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644章 还有这种操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所以单从相貌上来说,其实是新的大小姐更胜一筹?

    大家被这个想法惊到了,纷纷惊诧回神,去忙手里的活计,生怕自己的想法被一些有心人注意到。

    云若夕今日就要出嫁,而谢思灵却还在谢府,他们不会因为一个即将出嫁的民间小姐,得罪真正的千金。

    更何况谢思灵在谢府非常的得人心,这些心中敬仰她的下人,哪怕明白云若夕比之更美,也都不会承认。

    沉迷自己盛世美颜而不可自拔的某人,是压根注意不到这些下人们的神色的。

    她喜滋滋的伸出手让人涂抹凝脂,又踩着红色的绣鞋,试探会不会崴脚……

    等到这么一番忙碌,天已经大亮了,外面开始来人,不停的报备慕王府迎娶的队伍走到了哪里。

    一会说走出王府街了,一会又走过御街了,然后不多时,就说已经快要抵达乌衣巷了,可到最后,却迟迟没有消息。

    “怎么回事?不是都到巷子了吗?”陈嬷嬷皇帝不急太监急,看着天色奇怪道:“怎么就没动静了?”

    “可不是。”旁边小丫鬟忍不住道:“巷子口到大门,也就那么点距离,世子爷要是骑马,肯定以及到了啊。“

    小丫鬟才说完,就有人来了解释——

    “是堵上了!”

    “啊?”

    “你们不知道啊,世子爷今日骑马游街,还第一次在人前穿红衣,引得满城轰动,不少百姓闻风来看,把路给堵上了,巡卫军现在正在疏通过道路呢!”

    来报信的小厮说完,就又跑了。

    陈嬷嬷听后,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大宁这好美成风的风气,她也是知道的,慕世子那张骗人的脸,她更是见过。

    别说,她也有些好奇,那被戏称为大宁第一美人的慕世子,穿上红衣,会是怎样的模样。

    只是——

    “别耽误了吉时啊!”陈嬷嬷好歹也是上了年纪的人,在美色和好奇面前,第一时间稳住了理智。

    她让人给云若夕戴上红盖头,牵着她提前去外厅等待,这样的话,只要慕璟辰的人一来,就能给长辈敬茶,把路上耽搁的时间给弥补回来。

    可不知道是巡卫军不给力,还是百姓太凶残,慕璟辰一行人居然在乌衣巷外堵了整整一炷香的时间。

    慕璟辰对此,也有些无可奈何。

    以前被围观,他尚且可以用挖人眼睛之类的话去震慑,但今日他是新郎官,谁都不相信今日的他,会真的打打杀杀。

    于是他只能让巡卫军去想办法。

    可这些巡卫军,也不知道是不是想看他好戏,居然赶人赶得有气无力,折腾半响都没有把道路疏通出来。

    慕璟辰瞧着时辰,念着自己的新娘……使出了杀手锏。

    “秦越,让他们动手。”

    “是。”

    慕璟辰一声令下,秦越就朝空中发了个信号。

    然后不远处就开始有人惊呼——“掉钱了!天上掉钱了!”

    “什么掉钱了,是慕王府给京城的家家户户发喜钱了!”

    “快回家门口捡钱啊!不然都被别人捡了!”

    ……

    这些叫喊声一响,原本围着慕璟辰看得如痴如醉的众人,全都像被浇了水一般惊醒过来。

    “啥?有钱?”

    “还不少?“

    “在哪?”

    “各家的家门口!?”

    “等等我啊!”

    ……

    围观群众们得知这消息,纷纷往自己家里跑去。

    他们可是很实在的,美男看得再多,那也只能远观,跟自己没啥关系,而银子确实能实打实带来好处的。

    本来还想趁机从慕世子那里讨点赏钱的巡卫军们,纷纷咋舌,居然还有这波操作?

    那要他们巡卫军何用?

    “当然还是需要你们的。”慕璟辰一眼看穿他们的心思,高声道:“把路都给本世子收好了,要是真耽误了吉时……”

    慕璟辰凤眸微眯,尾音轻扬,明明是极其好听的声音,落在巡卫军的耳朵里,却跟魔音差不多。

    “世子爷放心,我们会把路通出来的!”

    回家捡钱的百姓虽多,但好热闹的人也不少,他被堵了没事,要是人太多出现混乱,伤到了新娘子……

    他可是不介意让某些人见见血的。

    慕璟辰隐隐带笑的眸光,扫过巡卫军,径直驱马,往乌衣巷里而去。

    被他扫过的巡卫军们纷纷抖了抖身子,恍恍惚惚的想起来,慕世子可是一个极其小气睚眦必报的人。

    今日他是不能打打杀杀,可来日呢?

    “赶紧的,把路守好了!”

    “快着点!”

    巡卫军们立刻像打了鸡血似的行动起来,把被百姓围着的道路,守出一条可以通过八台大轿的宽度。

    “若夕——”

    云若夕盖着盖头,在陈嬷嬷的指挥下,安静的坐在外厅里等待。

    结果报信的人才说慕世子到了,她就听到了他的声音。

    带着一丝兴奋,也带着一丝激动。

    云若夕心中甜蜜,他跟她的心情,竟是一样的。

    云若夕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但盖着盖头什么都看不见。

    慕璟辰喊了她一声后,也没有再喊,而是对着高堂位上的谢堰拱手敬礼。

    “岳父大人。”

    “免礼,开始敬茶吧。”

    谢堰似乎也不想让云若夕错过好的过门时间,立刻让慕璟辰给他敬了茶。

    云若夕在陈嬷嬷的要求下,全程静默,明知道爱人就在眼前,却也不能立刻得见,只能瞧着慕璟辰赤红色长靴,想象着他穿红衣的样子。

    慕璟辰敬完茶后,主持的司仪开始念吉祥如意之类的句子。

    云若夕被陈嬷嬷搀扶着,对高堂叩拜,然后便跟着慕璟辰走出了外厅。

    直到上了花轿,她一直紧张的心,才松了一些。

    陈嬷嬷和湘乐等陪嫁奴婢,走在轿子两侧,而轿子后,是从谢府不断被抬出的嫁妆。

    如果说,三日前的慕王府下聘,让整个京城的富商都为之侧目,那么今日的谢府随嫁,就让所有的世家大族震撼了。

    见过嫁女儿把整个家都给给出去的,没见过这种嫁女儿把整个家族都给给出去的。

    虽然以上的说法,有些夸张,但那源源不断,比之慕王府下聘都还要夸张的情况上来看,这嫁妆的数量,也绝对不会在少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