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730章 居然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为了不暴露贺风烨的身份,这些话她都是用眼神表达的,她相信贺风烨能看得懂。

    事实上,贺风烨的确能看懂她的疯狂暗示,有时她故意隐瞒情绪,他也能看得出来,但此情此景,他却故意装作了看不懂。

    贺风烨勾了勾唇,“小师妹,你果然对师兄我有心思,只是你如今都已经嫁了人,这种水性杨花的事,还是不要做了。”

    水性杨花你妹!!!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云若夕已经扭断了贺风烨的脖子,这混蛋的嘴巴,就没有不气人的。

    不过气归气,贺风烨拒绝帮忙,她也没有过多纠结,本事是贺风烨的,又不是她的,人家想救就救,想不救就不救,跟她无关。

    她干预不了别人的选择,也不想干预,只是心里,难免有些淤堵。

    虽然理智上清楚贺风烨冷血无心,但因他一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伤害到她,甚至还帮了她几次,便让她一直忘了这一点。

    现在想想,他的好几次帮她,未必不是没有目的,所以阿辰说的对,贺风烨真的是一个,只在乎他自己目的的人。

    云若夕垂眸失落的时候,慕璟辰的手捂上了她的耳朵,只瞬间,她就听不到院子里的惨叫了。

    然而就算她听不到,单看四皇子他们越来越黑沉的目光,和士兵们支撑门的艰难,她也可以想象到里面的人有多痛苦。

    经验老道的乌将军,让人丢了燃烧的药草进去,可这些药草只杀了那些作祟的蛊虫,对于已经中毒的疯人们来说,毫无作用。

    他们不断的撞击大门,甚至开始爬起了两边的院墙,然而乌将军为了不让他们把毒虫带出,毫不犹豫的让人射杀了他们……

    等到这些人都死了,没有了惨叫声,慕璟辰才松开了捂住云若夕耳朵的手。

    “这是解毒丹,以及驱虫的药香囊。”乌将军让人拿驱虫药草的时候,顺便也带来了这些东西。

    “南关城到处都有驱虫的药香药草,我还以为用不着这些东西,没想到这巫医身上居然藏了这么多蛊虫。”

    乌将军把这些东西给了四皇子他们后,便让人打开了大门。

    院子里浓烟滚滚,看上去还真像大火扑灭后的情况,然而这些浓烟,都只是乌将军让人丢进去的驱虫药草。

    整个院子,没有任何着火的地方,除了被逃命的人弄得有些狼藉外,根本没有任何异常,唯一的异常,大概就是巫医不见了。

    “这些绿烟应该是致幻蛊的幼虫。”乌将军看着地上哪些被药草浓烟熏死的蛊虫,黑着脸,“这种蛊虫十分罕见,只有极少数的巫师手里才有。”

    南柯玥身边的这位赫仁巫医,是南诏王室的几个御用巫医之一,拥有这种稀有的蛊虫来防身,并不是奇怪的事。

    “该死!他肯定是混迹在刚才发疯外逃的侍从里,才逃出去的。“乌将军捂着口鼻,进入房间,看了一圈。

    除了床上已经在蛊虫的侵噬下,已经变成烂肉的南诏世子外,屋子里没了一个活物。

    “这是食人蛊,中蛊之后,蛊虫会在人的胃里产卵,等到破卵而出的时候,整个人都会被蛊虫的幼虫吃掉。“

    所以——

    乌将军大骂,“四殿下,大将军,咋们被那个老巫棍骗了!他用的息宁香,根本不是让蛊虫延缓生长的!

    息宁香的真正作用,是让食人蛊繁衍慢一点。等息宁香停止,蛊虫会立刻破卵而出!”

    这也就说,南诏世子蛊虫发作,根不是来了南关城后,碰到了什么毒素,引发了蛊虫,而是他停用了延缓蛊虫发育的息宁香。

    “他奶奶的老巫棍,居然敢算计他乌爷爷!”乌将军破口大骂。而到这个时候,也没有人再怀疑,赫仁巫医不是阿剌善的人。

    “事已至此,骂再多也无济于事,还是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褚将军看着床上正在被白虫啃食的烂肉,皱紧了眉头。

    这时,一道白月色的身影,却穿过人群走了过去。

    褚将军诧异了一下,“世子妃?”

    怎么回事?

    这女人不害怕、不恶心的?

    除了跟着云若夕靠近的慕璟辰以外,所有人看到云若夕的举动,都有些诧异。

    哪怕他们这些征战沙场,见惯了烂肉尸体的战士,在看到南诏世子尸体的时候,都有些犯恶心,有的甚至恨不得立马离开这个房间。

    可这慕世子妃倒好,看见南柯玥被虫啃食的烂肉后,不仅不尖叫,还主动上前观察……她丫真的是女人吗?

    “乌将军,这种食人蛊,种在人身体里的时候,是不是不容易被察觉。”云若夕不仅观察,还冷静的问出了问题。

    乌将军楞了一下后,才回过神来,应声道:“……对。”

    “这种蛊少见吗?”

    “不少见。”

    “不少见?”云若夕凝眸,“那也就是说,这种蛊有非常有效的处理办法。”不然就这种蛊虫的杀伤力,这一带的人早死了。

    “对。”乌将军回道,“只要在它的卵破卵前,喝下草木灰,或者吃下盐碱草,就能杀死所有的蛊虫和虫卵。”

    草木灰,盐碱草……在胃里繁衍,看了这种食人蛊特别喜欢酸性环境,酸性环境一倍破坏,就无法生存。

    “那现在南诏世子这个情况,该怎么处理。”云若夕问。

    “通常是拿火烧了。”乌将军皱眉,“这种蛊虫如果不烧,是很难死的,流出去后,又会祸害人或者牲畜。”

    问完了这些,云若夕和慕璟辰便退下了。

    乌将军等人一脸懵逼,他们见世子妃问得这般严肃,还以为对方要说什么高见,结果就是好奇的问了下蛊虫的问题,就“置之度外了”。

    不过一想到京城里传说的,那慕世子性格乖张捉摸不透的性格,也就没有过多在意,没准这云若夕是夫唱妇随呢。

    不过云若夕的这些话,还是提醒了乌将军——“殿下,将军,南世子这尸体要是一烧,咋们就会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在场的人都不是笨蛋,赫仁巫医搞的这一出,明显是要把南柯玥的死,怪在他们的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