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二章 苏来归娣归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张淑兰还没结婚,更别提有孩子了,她惊喜地看着曲长歌的肚子,瘪瘪的居然就有了小生命,真是太神奇了。

    她冲着身后的王巧珍说道“师父,长歌真的怀宝宝了。”

    王巧珍闻言,也站起身走了过来,笑着对曲长歌说道“好啊,这是为咱们国家孕育接班人呢。”

    曲长歌让师父这话给说蒙了,怎么还接班人了,又是自己不明白的梗么,还是先回去问问赵况,不要胡乱回答,到时候别露怯了。

    王巧珍又笑着冲张淑兰说道“知道师妹怀宝宝了,你可要帮着点师妹了,她年纪最小,平日里却是冲锋陷阵在最前面,什么重的累的都抢着干,这几个月她就是咱们班组里的重点保护对象了,有啥活儿你想着点儿!”

    张淑兰平日里是有些偷奸耍滑,不过到了这个时候还是愿意挺身而出的,她拍着胸脯说道“师父放心,以后小师妹我会看着点,有重活累活我会抢着干的。”

    这还差不多,王巧珍满意地点头了。

    说到这里,几个师哥围过来道喜,连班组长徐振也过来表态“以后大家都要照顾点长歌,有那搬重物的活儿都不能让长歌碰了,你们这些师兄弟也要积极点,知道不?”

    “知道,知道,现在咱们长歌就是重点保护对象了。”陈卫东忙主动表态。

    徐振又对曲长歌说道“以后你就不要上夜班,全白班,早些休息,对孩子好!”

    曲长歌点头如鸡啄米“谢谢班长!谢谢班长!”

    一个上午,师兄弟也好,一个班组其他的同事也好,都非常照顾曲长歌,重的累的都抢着干,多让她休息休息。

    她这个时候觉得有些像前世那种受伤时,营里的姑娘们对自己的照顾和关心,她的心里暖洋洋的。

    当然还有个例外的人,那就是马志刚,他那个人只能自己占便宜看不得别人受照顾,所以时不时地会说些酸话。

    不过都不用曲长歌开口,马志刚的师父和徐振就已经把他训了个半死,他只得灰溜溜地干活儿去了,再也不在曲长歌面前晃悠了。

    中午回家的时候,曲长歌看到隔壁的房门大开,有个小小的身影正在那忙活收拾。

    曲长歌惊喜地喊道“来娣,你回来了!”

    这几天苏来娣被工会的王大姐叫矿上那边帮忙,只来得及跟曲长歌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曲长歌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苏来娣了,没想到这会突然回来了。

    苏来娣听到曲长歌的声音,转头看过去“姐,你下班了!”

    “嗯,下班了,快过来让姐看看你,是瘦了还是胖了?”曲长歌冲着苏来娣招手。

    苏来娣将手里的东西扔下赶忙跑过来“姐,我肯定是胖了的,要知道这回去矿上可是在食堂,别的没有,吃还是能管饱的。这些天,我是每天都吃得饱饱的呢。”

    曲长歌摸了摸她的头“嗯,姐看我们来娣的小脸蛋都圆了,是有肉了。”

    “不光长肉了,我还觉得长高了那么一丢丢。”苏来娣很是自豪地说道。

    曲长歌马上让她站直了,两人对比一下,果然是比原来的要高了一些,真是好事。

    苏来娣笑嘻嘻地问道“姐,刚刚姐夫跟我说,姐姐有小宝宝了?”

    “嗯,刚一个多月,还早着呢。”曲长歌忍不住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

    苏来娣说道“姐,我回来了,以后啥事儿我来做,你就别累着了,好好养胎。”

    曲长歌笑着说道“哪里就那么精贵了,没事的,我前几天还扛东西来着呢。”

    “不行不行,姐不能这样了,我……那谁怀了孩子的时候回家就躺床上,饭都是我送到床上吃的。”苏来娣说道。

    曲长歌一听,只觉得这孩子真是可怜,她记得苏来娣只比大弟弟大七岁,那个什么钱大姐怀大弟弟的时候苏来娣只有六岁,六岁的孩子就会做饭,伺候那个懒女人了。

    一想到这个,曲长歌恨不得现在就冲到苏家,把那个懒女人砍上几刀才舒服。

    “你先收拾吧,等会过来吃饭啊!”曲长歌对苏来娣说道。

    苏来娣点点头,她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等会再过去帮赵况做饭就是了。

    曲长歌回到家,赵况已经在那风风火火地做饭了,汤已经炖得差不多了,现在就是择菜、炒菜了。

    “二哥,来娣回来了!”曲长歌对赵况说道。

    赵况点头“刚才见到了,我让她先把家里收拾好,等会过来吃饭。”

    曲长歌说道“你怎么这么快就把我怀孕的消息跟来娣说了。”

    “来娣又不是外人,我现在恨不得拿着高音喇叭上楼顶上喊几嗓子,让大家都知道我要做爸爸了。”赵况笑得很得意。

    曲长歌觑了他一眼“二哥,我看不止跟来娣说了吧?”

    赵况接着笑“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这样,肯定是找了刘厂长去给省城那边打了电话吧!”曲长歌老神在在。

    赵况神秘一笑,伸出食指摇了摇“不止!”

    曲长歌想了想“难道还给西北打电话了?”

    “西北那边怎么打电话,我是已经给西北那边写了信。”赵况直接说道。

    曲长歌真是佩服他了,这一上午简直就是没有闲着啊!

    “姐,姐夫,我来了!”苏来娣在门口喊道。

    曲长歌去开了房门“怎么就过来了?”

    苏来娣说道“已经弄完了,有啥可以我干的?”

    赵况怕自己一个人来不及干,把手里已经择干净的菜递了过去“来娣帮忙洗洗吧!”

    “好咧!”苏来娣迅速接过东西出去了。

    曲长歌埋怨道“你干嘛非要让来娣干活?她刚回来,多累啊!”

    赵况说道“哎,来娣那人总是觉得亏欠我们的,时不时能帮咱们两个干点活儿,她心里反而会舒服一些的,以后我们叫她吃饭啥的,她也就不会那么不好意思。”

    曲长歌觉得赵况说得有道理,的确是这么回事。

    苏来娣是个心思敏感的人,而钱大姐是从小就骂她赔钱货,还没灶台高就让她做饭洗衣。

    她的自尊心愈发强,愈发想证明自己,她不愿意吃白饭,能多帮人干些活,她心里的负疚感会少一些。

    中午饭赵况做得很丰盛,他今天提前下班了,是他师父提早放他回来给曲长歌做饭的。

    吃饭的时候,曲长歌详细问了问苏来娣去矿上帮忙的情况。

    这回去矿上倒是好事了,那边食堂的人都喜欢苏来娣这勤快的孩子,而且她做饭还好吃,所以矿上反映到厂里的情况就是只有一个字“好”!

    所以这回回来,她不用去捡废铁了,可以直接去厂里的食堂上班当临时工。

    曲长歌没想到到了最后,苏来娣倒是和李立在一个地方了。

    她得嘱咐一下李立,一定要照顾一下苏来娣。

    最后苏来娣说道“姐姐,姐夫,今天下午我就要去食堂上班了,晚饭也不会回来吃了。食堂只要上班就能解决吃饭的问题,所以以后一日三餐估计都在食堂吃了,也省得麻烦姐姐姐夫了。”

    曲长歌说道“来娣,你怎么跟我们见外了呢?”

    苏来娣说道“姐,好不容易有个地方能解决我吃饭的问题了,我自然是要吃饱了再回来,你和姐夫的粮食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对不对?”

    这话曲长歌也不好接了,虽说自家粮食和蔬菜肉菜都是吃不完的,可是也不能摊到桌面上说,知道的只能是自家人。

    还是赵况答道“对,我们来娣现在也能自己养活自己了,这是好事,要知道我们来娣翻过年才十三岁呢,比起好些人都有本事。”

    苏来娣听了笑得很灿然,她终于不是钱大姐嘴里的赔钱货了,她能自己养活自己了。

    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张献民看到桌上这么多的菜不淡定了“我说小况,这日子不过了?”

    “有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真是的,怎么就说日子不过了呢?”赵况瞪了他一眼。

    张献民指着桌上的菜“这快赶上我们家的年夜饭了,太烧包了吧?”

    赵况喜滋滋地说道“现在长歌是一个人吃两个人的饭,自然是要吃好一些的。”

    张献民说道“一个人吃两个人饭?额……,小况,你要当爸爸了?”

    赵况连连点头“是的是的,你要当叔叔了!”

    张献民连忙对着两人抱拳“恭喜恭喜!”

    赵况乐得嘴都要合不上了“同喜同喜!”

    曲长歌猛然想起今天张献民说的要让省城那边的同事给周思源那边送信,就问道“你同事那边今天行动了吗?”

    张献民也记起来这事儿,笑着说道“给他说了,已经办妥了,说是下午看到姓周的开车出城了,他们也跟着过来了,估计是要来咱们这边。小况,晚上一起去看好戏?”

    赵况说道“行啊,我和你一起去!”

    曲长歌也跟着说道“我也要去!”

    “不行!”这是张献民和赵况两个异口同声喊道。

    曲长歌委屈极了,脸上无数个为什么。

    赵况小声安慰道“长歌,你现在是双身子了,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孩子,早睡早起才能让孩子长得好,咱们不能为了自己的一时痛快就不在意孩子了。”

    曲长歌本来想反驳的,可是赵况说的句句在理,她也是从心底里在意自家肚子里这个。

    她叹了一口气,只能说自己这怀孕的时机不对啊!

    赵况一直看着曲长歌的脸色,这时见她本来很是愤怒的脸色稍有缓和,赶紧见缝插针地说道“这又不是最后一次,说不得以后还能碰到献民抓特务呢,以后还有机会,是不是啊,献民?”

    张献民满脸苦涩,这发小为了哄老婆,居然给自己下这样的咒,居然还让自己抓特务,就不能说还有小偷要抓吗?

    “是不是啊,献民?”赵况这回的声音大了几分,把正在暗地里讨伐赵况的张献民给吓得惊醒过来。

    张献民一叠声地回道“是是是!”

    曲长歌看发小两个眉来眼去的德行,忍不住笑了起来。

    赵况看她笑了,一颗心才算是放了下来,对张献民说道“我先去老师那边上课,下了课我去你宿舍找你吧!”

    张献民点头应下“那我先回去了,我在宿舍等你,别超过九点了,那个时候姓周的应该到咱们这边了。”

    赵况起身送了张献民出门,结果一回头就看到曲长歌在收拾桌上的碗筷,忙说道“好了好了,你就别干这些了,我来就行,这么几个碗两下就完事,用不着你上手,你做床上看着点椿树就行。”

    “哎,我连动都不要动了,医生可是跟我说了,让我没事就要多走动,不然生的时候就该困难了。”曲长歌喊道。

    赵况举起手来说道“哎哎哎,慢着,这句你可没跟我说,来来来,我要把这事儿记到本子上。”

    他说着就去翻了自己专门给曲长歌记事儿的笔记本出来,刷刷刷地把曲长歌刚刚说的话给记到了本子上。

    曲长歌看他那认真的模样,心里很是高兴,他是真的对这事儿上心呢。

    等赵况记完了,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

    赵况把门一打开,居然是苏来娣。

    苏来娣笑靥如花“姐姐、姐夫,我下班了,有啥活儿没有?”

    她刚说到这里就看到饭桌上的杯盘狼藉,马上挽起袖子在饭桌上收拾起来。

    赵况忙说道“哎哎哎,不用了,我来就行了。”

    苏来娣说道“这点子事都不叫事,姐夫你不是还要去上课么,姐姐和椿树这里就交给我好了,保证你回来的时候,他们两个都全须全尾的。”

    赵况跟她来回拉锯了几次,最后还是苏来娣赢了,赵况要早些去上课,九点还要去找张献民呢,只好让贤了。

    曲长歌拿起椿树的手冲着赵况挥了挥“椿树跟爸爸说,早去早回啊!”

    椿树乖巧地按着妈妈教的话对赵况说,好似小鹦鹉学舌一般,很是有意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