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711章 自食恶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贺意蕴是贺家嫡出,家世上就已经是京城众多贵族子弟的前列,更别说他是贺老太爷的老来子,位份比贺家三兄弟甚至他都还要高。

    品性上,那就更无可挑剔了,比起花心风、流的贺风烨,和跟着慕璟辰混得无所事事的贺风晏,简直不要太完美。

    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他太过喜欢音乐,喜欢到成痴成狂的程度,除了音乐和乐器,几乎不对任何东西敢兴趣,包括女人。

    所以不少人都说,嫁给贺意蕴,就得守活寡……可那也是因为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能成功嫁给贺意蕴,众人在说笑罢了。

    贺意蕴在一干京城贵族子弟中还是很香饽饽的,至少云若夕听来的八卦里,王家的嫡女王莲衣就对贺意蕴情有独钟。

    “贺意蕴本不喜欢这些人多的宴会,哪怕之前的祭礼宴会,他也没有出现,如今却突然出现……”云若夕好奇道,“谢贵妃是怎么把他请来的?”

    “自然是投其所好。”慕璟辰握着酒杯淡道,“谢贵妃请来了一位在江左一带极其有名的琵琶歌女,然后把这消息虚虚实实的放给了贺意蕴。”

    贺意蕴喜欢音乐,听说有善弹琵琶的高手从千里远的江南而来,自然会来参加宴会听上一听。

    正说着,一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女子,便在礼官的宣告中走了进来。

    那女子身穿淡青色的纱衣,极其婉约漂亮,一首琵琶曲,也极为曼妙。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云若夕注意到,贺意蕴听得眼睛都亮了,本来没啥表情的脸上,看着那弹琵琶的女子,一脸痴迷。

    若不是事先知道他的为人,看到他这幅模样,怕都会以为他是个色胚,对人家琴女看痴了。

    “阿辰,这件事咋们要管吗?”云若夕和贺意蕴此人,只有几面之缘,谈不上有什么极大的交情。

    但对方风评极好,又是贺风晏的小叔,她自然不愿看到这么个不错的帅小伙,眼睁睁的掉入谢贵妃的陷阱。

    慕璟辰知道她的好心,握着她的手道:“放心,恶人自有恶人磨。”某些怀着恶意算计别人的时候,未尝不好被同类更加惨痛的算计。

    云若夕琢磨着慕璟辰那句“恶人自有恶人磨”,隐隐明白了什么意思。

    她正常的吃吃喝喝,等到第二天,宫里果然传来了消息,说是平宁公主醉酒后,强行和一名大内侍卫发生了关系。

    此事简直犹若如惊涛骇浪般,迅速在宫里宫外掀起了风暴。

    皇帝震怒,下令封锁此事。

    可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的传播速度快得惊人,皇帝第二天得知的时候,大宁的京城酒巷都已经在谈论此事。

    下令封锁,根本就是掩耳盗铃。

    “陛下,这宫里头才发生的事,外面就已经传遍了,明显就是有人故意陷害,”谢贵妃哭到皇帝面前,心里震怒的同时,简直要心痛死,“这是有人在故意设计陷害臣妾的平儿啊……”

    其实消息传播的人里,未尝没有谢贵妃的人。她不想今日皇帝和南诏世子谈亲事就敲定平宁,于是故意让人提前去放消息,说平宁和贺意蕴醉酒乱性。

    结果哪知道,她的人放消息时候,却有更多的人反告诉她的人,和平宁公主在一起的不是贺家公子,而是宫里的一个侍卫。

    皇帝也不是傻的,这样快的传播速度和舆论风起,必然是有人提前做了准备。

    他暂时称病,推掉了和南诏世子的论事,然后暗中派人去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结果没想到,最后找出来的下药人,甚至帮平宁公主行事把风的人,都是谢贵妃的人。

    “啪——”

    从未挨过打的谢贵妃,第一次尝到了皇帝的巴掌,但她一点也不觉得疼,因为她的心更疼。

    “陛下,臣妾的确想要让平宁和人坐实关系,避免和亲,但臣妾设计的是贺家的贺意蕴,如今却换成了一个侍卫——”

    事到如今,谢贵妃也顾不得给自己辩解了,破罐子破摔的告诉了皇帝一切,希望皇帝做主,查出那个暗中动了手脚的人。

    可皇帝却是冷声道:“查查查,现在查出来还有什么用,平宁已经失去清白,你让朕继续压下所有事去查,是想把朕的脸面丢尽吗!?”

    “陛下——”

    “够了!”皇帝寒声道,“你要是不去设计这件事,又如何会被人抓到漏洞,让人反设计于你,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咎由自取?

    他居然说她咎由自取?

    要不是他狠心想把平宁嫁去南诏,她至于做出这样的事?

    谢贵妃又惊又怒,”陛下,平宁是您的女儿啊,是您的亲生女儿啊,她的幸福,难不成比不过您的颜面,比不过……”

    “朕的颜面你以为仅仅只是朕一个人的!?”皇帝冷声回驳,“朕是大宁的皇帝,代表着整个帝国!

    平宁是大宁的公主,她做出这样的事,或者说你这个当母亲的,做出这样的事,不仅让朕这个一家之主无地自容,更是让整个大宁被人嘲讽!

    你现在倒还觉得朕有不是?”

    “陛下,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只是——”

    “够了!”皇帝召来侍卫,“把贵妃送回朝阳宫禁足,没有朕的命令,不准让她离开朝阳宫一步。”

    “是”

    “陛下——————”

    谢贵妃哭喊着被侍卫拉走了,而皇帝为了维护皇家颜面,以极快的速度,宣告天下,所谓的平宁公主强了侍卫,完全是谣言。

    公主与那侍卫,只是情投意合,在花园小会了片刻。

    公主见众人已经知晓,请求下嫁。

    而皇帝尊重儿女的选择,也不嫌弃英雄出身,当即拟了旨意,提升那侍卫为正三品御前带刀侍卫,择日与平宁公主成亲。

    至于南诏世子这边,自然是定了八公主舒宁,等到公主两年后,就可以正式出嫁。

    平宁公主在得知自己和侍卫发生关系,并被皇帝指婚后,那是恨不得直接上吊死了,可皇帝派了专人看守,她想死都死不了。

    云若夕听说后,并不同情平宁公主,她们母女俩既选择设计陷害别人,就该有被别人设计陷害的觉悟,只是——

    “那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