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640章 嫁女儿的心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可我不一定是你的女儿。”云若夕平静的看向谢堰。

    谢堰回看向她,一字一句道:“不管你是不是,我都当你是我的女儿。”

    云若夕没说话,药王谷之行,看似说清楚了她和言雪灵的关系,但慕璟辰却怀疑,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我必须收下这些东西吗?”

    “不是必须。”谢堰道:“但你收下,为父会心安一些。”

    可她不会心安。

    云若夕看着谢堰,略微沉默后,选择了收下。

    “我记得你上次跟我说过,哪怕不信任,也可以物尽其用。”

    云若夕拿出那桃花手链,干脆利落的戴在了左手腕上,“是这个意思吧。”

    谢堰轻嗯一声,神色安静。

    “那我,先告辞了。”

    云若夕抱起盒子转身离开。

    等她走后,谢仁走入:“爷,为什么不告诉小姐,你用她的血做了测试……”

    楼清风有的嗜血蛊,他谢堰也有,而云若夕的血,可以被谢堰的嗜血蛊吃下,这说明她和谢思灵一样,都是谢堰的骨肉。

    “如果您说了,小姐才会更信你……”

    “我不需要她信我。”谢堰眸光凌厉,如射出的箭,“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一天是不是会伤害到她。”

    对每个人都保持警惕,是他活到现在的原则。

    可是对每个人都防备,那得多累?

    谢仁神色微凄,“小姐流落在外这么多年,受了这么多的苦……”难道还不能歇一歇吗?

    歇?

    谢堰一眼就看穿了谢仁的未言之语,“她若没有遇上慕璟辰,她自然是可以好好过日子的……”

    做一个普通的村妇,过一个普通却平安单纯的日子。

    只可惜,她继承了雪灵的美貌,也继承了雪灵的聪慧,她身上的光点,无论到哪,都会被人注意到。

    她注定此生不凡,也注定会遭遇诸多磨难。

    “阿仁你先下去,我有些累。”

    “!?”

    谢堰的话,让谢仁微微吃惊,这么多年来,谢堰身处权利旋涡,清洗谢家,掌控朝廷,内置人手……

    诸多事项处理下来,他从来都是游刃有余的样子,从来没有说过“累”字。

    但今日……

    “是因为小姐要出嫁了啊。”谢仁心中轻叹,默默的退了出去。

    云若夕抱着谢机关盒,回到潇湘阁。

    影九跑上来,好奇道:“夫人,这是什么?”

    “首饰盒。”云若夕很自然的回答,“我现在的身份不同了,以前的首饰可能用不到了,但那些,都是阿辰送我的。”

    她可舍不得扔掉。

    云若夕本身是个懒得打扮的人,首饰这样的东西,大多都是慕璟辰送她的。

    影九自然也知道这点,没多问。

    可影七听着云若夕的解释,却是微不可查的凝了眸光,因为这个看上去十分普通的首饰盒,是云若夕进谢堰书房后才突然多出来的。

    云若夕将之前装首饰的盒子腾空,把慕璟辰送她的,她比较喜欢的首饰都放在了这个机关盒里。

    影九瞧着云若夕收拾好了,忍不住笑道:“夫人就是有远见,知道提前备好盒子,等到明日王府的聘礼送来,怕是就用不着这些首饰了。“

    “明日就送聘礼了?”云若夕笑问。

    “对。”影九把今天打听来的事都跟云若夕说了,顺便还说了大宁婚礼里一些约定俗成的东西。

    云若夕一一听着。

    等到了下午,陈嬷嬷领着湘乐等丫鬟进来,把整个潇湘阁的纱帐都换了。

    原本典雅的月色和茶色纱帘,全都换成了喜庆的红色。

    连略显高洁的玉器和银器,都变成了金器,似乎是为了更好的与红色配调。

    云若夕瞧着那喜庆的红色,第一次明白那种即将嫁给自己喜欢的人,是怎样的感觉。

    既期待幸福,又担忧幸福短暂……

    “大小姐,贵族婚礼不比民间,规矩繁多,哪怕出了一点错,都是不吉祥的兆头。“

    陈嬷嬷并没有给云若夕内心戏的时间,让人布置潇湘阁后,就开始跟云若夕上课

    “大小姐你和世子爷,又是陛下赐婚按照礼典,成亲之后按照规定,是需要进宫面圣,叩谢皇恩的。”

    陈嬷嬷略带担心道,“进到宫里,可不必在其他地方,若是失了礼数,便是大大的不敬。”

    “我明白。”云若夕点了点头,“嬷嬷放心教,我会记下。”

    陈嬷嬷微微颔首。

    这个新来的大小姐,她现在也基本上算是了解了——性子有些偏活泼,偶尔还很孩子气,不太像做了母亲的人。

    但这种活泼和孩子气,都只是少女般的天真和娇憨,并不代表她真的不懂事,不能静下心做事。

    相反的,她静下心来的时候,其做事的效率,比她见过的最专注的工匠,都还要厉害。

    陈嬷嬷开始跟云若夕讲婚礼礼节。

    影九在旁边听着,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没多久就趴在茶几上睡着了。

    倒是影七,听得十分认真。

    她作为云若夕的贴身丫鬟,是要跟着一起走婚礼流程的。

    等到陈嬷嬷离开,已经是日落黄昏。

    影九被云若夕赶回慕王府。

    云若夕将装满首饰的机关盒子,随意放在了床头梳妆台的位置。

    但她放的时候,却是小声的对影七说了一句:“小七,这个盒子很重要。”

    影七微微一怔,然后便领悟了什么,郑重的点了点头,“属下明白了。”

    日后,她定会以性命护住这个盒子。

    第二天的时候,慕王府来人下聘,据说是慕璟辰亲自带着人来的。

    谢堰没有去迎接,只叫了谢仁。

    这番举动,并没有引来非议,因为这是北宁的一种风俗,老丈人的姿态摆得越高,越证明女儿在他心中的地位高。

    老丈人对聘礼不理睬,也是在告诉外人,他这是在嫁女儿,不是卖女儿,谁要是敢亏待他女儿,他不会放过对方。

    谢堰对云若夕的上心,慕璟辰早就看了出来。

    不过谢堰此人太难接近,心思又深,他摸不着对方的意图,只能把保护云若夕的人,多派了一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