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一千九百一十二章 七夕与织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知道你回来的消息,香烛、裱纸都已经准备好了,你这一走就是十五年,叫人好生担心!”陆雨的眼圈红肿,转身自屋子内端着一个竹筐,来到了张百仁身前。

    天空中微风划过,雨过天晴,气氛正好。一道彩虹划过天际,仿佛是一道桥梁般悬挂在哪里,梦幻多姿。

    “当年不是说叫你离开此地吗?”张百仁接过竹篮,看了袁守城一眼。

    “罪未赎完,老道士岂敢离去”袁守城叹一口气。

    “七夕怎么样了?”张百仁转身看向陆雨。

    “七夕的天赋很高,现如今已经进退火候!”陆雨低声道:“你走的这些年,涿郡可不太平,好多人都将目标落在了七夕的身上,若非你在金顶观留下的后手,七夕已经遭了劫数。”

    “嗯?”张百仁眉毛微微一簇,眼中一缕纯粹到极致的杀机在慢慢酝酿:“谁动的手?”

    “那些魔神恨你入骨,你说谁动的手!”陆雨苦笑着道:“不过你也不必担忧,有水魔兽护着,没有人能伤害得了七夕。”

    “嗯?”张百仁眉头微微一皱,随即缓缓舒张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为了叫七夕顺利脱劫,我等狸猫换太子,真真假假弄了两个七夕,一个在明处一个在暗处”陆雨道。

    “谁的主意?此举不妥!难道七夕是人,别人家的女儿就不是人?”张百仁眉毛再次皱了起来。

    陆雨闻言沉默:“七夕身上干系甚大,不容有半点马虎。”

    张百仁不再说话,而是转身看向了不远处的几座坟冢,叹息一声:“十五年不见,我又来看你们了!”

    张百仁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回忆,外界众人只以为过了十五年时光,但张百仁心中却清楚,足足过了一千五百年的时光,许多事情都已经在记忆中变得朦胧。

    此时站在坟前恍若隔日!

    气氛一片沉寂,没有人打扰张百仁,唯有香烛黄表纸在随风飘舞,似乎诉说着张百仁心中的烦躁。

    远方,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来,然后张百仁便听到了一阵熟悉的话语:“二娘……。”

    “嘘!”陆雨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张百仁的背影。

    “他是谁?咦……怎么是他?”女子的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讶然,不敢置信。

    “你认识?”这回轮到陆雨奇怪了。

    “之前路上见过”女子低声道:“他是谁?以前怎么没见过他来祭拜?”。

    “他是你爹”陆雨低声道。

    “什么?二娘你莫非在开玩笑?”女子一双眼睛圆瞪,骇然的看着陆雨。一边晓雯更是瞪大了眼睛,嘴巴露出了o型,骇然惊呼:“他是大老爷?”

    怎么看,怎么不像!

    传说中大老爷杀机冲宵,覆压天下群雄的霸道人物,怎么会是眼前若不禁风的青年?

    而且这青年看起来与自家小姐一般大小无二?

    此时张百仁听到动静转过身,瞧着那面纱少女,眼中露出一抹愕然:“是你?”

    “你是我爹?”少女的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闻言无语,不知该怎么接话,只是转身看向陆雨:“为何我在她身上感受不到血脉的力量?感受不到水魔兽的力量?”

    假的自然不会有血脉之力,亦不会有水魔兽护持!

    可陆雨的话偏偏叫其愣住了神:“少阳老祖施展神通,封印了七夕血脉,他确实是真的!涿郡里隐藏在暗中的那个是假的,这叫做‘真做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各位先天魔神可不是好糊弄的,若不多做一些准备,岂能糊弄过去?”

    “至于说水魔兽,已经被少阳老祖化作封印,沉入了七夕的血脉之中,你感应不到”陆雨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不可能!我的那一缕情丝,没有人能隔断感应!”张百仁一步上前,拿住了七夕的手腕,刹那间体内法则之力流转,向着七夕的体内探去。

    “轰!”

    血脉共振,法则之力被唤醒,太阳神火被唤醒。

    “咦,好像过去好久了?”一道惊疑的话语响起,只见水魔兽化作一团蓝光,自七夕体内钻出来,睡眼朦胧的扫视全场,待看到张百仁后一声惊呼:“小子,你可算终于回来了,老祖我想死你了!”

    水魔兽直接钻入了张百仁袖子里,脸上满是欢快,不断在其衣衫内乱窜。

    “砰!”

    七夕一甩胳膊,挡开了张百仁手臂,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你就是我的父亲?这些年你去了哪里?为什么要抛弃我?叫我像一个孤魂野鬼般,就像是一个无父无母的流浪儿!”

    七夕泪流满面,然后拂袖而去。

    “七夕!!!”张百仁喊了一声,然后对着陆雨道:“还不赶紧追过去看看!”

    张百仁心中清楚,七夕肯定是恨自己的,在纳兰家大船上到时候他就猜测眼前女生一定很恨自己的父亲。否则怎么会那般败家,恨不得花天酒地败光家里的财产?

    可千算万算,他万万没想到七夕竟然是他自己的女儿。

    张百仁面孔僵滞在哪里,动作僵硬不再动弹,过了一会才一甩袖子:“日后你就跟在七夕身边,守护七夕安危吧!”

    水魔兽被甩了出去,然后一脸幽怨的看了张百仁一眼,刹那间远去。

    “你要理解七夕,毕竟十几年不见,这孩子小时候天天站在洛阳的那颗榕树下期盼着自己的父亲归来,可惜你叫她失望了……”袁守城道。

    张百仁闻言沉默,转身看着那一座座墓碑,许久无语。

    “说来我也是挺失败的!父子兄弟反目,妻子一个个远去,现如今连我唯一的希望女儿都恨我……”张百仁话语有些低落:“其实去不周寻宝,再耽搁十五年,我还是耽搁起的。”

    “非也,十五年的时间足够魔神卷土重来,到时候中域少了都督的镇压,只怕就不会是今日这般局面了!到时候痛苦的不是都督一人,而是天下众生!”袁守城叹了一口气。

    “都督!”

    此时山脚下传来一阵阵惊呼,然后就见一道道影子跨越虚空,突破音爆向场中卷来。

    张须驼、鱼俱罗、罗艺等人来了。

    在众人身后,跟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衣衫简朴怀抱玉兔,发丝简单的挽起,却是婀娜多姿天生绝丽,眼中有一股子柔弱如水般的感觉,仿佛是大家闺秀。

    七夕!

    张百仁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了血脉的气机!

    这颠倒天机,改天换日的法门,确实是不凡。

    张百仁来到少女身前,一双眼睛瞧着那怯生生的少女,屈指一弹刹那间诸般神通颠倒,尽数被其破去。

    “民女见过都督”少女怯生生的一礼,低下头不敢正视张百仁。

    “哇,你可终于回来了,小扉要想死你了!”小扉钻入了张百仁怀中。

    没有理会活蹦乱跳的小扉,张百仁目光看向了少女的脖颈,顺着其脖颈处,一条蜿蜒狰狞的疤痕顺着洁白的肌肤深入其身躯内,被衣袍遮盖住。

    “十五年来,这孩子遭受了一百五十四次刺杀,有三回差点丧命,若非其命硬,只怕是挺不过来了”张须驼眼中露出一抹不忍。

    张百仁感受着少女体内的气机,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他自然可以想象出少女整日提心吊胆的日子,更能感应出少女体内气机瘀滞,若不能及时洗毛伐髓脱胎换骨,怕是活不过十八岁。

    她承受了自己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东西!

    这份罪是替七夕受的!

    “好孩子!”张百仁摸了摸少女的脑袋:“你叫什么名字?是何方人士?”

    “回禀都督,民女自幼父母双亡,承蒙大将军看得起捡回家中赏赐一口饭吃,赐名‘织女’!”少女低声道。

    “胡闹!”张百仁猛然一声怒喝,山中犹若滚滚惊雷,天空中气象刹那间变换不定,惊得眼前少女身子一个哆嗦,差点瘫倒在地。

    好在张百仁一把将少女揽入怀中,怒视着众人:“谁想的馊主意,逆改命格的法门,未免太过于心狠手辣!七夕是人,难道这少女就不是人?”

    场中气氛沉闷,众人俱都是低着头默不开口。

    “我张百仁的女儿,岂是那种畏惧劫数之人?有什么劫数,只管迎难而上便是,这等取巧之法,岂是我张家风格!”张百仁训斥着众人。

    谁能想到,几十年不见面,等候众人的便是雷霆之怒。

    织女!好一个织女!苦恨年年压金线,却为他人作嫁衣裳。这是要将织女化作牺牲品,为七夕而牺牲的无辜替代品。

    “从此以后,她便是我张百仁的亲女儿,与七夕一般的亲女儿,是我涿郡的公主,享受涿郡最好的待遇!”张百仁抱着怀中娇柔的少女,一双眼睛看向袁守城:“老道士,这般阴损的法子,是不是你想出来的?”

    袁守城闻言苦笑:“我乃道门中人,这等歹毒的事情,岂是我能做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