人。

    整个人气喘吁吁的躲在冰冷逼仄的巷子中。

    然而,一位元婴境的华贵女人,散发出灵识,欲要探查丁九灯的位置。

    不过,灵识刚刚蔓延而出。

    陆番的虚影便浮现,将此人的灵识绞的粉碎。

    大乾女国皇宫中。

    绫罗遮蔽身躯,氤氲热气弥漫的女帝,眯起了眼。

    红唇轻启。

    “本皇还以为是苦佛寺的花和尚遁入我大乾,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阁下的后辈……”

    陆番的虚影端坐千刃椅,白衣胜雪,轻笑。

    “女帝,后辈之争便让后辈争去,大乾女国的元婴境莫要出手,若被我得知,否则……我便杀大乾女国所有元婴境。”

    女帝从皇宫中飞驰而出,红绫缠绕住她的身躯,水珠划过肌肤,迸裂晶莹,暴露在空气中的凝脂肌肤上还刺着朵艳丽小花。

    她望着散去的陆番虚影,不由掩嘴轻笑。

    “胆敢将我大乾女国当磨砺石……”

    “真是个奇妙的人。”

    ps:求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