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我自横刀向天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刘裕的心中,杀意如铁,这种感觉,多年没有了,在洛涧,在淝水,那些个寒冷的冰夜之中,自己一往无前,横扫百万敌军如卷席的感觉,再度降临,他不用担心身后,不用考虑两侧,甚至不用去看面前的每一个敌军的脸,几乎是凭着野兽般的本事,向着每一个接近自己的人,挥动着大刀。

    鲜血,内脏残片,脑浆,伴随着冷冷的河水,不停地溅在刘裕的身上,偶尔,还会有一些刀剑偷袭,在自己的身上留下些浅浅剑痕的感觉,若是换了平时,这每一次利刃伤身,都会让他有切肤之痛,即使是钢筋铁骨,也难免会为之一滞。

    但是现在,每一下刀伤剑痕,就象是给北风吹了一下而已,非但不会让他的动作慢上半分,甚至反而会让他的动作更加敏捷,幅度更大,那血腥的味道,以及敌人临死前的惨叫声,更是让他无比地兴奋,杀戮的快感,混合着空气中咸腥的味道,让刘裕无比地兴奋。

    徐道覆紧紧地咬着嘴唇,本来想要扑上前去的他,这会儿却是站在了阵后的小岗之上,看着刘裕如同嗜血的魔鬼一样,在那里放手大杀,这会儿的刘裕,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的格挡动作,甚至也不避那从四面八方攻来的刀枪剑戟,每刀挥出,便是带走一命,而且是四分五裂,死无全尸的那种,场面极度的血腥和暴力,他的身上开始不停地多出伤痕,破甲伤身,甚至有一枪,狠狠地在他的背上扎了个血洞,可他仿佛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反手一刀,就把这个枪手的脑袋从脖子上分了家,甚至身上还挂着那杆枪头,就继续向前杀戮下一个目标了。

    卢循喃喃地说道:“他不是人,他是鬼,他真的是鬼!”刘毅抄起了刚才手中的大弓,想要再次搭箭上弦,可是他的手,抖得厉害,几乎已经抓住了箭囊里的一杆长箭,却是中邪一般,怎么也抽不出来,似乎这小小的羽箭,重逾千斤!

    连身经百战,杀人如麻的刘毅都给吓得几乎连个新兵都不如了,更不用说其他的天师道弟子,数千站在堤岸之上,就在一刻钟之前还想争先恐后地冲进河中收割刘裕首级的天师道弟子们,这会儿仿佛全都石化了,手持刀剑枪槊,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向前哪怕是半步,甚至,他们握着武器的手,都在颤抖,这些几个月来在吴地八郡纵横千里,杀人如麻的狠角色们,这些狂热的天师道信徒,相信为神教战死可以长生不灭的信众们,居然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

    “噗”地一声,刘裕一刀劈出,把站在自己面前的最后一个天师道弟子,狠狠地给开了膛,而与此同时,这名持刀弟子的刀,也砍中了刘裕的右肩,只是因为恐惧和先前就给一刀击中自己的原因,这一刀的力量,还不到平时的一成,刀刃嵌进了刘裕肩头的甲片之中,却是没有击碎护甲。

    刘裕左手持着斩龙大刀,右手抓住了砍向自己这刀的刀柄,一用力,就把这刀从自己的肩甲之上卸下,他双手持刀,双刀如剪如绞,直接搭上了面前这名只剩下最后一口气,连站立都困难的天师道刀手的脖子,他的眼中,一片血红,杀气腾腾,冷冷地说道:“忏悔你的罪行,下地狱去吧!”

    话音刚落,刘裕的双手一用力,手臂上的青筋与肌肉猛地一跳,两刀如同剪子一样猛力一绞,这颗巴斗大的脑袋,就直接从脖子上分了家,直上空中,刘裕一脚踢翻了面前的无头尸体,从正面的豁口中流出的内脏和肠子顿时漂得整个河面都是,而几十条鱼儿游到了这里,把那段九尺血肠,直接就脱下了河面,很快,就消失不见。

    可是那颗空中的脑袋没有落进河中,刘裕右手的钢刀向上一竖,脑袋不偏不倚地落下,插在刀尖,分毫不差,即使是处刑时的刽子手的枭首,也难得这样干净利索,甚至那个脑袋上原主人临死前的恐惧,惊慌,不甘的表情,都连同那张口欲呼的嘴巴一样,定格在了脸上,直面着河岸之上的两千多天师道弟子。

    刘裕左手倒拖着斩龙刀,右手则是举着这颗枭在刀尖之上的人头,一步步地走上了河堤,在他的身后,百余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浮在河面之上,随波逐流,鱼儿不停地跃出水面,把那些内脏,尤其是血肠给拖下,而天空之中也聚焦了大片的乌鸦,聒噪不已,开始准备起自己丰盛的晚餐,本来碧绿的河水,已经变得一片血红,如同人的血管中奔腾的血液,又如刘裕现在全身上下的那种颜色,配合着他几乎被无数血滴染得五官都难以认清楚的脸,让所有看到这张脸的人,都连呼吸都无法正常进行了,一个来自地狱的魔王,这是所有人现在直面刘裕之后的感觉。

    刘裕的步伐坚定,一步一步,从河堤而上,他的声音,伴随着这步步进逼的节奏,传到每个人的耳中,清清楚楚:“还有不要命的,一起来吧!”

    刘毅咬了咬牙,突然他变了个声音,直接指着刘裕大叫道:“大家一起上,我就不信,刘裕一个人可以对抗整支军队!”

    刘裕的双眼血贯瞳孔,右手突然猛地一发力,肌肉暴起的同时,手腕也用力一拧,让插在刀上的那个脑袋,如同西瓜一样,炸裂四溅,白色的脑浆,腥红的脑花子,以及淋漓腥气的鲜血,迸得周围方圆一丈都是,让在他身前五六步远的天师道众们,不自觉地全都后退了两三步,而刘裕的这把钢刀直指向刘毅的方向,配合着他斩钉截铁的声音:“就是你暗箭偷袭我的吧?!”

    刘毅的脸色一变,甚至不敢去面对刘裕的目光,他开始往人群里钻,连大弓也扔下了。

    刘裕厉声吼道:“所有人都听好了,我只杀此人,旁人不问,想陪他死的,一起上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