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七章 计辨忠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张国柱惊恐地看着这一幕,传说中的地雷竟然直的如此厉害?可不是他想像的那么简单。再看那些勉强刹住的战马,都在惊恐地嘶鸣,马上骑兵正在竭力控制。

    “不过如此而已……”他见几声爆炸之后再没有动静,心中不屑地想。

    “轰轰轰!”

    张国柱正要喝令再次攻击前进,令人恐惧的爆炸声再次响起!

    这回爆炸不是在前方,而是在自己阵中。

    惊魂未定的战马再次受到惊吓,全惊了,再也不听主人的命令,疯狂地嘶鸣着不管不顾地四处乱跑乱撞!

    “咚咚咚!”

    明军阵中战鼓响起。

    “杀啊!为高将军报仇!”

    当道和左右两侧土坡后的的明军闻鼓而动,陈阳、刘德风、尹续民、蔡建民跟疯了一样,身先士卒,呐喊着、嚎叫着,冲向清兵,手榴弹、弓箭、长枪、大刀,所有的武器都使出来,收割着清兵的性命。

    每一弹、每一箭、每一枪、每一刀都含着仇恨!都含着对高吉岭、鲁昌等人的缅怀和崇敬!

    被惊马冲动本阵,再被明军一阵冲杀,清兵根本组织不起来反击,只能眼睁睁被明军分割包围,然后屠杀!

    张国柱见败局已定,根本无力约束人马,拨马回头,当先退去。

    主将一退,没死的清兵如潮水般跟着退了下去。

    “鸣金收兵!打扫战场,注意收拢惊马、旗帜,把俘虏和鞑子死尸上的衣服全扒下来备用。”

    王士中始终站在那里没动,他一直非常冷静。

    见清兵退去,怕中计,连忙下令停止追击。

    “太痛快了!”

    “娘的,老子可算出了口鸟气!”

    “王将军,再杀一阵好了,为什么这么早就鸣金?!”

    “王将军,扒鞑子的衣服做什么?”

    陈阳、刘德风、尹续民、蔡建民回来,七嘴八舌地说道。

    王士中道“本将军要替章将军辨辩忠奸。”

    “奸细?将军,您是说李承先?”陈阳问道。

    “是的,我总是怀疑杨希仁这事不是个例,李承先身上的疑点比杨希仁还多,我觉得这应该是吴三桂的连环诈降计。临行前,我已经悄悄提醒过郭培栋,只是不知情况如何。这样,陈阳,所有缴获的战马都配给你的部队,你来殿后。沿途埋设地雷,防备鞑子再次来追。”王士中道。

    “遵令!”陈阳领命。

    “你派人马上去荆门,沿途侦察,看有无敌情。另外,到了荆门看看情势,如果城池仍在我手,你就悄悄把我的计划透露给章将军和郭将军他们,让他们配合咱们演一场戏,李承先是不是诈降,一试就试出来了。”王士中又叫过斥候队长,吩咐了几句。

    “王将军,您在担心荆门已经落入敌手?”蔡建民问道。

    “不排除这个可能,咱可不能糊里糊涂地撞上去。”王士中思索着说道。

    看得出,他有些担心。

    斥候队长领命而去。

    ……

    其实王士中的担心是多余的,章廷强和郭培栋远比高吉岭细心得多。

    本来降将就不应该在短时间之内获得信任,总得经过长期观察,确定是真降之后才能委以重任。

    这是为将的常识。

    高吉岭本就是粗心之人,进入湖南以来,清兵守将无不望风而降,又让他松懈了警惕性,所以才有杨希仁的诈降成功。

    章、郭二人细心,再加上王士中的着意提醒,在高吉岭带主力北上之后,李承先部立即被移出城外,驻扎在城北新桥。

    按章廷强的说法,新桥背靠圣境山,易守难攻,乃是荆襄官道的必经之处,让李承先扼守荆襄咽喉要道,与荆门形成犄角之势,以便两相呼应,这是器重,这是信任。

    总之,新桥战略位置很重要,非独当一面的将才不能当此重任。

    理由很充分,说法很堂皇,且言语中表现出了器重之意,让李承先没有理由拒绝。

    虽然他明白,这是没有完全获取信任的结果。

    李承先非常郁闷,但夏国相却不这么认为“李将军,不用垂头丧气,这个结果也不坏。我们驻扎在新桥,正好卡在襄阳和荆门的咽喉上,若是平西王打下襄阳,逃敌必沿此路而来,到时候,与我军追兵前后夹击,一定可以全歼敌人。只要将这股逃敌歼灭,荆门城里的三千明军,还有什么能为?”

    “是这么个理,可是,咱们总得想办法弄点手榴弹和地雷啊,若是在城里,还可以想办法接近辎重营,在新桥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李承先道。

    “无妨,部队驻扎之后,可以借口防守需要,向章廷强多要一些。多找几个借口,多要一些也就是了。”夏国相。

    “如今也只有如此了。”李承先无奈地说道。

    ……

    让夏国相想不到的是,李承先越是申请调拨火器,越是加重了章廷强和郭培栋的怀疑。

    章廷强也是老油子,总是能找出各种理由拒绝。

    第一次去要,章廷强回说火器被高吉岭将军带走了大部分,现有的得优先供应城里的守军,你们城外驻防的,得等荆州第二批辎重到来。

    等了五天,终于等来了荆州的辎重,第二次去找他,他又说你们不会操作,不能给很多,得让士兵全部学会投弹和埋设要领之后才能配备,否则会有危险。

    那就学吧,章廷强派出士兵到李承先的部队教授,没有五天就全部学会了。

    于是,李承先第三次去要,这回章廷强更绝,干脆避而不见,让亲兵回说不在。

    李承先也是上了拧劲,就坐在守备衙门等,又等了两天,章廷强终于露面了。

    这回没有理由不给了,可章廷强就给了五百颗手榴弹,说让士兵们先练练手,等练熟了再说。

    就这样拖了半月,李承先也只拿到五百颗手榴弹。

    而此时,襄阳大战的消息一日紧似一日地不断传来,荆门顿时紧张起来,而李承先再想要手榴弹,却是一颗也不给了。

    尽管如此,夏国相却是一日比一日兴奋起来。

    章廷强派出的斥候不敢接近清兵,又与襄阳城里联系不上,夏国相得到的消息比章廷强准确多了。

    他已经知道,王士中带着三千明军往荆门方向逃了过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