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众生之剑,裴昱之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你!你!”墨家巨子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燕王,似乎见鬼了一般,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为什么?你怎么会我诸子百家的暗语?”

    “哈哈哈!阁下可真是愚蠢,你以为诸子百家都是你这种食古不化的老顽固?面对着长生不死的诱惑,面对着气运、财物的诱惑,这世间又有几人能不动心?”燕王停下手中动作:“若无内奸配合,我又岂敢真的将你们杀绝?单凭一件信物去调动诸子百家做下恶事,未免有些不太现实。”

    有了信物、暗语,再加上内奸的配合,而且内奸在诸子百家中的地位还不低,方才能达成此事。

    “噗~~~”

    一口逆血喷出,墨家巨子手指颤抖着指向燕王,想要说些什么却气得喉咙风箱一般作响,已经说不出话。

    “我和你拼了!!!”千言万语化作这一句话,带着滔天怒火,墨家巨子向着燕王李艺杀去。

    此时墨家巨子已经遭受重创,又岂是李艺的对手?

    即便对方裹挟着愤怒的一击,然而在龙气的削弱下,并没有什么卵用。

    “砰!”

    燕王一脚踹出去,墨家巨子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血液飞溅满地,身上来回摇摆的‘肉丝’在强大生机、气血的催动下不断愈合。

    “叛徒!你这个人族叛徒,我纵使是死,也绝不会叫你好过!我绝不会叫你的阴谋得逞!”墨家巨子竟然开始燃烧精血,祭起了自己手中玉尺,眼中无尽杀机在流转。

    “出!”

    玉尺化作一道血红色虹光,竟然瞬间蒸发了空气中的寒霜,欲要击破玄冥的法界,冲出去。

    “休想!在我面前玩弄这些小把戏,未免太不将我看在眼中!”玄冥的眼睛里满是冷光,手指点出虚空扭曲,然后一道极寒之气流转弥散,瞬间与那血色虹光碰撞。

    “咔嚓!”

    “咔嚓!”

    “咔嚓!”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寒霜瞬间衍生,笼罩了整个玉尺。

    熔炼的速度及不上寒霜的冻结速度,不过一个呼吸便已经化作了冰雕,栩栩如生的冻结在空中。

    “这……”墨家巨子双眼看着眼前一幕,眼中希望瞬间黯淡下去,露出了一抹伤感:

    “人族完了!”

    一旦鬼门关打开,人族必然将被死亡的阴影所笼罩,到那个时候人族将被奴役,成为鬼神的羔羊。

    “哈哈哈,到如今你二人还有何手段?”燕王李艺大感兴趣的扫视着眼前二人,只希望眼前二人在多给自己带来一些惊喜。

    “我二人只恨有眼无珠,居然于你这狼子野心之辈合作,将人族置于险境!”墨家巨子一口血色吐沫向着李艺‘呸’来,露出滔天怒火:“你莫要得意,鬼神大军又能如何?我人族又不是没有强者,就连仙人都出过,难道还奈何不得你等区区鬼神?大都督不会饶过你的!”

    “大都督?”李艺上前一脚将墨家巨子踹飞:“待到鬼门关打开,阴司强者杀入阳世,大都督又算得了什么?一只可以随时碾死的蝼蚁而已。我不知大都督会不会死,但我却知道你肯定马上就活不了了,不待大都督杀来,我先送你二人上路。”

    一边说着,李艺拔出腰间长剑,便要出手斩下墨家巨子的头颅。

    “呵呵,随手碾死的蚂蚁?阁下好大口气,大都督横行世间,倒是第一次有人将将其比喻成蝼蚁”门外传来一声冷笑,接着一道璀璨的剑光迸射,地崩山摧一般,玄冥的寒气竟然被尽数绞杀,就此消散。

    “咦!”见到自家法域被对方一剑斩碎,玄冥眼中露出了一抹惊疑之色。

    能够一剑斩碎自己法域,定非寻常之辈。

    而且那锋锐无匹的剑意中,他察觉到了一丝丝熟悉的影子。

    “莫非张百仁来了?”玄冥端着茶盏的手不由得一惊,寒气瞬间将茶盏冻结。

    “可惜,来晚了一步!”

    寒气消散,一袭青衣的裴昱站在不远处房檐上,俯视着大厅中的院子。

    看着庭院内那血色的齑粉,眼中露出一抹惋惜、难过:“我若早来一刻钟,也不必发生这样的事情。”

    “阁下何人?”玄冥见到来人不是自己心中所想的那个人,顿时松懈下来,眼中满是淡然之色。

    普天之下,能被自己如此忌惮的,唯有那个人了吧?

    只要来的不是那个人就好。

    “裴昱!”

    裴昱怀抱长剑,手指轻轻抚摸着剑身,一双眼睛看向下方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李艺身上:“阁下可是燕王李艺?”

    “正是!”李艺不动声色,背对着玄冥,在袖子里打了个手势。

    “阁下乃李唐列王,享尽荣华富贵,为何谋反?”裴昱一双眼睛落在了被冰封的悯农大圣以及重创的墨家巨子身上,貌似眼下可不像是造反,反而像窝里反。

    “裴昱?裴家的那个剑道天才?本王听说过你,你裴家被当朝天子猜忌,终有一日鸟尽弓藏,不如投靠本王如何?”李艺不紧不慢道。

    “公子快走,燕王丧心病狂勾结魔神欲要打开鬼门关,在其身边的乃上古先天魔神玄冥,你速速将此消息传递给你师傅,这玄冥绝不是你能对付的!”墨家巨子忽然开口,声音里满是急切、劫后余生的希望。

    人族不缺强者,只要能将这消息传出去,燕王的算盘便算是凉了。

    “什么?”裴昱闻言变色。

    “砰!”

    玄冥一脚将墨家巨子踹飞,瞬间将其冰封冻住,然后对着裴昱道:“这厮与我家王爷反目成仇故意诬陷,裴公子莫要当真。须知鬼门关被镇封几千年,岂是说打开就打开的?当今天下有令师坐镇,谁又能真的打开鬼门关?”

    裴昱闻言面色动摇,打开鬼门关的消息与眼前场景结合起来,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

    不过,燕王与魔神有没有勾结,那又有什么关系?

    反正他今日都要死!

    “不必多说,我是来杀你的,不管你有没有和魔神勾结,我杀了你,自然一了百了万事皆休!”裴昱周身剑意内敛,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

    “杀我?”李艺闻言一愣:“只怕你没有那个本事。”

    “嗖”

    一道剑光自裴昱袖子里飞出,瞬间消失在天际。不管怎么说,李艺勾结魔神的消息是真是假,最好先传出去,免得错漏了机会。

    “你在做什么?”李艺见到那飞走的剑光,顿时变了颜色。

    “请燕王上路!”

    没有回答李艺的话,此时裴昱宝剑出鞘,瞬间化作红光向李艺斩来。

    “天子龙气!”

    李艺周身天子龙气咆哮,剑光竟然被那天子龙气挡下,然后就见李艺突破音爆纵身而起向着裴昱打去。

    “铛!”

    “铛!”

    “铛!”

    双方刹那间交手几十招,裴昱虽然剑道无匹,但却是拿不下李艺。

    “厉害!本王有天子龙气护身,能与本王相持不下的,阁下也是天下间少有的高手!寻常至道在我手中也不过是三五十招的事情,本王最是怜惜英才,你小小年纪身手不凡,不如投身本王账下效力如何?”

    “嗖!”

    剑芒流转,李艺与裴昱各自退回,此时双方难分胜负。

    “想要我投靠你?阁下怕没有那个本事!”裴昱手指轻抚长剑,眼中露出了一抹痴恋:“我师从大都督几十年,参悟剑道几十年,此剑我本命剑元祭炼了几十年,一直与我性命交休。今日为了除魔卫道,保天下百姓安康,我裴昱当舍身成道。成,则一举踏入无剑之境。败,则自此沉沦,数十年苦修一朝丧尽!”

    “我在来的路上,领悟众生疾苦,参悟出了一式剑道神通,还望燕王品尝!”裴昱手中宝剑震颤,其周身气血在不断燃烧,精气神在此时点燃,周身仿佛是一个大火球,肉身竟然燃烧殆尽,精气神三宝进入了长剑内。

    “杀!”

    此一剑裹挟着天地大势,有众生疾苦、百姓沉沦,世间化作炼狱,无数百姓在哭嚎挣扎。

    杀机冲宵,裴昱的一剑极道升华,已经踏入了属于自己的剑道。

    众生道!

    “砰!”

    宝剑与天子龙气碰撞,只见裴昱宝剑忽然涌现出‘众生’之力,竟然将天子龙气的镇压抵消,然后天子龙气仿佛一张薄纸般,刹那间撕裂,洞穿了李艺的胸口。

    剑光太快,快到李艺身后的玄冥来不及反应。

    失去了天子龙气的护持,李艺不过一见神强者罢了,如何抵抗得住裴昱的一剑?

    “竖子尓敢!”玄冥大怒,手中权杖点出,极寒风暴瞬间卷起,时空在此时似乎冻结,飞剑的遁光延缓迟钝。

    “砰!”

    权杖打在了飞剑上,只听得一声脆响,飞剑坠落在地,刹那间人剑分裂,裴昱拄着宝剑单膝跪倒在地,化作了一尊冰雕。

    “不要杀他!”李艺连忙喊了一声。

    “晚了,那是我的本源寒气,此人生机已经尽数断绝!”玄冥摇了摇头。

    话语落下,裴昱随风飘散,唯有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宝剑插在泥土中哀鸣不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