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1018 道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夜色下的西湖显然是更为美轮美奂,在象征着繁华与盛世的灯火映照下,此时的西湖更是给人一种静谧与祥和,孤山上隐隐约约的盏盏烛火与夜空的星光交织于一起,透着一股股的神秘与皇家特有的威仪。

    赵昚的耳边依然是回荡着钟晴的话语,以及留正苦口婆心的谏言,特别是在钟晴告诉他的第一时间,赵昚脑海里就感到轰的一声,瞬间是一片空白,只有要谋反两个字在回荡着。

    孤山重华宫内,昏黄的灯光下,宫女与太监的一举一动都显得格外谨慎,小心翼翼的尽量不发出任何动静,深怕惊扰了好久以来,都不曾见过的如此萎靡不振的太上皇。

    有些死寂的大殿内,赵昚呆呆的望着眼前的烛火,即便是到如今,他还是难以置信,叶青竟然要在北地置都护府。

    绍熙五年元月底,赵昚终于下定决心召史弥远、韩侂胄回临安,而他在元日这段时间内,也如愿见到了已经好久不见的当今圣上。

    北地置三大都护府,大都护则由嘉王赵扩遥领,同时为北地开恩科,官吏名单由叶青亲自带回临安呈圣上御批。

    朝廷同意了叶青几乎所有的要求,甚至包括,他可以继续安置北地事物,不必跟史弥远、韩侂胄一同回临安复命。

    史弥远、韩侂胄,包括荣国公三人俱是眉头紧锁,但又是各怀心事儿。而对面的叶青则是神色悠哉,正在悠闲惬意的泡着茶,时不时的发出啧啧惊叹声,看的三人是恨的牙痒痒。

    朝廷的善意超乎了史弥远跟韩侂胄的预期,原本他们以为,在官吏一事儿上,朝廷绝不会如此放权,但朝廷竟然是在考虑了不过半个月的时间后,就同意了叶青开恩科的要求。

    不过,朝廷让叶青携官吏名单亲回临安呈圣上御批,倒是也让史弥远跟韩侂胄感到了一股淡淡的阴谋味道。

    两人相信,叶青绝不可能毫无所察,即便是朝廷如今对他释放出了最大的善意,但叶青跟朝廷之间的间隙,显然也不会这么快就冰释前嫌。

    叶青在北地的强硬跟独断,完全超乎了史弥远跟韩侂胄的预料,即便是在重置都护府这么重要的事情上,叶青的态度坚定的让史弥远、韩侂胄都有些怀疑,下一步叶青是不是就要造反朝廷了。

    当然,对于史弥远跟韩侂胄来说,这一趟北地行,也不能说是全无收获,北地显然并非是绝对意义上的铁板一块,虽然几个重城的官吏,如济南、开封、洛阳、长安等等州府,是叶青完完全全的牢牢把持着,但在一些不太显眼,重要性不足的州府内,不管是史弥远还是韩侂胄都算是有着小小的收获。

    所以这一趟北地之行,于二人而言,虽然谈不上收获颇丰,但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当然,遗憾自然是有,不管是辛弃疾还是虞允文,本来是他们最为想要拉拢的对象,可不管他们用何种计谋来拉拢、分化他们与叶青之间的关系,都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

    特别是史弥远,看着叶青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望着自己时,不由得有些莫名其妙跟心虚。

    随着外面传来脚步声,贾涉站在门口禀报着叶青,辛弃疾此次从济南府过来,给他带来了不少古玩字画等等。

    听着门口贾涉的言语,史弥远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看看此刻被人抬在院子里那一口口熟悉的箱子,再看看脸上得意之情更盛的叶青,史弥远不由感到一阵肉疼!

    “叶青你……你真是小人行径!”史弥远神色之间尴尬之中带着愤怒,抬起肥胖的手指指着叶青怒道。

    “史大人真是客气了,如此厚礼那么叶某就却之不恭了。”叶青笑的分外得意,史弥远的脸色则是越来越难看。

    韩侂胄的嘴角带着一丝丝的冷笑,眼下的形势他岂能看不出来,史弥远这一次又被叶青狠狠的坑了一次!

    而荣国公赵师夔,此刻却是握着茶杯不知该如何是好,眼看着叶青跟史弥远把彼此之间的暗斗在桌面上摊开,心头瞬间升起一股莫名的心虚之情,就仿佛此刻自己正裸的在被叶青打量一般。

    史弥远看着叶青那越发是可恶的嘴脸,一连愤愤的说了几个好,而后便一甩袖子率先离开了长安衙署。

    看着贾涉走到院内,怒气冲冲的看着一口口熟悉的箱子,泄愤似的踢了几脚那箱子后,回头看着房间内不为所动的叶青等几人,冷笑道“叶青,好,这次史某认了,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这不过是才刚刚开始,你我走着瞧!”

    “叶某奉陪到底。”神色自如的叶青在厅内朗声说道。

    随着史弥远离开衙署,叶青对着一直站在门口的贾涉摆摆手,示意把那些辛弃疾早就送来的箱子抬下去。

    “如此看来,叶大人回临安……可就要小心了。史弥远向来心胸狭窄、睚眦必报,此人又阴险狡诈,到时候叶大人回到临安后,可不得不防啊。”韩侂胄一边喝茶一边说道。

    四人的大厅内,随着史弥远的离开变成了三人,每一个人今日来此,都是来跟叶青道别回临安的,而此时,韩侂胄既然开口了,荣国公赵师夔,自然还需要继续干坐在那里,继续承受着朝堂三权臣之间言语交锋的刀光剑影。

    有些坐立不安的赵师夔,端着早已经冰凉的茶杯,原本他可以在大厅外等候,等候史弥远、韩侂胄分别跟叶青道别后,自己再进来道别,从而也就不需要承受这份无形的紧张压力。

    可叶青显然并不打算做,从一开始就把他们三人共同请到了大厅内,而且还当着三人的面,出示了朝廷给他的关于开恩科,以及可以晚些时日回临安复命的旨意。

    “韩大人此言何意?”叶青淡淡的问道。

    “史弥远今非昔比,叶大人,史弥远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只会隐忍的史弥远了,韩某只是奉劝你,这一次回临安恐怕不会太安生而已。”韩侂胄在做着试探道。

    “那就多谢韩大人提醒了。叶某既然当年就不怕他,如今还会怕他不成?”叶青看着韩侂胄,言语之外的意思,则是轻轻的关上了那一扇韩侂胄想要试着敲开的大门。

    一旁的赵师夔虽然有些心不在焉,但他也能够听出来,两人的言语显然并非只是表面上交谈的那么简单,特别是两人脸上的表情,好像比他们的言语,透露出来的讯息则是要更多一些。

    “既然如此,那就是韩某多管闲事儿了。不过说起这多管闲事儿一事儿来,韩某突然记起来,在离开长安前,还有一件事情一直是悬而未决。你我都乃是大宋朝臣,理当按律行事才是,而前些时日原本镇守大散关的安丰军统领司马坚……。”韩侂胄嘴角的冷笑越来越浓道。

    “此事儿叶某已经知会兵部,何况……在司马坚出兵助兰州时,枢密院还有调兵遣将之权,一切都是叶某还任枢密使时的命令,谈不上违背朝廷之意。”叶青把司马坚当初出兵助虞允文等人攻兰州一事儿的责任,全部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叶青,你可知这是逾越?即便是你那时还是枢密使,但别忘了,韩某才是左相,朝廷差遣各路大军,也绝非你一个枢密使便可以差遣,何况……司马坚率安丰军至兰州时,枢密院的差遣权也已经十有交换了兵部,如今你这番话,很难站得住脚。”韩侂胄神色一冷,深陷的眼窝以及消瘦的脸庞,此刻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叶青并没有被韩侂胄的威势吓到,倒是旁边的赵师夔,捧着茶杯的双手,此时已经开始微微的紧张颤抖了起来。

    就如同两个高手在自己面前大打出手,虽然不会殃及他这个池鱼,但刀来剑往的凌厉之劲,却是让赵师夔感觉到无形的巨大压力,排山倒海的向自己身上扑来。

    仿佛被置放在了油锅上一样,赵师夔此刻的感受已经不知该如何形容,即没有资格劝说两大权臣,又没有勇气避开两人剑拔弩张的巨大压力,忐忑不安之余,恨不得立刻先找个地缝钻进去,等两人之间的风暴平息了,自己再爬出来。

    “如此说来,叶大人笃定兵部知情司马坚私自出大散关一事儿了?”韩侂胄咄咄逼人的问道。

    原本他想要试探着跟叶青再次联手于朝堂,而后借着这一次叶青回临安的机会,先扳倒史弥远,如此一来,自己在朝堂之上少了一个劲敌后,便可以再利用朝廷跟太上皇如今对叶青的不满,来在临安除去叶青。

    韩侂胄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好,先与叶青联手在朝堂之上除去史弥远,而后再除去叶青,最终使得自己在朝堂之上只手遮天。

    但叶青就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从他第一句的试探言语开始,就缓缓的关上了联手的大门,不再给他任何机会。

    所以这让韩侂胄,不得不搬出当初司马坚率安丰军助兰州一事儿,来逼迫叶青就范。

    而且他实在无法想明白,叶青既然已经跟史弥远当着自己跟荣国公的面翻脸,史弥远也放出了话,等他回到临安时,必然是要与他为难,那么叶青这个时候,就应该选择跟自己合作才对,但为何……他却不愿意呢?

    同样的想法儿也同样在赵师夔的脑海里出现,他同样也不理解,叶青为何要拒绝韩侂胄释放出来的善意。

    songjiang0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