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719章 南诏叛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云若夕心头狂跳,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所谓的第三方,很有可能不是王皇后,而是和大宁有敌对关系的其他政权。

    “回去再说。”

    “嗯。”

    夫妻二人很有默契的牵着手,从花园走出,跟凤仪长公主等人汇合后,便一起离开了皇宫,回到了王府。

    一回去,云若夕连衣裳都顾不换,便和慕璟辰探讨起来,“阿辰,你说做这件事的会不会那个南柯玥。”

    “他有做这种事的动机。”慕璟辰认同道,“从国家角度来说,如果大宁内部混乱,南诏会有可乘之机。

    从个人角度来说,他把平宁换成尚且年幼的舒宁,可以拉长联姻时间,这也就是说,他不用现在立刻娶了舒宁。

    而在舒宁满十四岁的这两年时间,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就算最后情况没有按照他的设想,皇上不留舒宁而是让她立刻出嫁,年幼的舒宁,也比年长的平宁更容易控制。“

    云若夕点了点头,“那这么说,那晚的事,还真的极有可能是南诏世子所为了?“

    事实上,南诏世子前来联姻的事情,本事就是这整件事的引子,若是没有他的求亲,谢贵妃也不至于病急乱投医……

    可——

    “他是怎么做到的?“云若夕奇怪,”那可是深宫中,他一个外来的使者,怎么把谢贵妃的计谋知道得这么情况。”

    而且最重要的是——

    “他还替换了我们的暗影!“

    听着云若夕口中的那句“我们的暗影”,慕璟辰凝重的心情,微微上扬,但也并没有特别轻松。

    他笑了笑,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山茶花,“如果这件事真的是他做的,那么这个南诏世子,还真没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

    而南诏,也没有他们表现的那样,对大宁心甘情愿的俯首称臣,他们在大宁一定藏了不少棋子。

    只是这些棋子想要找出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我们……该怎么做?”云若夕归属意识还是有的,作为大宁的百姓,她自然是想要国家强大天下太平的。

    “我们什么都不用做。”慕璟辰道,“这件事猫腻太多,我们能看出来得问他,自然也有人能看出来。

    这不,皇上已经以舒宁年幼为由,拉长了和亲时间。“

    云若夕微微诧异,“难不成皇上看出来了?”

    “他看不看得出来,我不敢肯定,但他身边的不少人,应该都是能看出来的,”慕璟辰缓声道。

    “你放心,能在这个圈子里好好待着的人,都不是笨蛋。”内斗归内斗,在对外的时候,许多人还是很慎重的。

    “所以比起这个,我更在意的是,贺风烨今日真正的意图。”

    “啊?”云若夕抬眸,“贺风烨?意图?”

    “阿夕,在你眼中,贺风烨是个什么样的人?”慕璟辰将目光从山茶花上挪移回来,看向云若夕。

    云若夕沉默了一下,突然被慕璟辰这么一问,她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略微思索了一下,才回道:

    “在我眼里,贺风烨是个无情无心,还偏偏喜欢调戏作弄人的人,不过抛出个人偏见,他很有聪明,也很厉害。”

    作为朋友,会很安心,作为敌人,会很难受。

    “嗯。”慕璟辰没有否认,“他的确是个不简单的人,当初我和他互相不知道第二层身份时,曾有过短暂交锋。

    他做事的时候,看似漫不经心,偶尔为之,但其实都有目的。

    好比今日,以他的本事,未必查不到那晚潜藏的第三方是谁,但他却故意来找我问责,我想,他绝不是简单的想要告诉我们,贺家会和谢家反目。“

    “你的意思是?”

    “他想告诉我们,做这件事的,的确是南诏世子。”慕璟辰道,“他怕我找错方向,想到了西梁。”毕竟在大宁的外国细作,西梁是最多也最厉害的。

    “哦。”云若夕莫名,“那他干嘛不直说,还拐弯抹角的说贺谢两家的事。”

    慕璟辰眉眼上扬,清浅一笑,“因为有我在,他直不直说都是一样。”

    “……”

    好吧,自家老公太聪明,别人的拐弯抹角对他而言,都是直言直语。

    “那我们真的不理会这件事吗?“云若夕不放心。

    “不是不理会,而是我们没有插手的资格,况且南诏那边……”慕璟辰盘算着,“还需要先好好的查一查。”

    “嗯。”

    ……

    就在慕璟辰派人联络在南疆的暗影时,一件消息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从南疆一路传到了京城。

    南诏国大将军叛变了,联合南诏统领下的好几个部落政权,围困住了南诏王城。

    驻守在南域边疆的将军府第一时间采取了行动,但对方的叛变显然是早有谋划,将军府的军队,根本进不去对方布置的毒瘴圈。

    可以说,除了王城大理,几乎所有南诏的疆域,都已经在大将军的控制之下。

    “阿辰,我不明白,大宁既然在军事的力量上,强于南诏,为什么在当初和南诏对立的时候,不一举拿下?”

    “因为南疆的地域和中原相差太大,那里大山环绕,除了大理湖光山色,别的地方,基本都是难以通行的区域。

    你也看了这么多医书,当知道,山脉地形复杂的地方,容易遍生毒虫和毒瘴,南疆巫蛊之术盛行,也是由于这个原因。”

    慕璟辰摸了摸小女人的头,“而且当初大宁高祖兵下南疆时,遭遇了南疆众多民族的联合抵抗,他们人数虽然少,但仗着地形优势和手中的巫蛊之术,让大宁士兵损伤惨重。

    再加上大宁真正的敌对西梁,和北戎时不时的骚扰,大宁就算兵强马壮,也禁不起三方的折腾和夹击,故而对于南疆,自高祖之后,一直都是谈和的策略。”

    云若夕听了慕璟辰所说的谈和策略后,差点没吐血,南诏对大宁称臣,但大宁却要每年给南诏“资助”一大堆物资金钱。

    “这合约,跟屈辱的宋金条约有什么区别。”

    “宋金?”

    “就是我们那个世界的两个古代政权。”云若夕吐槽道,“宋和金的谈和条约,跟你同我说的大宁对南诏策略,几乎一模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