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639章 嫁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成亲的话,我需不需要做什么准备啊?”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云若夕都是第一次嫁人,完全没有经验。

    而被她询问的影七和影九显然也都是没经验的。

    “夫人我去问一下。”影九笑嘻嘻的出去了。

    云若夕不再赖床,忙起来洗漱吃早饭,等着影九的汇报。

    结果影九的汇报没来,却等来了圣旨。

    谢仁亲自前来接她,二人一个照面话不多说,就齐齐去到了谢府的外厅。

    成亲是两个人的事,亦是两家人的事,圣旨下去了慕王府,自然也会下来谢家。

    除了上朝去的谢珩,谢家几乎所有人都出来接旨了。

    前面文绉绉的过场话,云若夕听得随意,等到那句“着谢氏嫡长女谢若夕,与慕王府世子慕璟辰,于三日后,缔结良缘……”

    云若夕忍不住心中一动,朝身侧后方的谢思灵看了一眼。

    见谢思灵对那句“嫡长女”,似乎并没有什么露出不悦的神态,云若夕生出的些微担心才落了下去。

    看来谢仁他们应该已经跟谢思灵解释过了,所以谢大小姐才不会在意她顶替了她的身份。

    云若夕欢欢喜喜的看着谢堰接旨了。

    再然后,谢堰就把她叫去了书房,给了她一个盒子。

    “这里面,是我单独给你的东西。“

    云若夕打开一看,发现里面居然是各地房产良田的地契,粗略一数,起码也有上万。

    “父亲,这是?”

    “这个盒子,你要好好保管。”谢堰淡冷道,“你既决定嫁给你的心上人,就应该清楚,慕王府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太平盛世。

    为了以防万一,我特地让人给你重新造了一个身份,而这些良田地契,都是在这个身份名下。“

    说完,谢堰喊了一个人进来。

    那是个大约三十来岁的妇人,目光沉静,姿态稳健,进来后先是对着谢堰喊了声“四爷”,然后才对着云若夕喊了声“小姐”。

    “她叫杜二娘,无论身手,见识,能力,都在你之上,在你需要用我给你捏造的这个身份前,她会帮你管理所有的产业。”

    “四爷谬赞了。”杜二娘神态淡定的回应,然后又看向云若夕恭谨颔首,“小姐若有须得着奴家的地方,尽管吩咐。”

    “你先下去。”谢堰道。

    “是。”

    杜二娘简单的露面,就在谢堰的吩咐下退下去。

    云若夕神色有些懵逼,但心里却很清楚,谢堰的意思,“父亲,你担心有朝一日,慕王府会倾塌?”

    “这世间没有一层不变的太平盛世。”谢堰直言道,“哪怕是谢家,我也不能保证它会一直繁荣下去。”

    云若夕没说话,对于谢堰的担忧,她早就担心过了,而且心中也默默的有了盘算,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将盘算实践,谢堰就已经给了她成品。

    “我虽不喜慕璟辰,但他的能耐,我却很满意,若他对你真心实意,自然能够护你周全,可万一他变心了呢?”

    同为男人,谢堰是最清楚不过,男人骨子里那喜新厌旧的劣根性。

    “你自己要有所准备,才是最好的。”谢堰说着,又将一个小盒子递给她。“你手里装着地契的盒子,是我让万宝阁的千机怪人打造的机关盒,一旦关上,除非用特定的钥匙打开,否则,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打开这个盒子。”

    “这个小盒子里的,就是钥匙?”云若夕瞧着手里的盒子,看上去似乎平凡无奇,但仔细观察,却能看到盒子边缘,精巧的机关。

    云若夕放下大盒子,拿起那小盒子,一打开,便被惊艳住了,那里面,居然是一条淡绯色的桃花手链。

    手链由银玉两种材质,串联而成,银做叶,玉作花,精巧漂亮,堪称工艺极品。

    “中间最大的桃花花蕊,内藏毒针,你可以用来防身,至于这桃花手链,便是这机关盒子的钥匙。”

    这个盒子的上层,我特地让人做了手脚,看上去纵向很深,实则很浅,你可以放些你过去的首饰在里面,以做掩饰。”

    云若夕懂了谢堰的意思,她过去的首饰大多都是木簪银饰,很不值钱。

    但因为是她过去的东西,她舍不得扔掉,故而找个看上去还算牢固的普通盒子收着,自然不会引起旁人的怀疑。

    “另外,哪怕你不喜欢,我也还是要派些人给你。”谢堰神色淡冷,“慕王府并没有你看到的那般浅,里面的人,哪些是慕璟辰的,哪些是长公主的,哪些是慕宏那只老狐狸的,现在的你,还分不清。“

    云若夕没说话,她是分不清慕王府里的那些人,背后都有谁,但她相信慕璟辰,会安排好一切。

    “ 父……我还是叫您谢家主吧。“云若夕看了看价值不菲的手链,和价值更大的地契,深呼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你可能是因为我长得很像言雪灵原因,才对我这般恩厚,但我毕竟不是言雪灵的女儿。

    您的这份厚爱,我承受不起……“

    云若夕的这番话,是她憋了好久的,打从她回到京城来到谢府,谢堰对她的态度,就不太像一个合作者。

    虽然他很少见她,也很少跟她说话,但她无论是吃穿用度,还是得到的重视,都不像一个普通的客人。

    如果说,最初云若夕还能安慰自己,对方这般待自己,只是做给外人看,让他们知道,她真的是他谢堰的民间遗珠。

    但如今谢堰给出的这些,却是连慕璟辰都不一定能马上给出来的东西,她实在没办法再自欺欺人。

    而谢堰,看着云若夕投向他时的那警惕目光,心里却像是打翻了五味罐子,各位的陈杂——他很高兴她能这般警惕,却又无奈她警惕的人是他。

    “如果我告诉你,你真的是言雪灵的女儿呢?”思索再三后,谢堰决定告诉她这个事实——

    “对于雪灵的死亡和去向,我至今没有查清楚,你的身份,我也没有确切证实,但我坚信,你是她的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