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741章 投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夫人,我已经嫁过人,叫姑娘不合适,夫人还是叫我兰娘子吧。”

    兰青一边说,一边转身,从旁边的桌案上拿了一个香囊袋子开,显然是早已准备好了的。

    云若夕见此,琢磨着,这兰青对自己很了解,也知道小青的存在,那应当是影楼的明影使无疑了。

    她跟着兰青走了出去,见屋外的小院种了一颗亭亭如盖的枇杷树,不由多看了一眼。

    眼下是枇杷成熟的季节,院子里的枇杷树又打,不少熟透了的果子,都落在了地上,落满了地,看得人有些可惜。

    云若夕只一眼,便揣测出,这院子在她来之前,应该是没人住的,否则,这院子里的枇杷也不会沦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

    “夫人,大夫正在给影七使看诊。”影七就在院子左侧的房间,云若夕去的时候,一个大夫正在给影七把脉。

    那人见兰青来了,主动道:“兰娘子啊,你的这位远方表妹,其实没啥大的问题,就是太过劳累了,身体有些虚亏,只要好好休息,吃点补品,就会没事。”

    “多谢大夫。”一个丫鬟般的小丫头机灵的道谢,一边拿碎银,一边将大夫请了出去。

    云若夕没有多问,亲自上前,握住了影七的手给影七诊脉,当她发现影七的确只是劳累和亏空,这才稍微安了心。

    兰青看着云若夕的动作,微微勾了勾唇,“夫人放心影七使没事,夫人既然醒了,就先喝下这滋补汤吧。”

    兰青让丫头把汤端了进来。

    云若夕接过, 闻了闻,“苦的?”

    兰青顿时吩咐丫鬟,“拿枣泥糕来。”

    “不用。”云若夕摆了摆手,一口喝了下去。

    等她喝完,兰青才道:“大夫给夫人诊断时说夫人你郁结于心,想来应该是在担心主子,还请夫人放心,以主子的本事,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更何况,并州城里的暗影,已经派人去寻找主子了,相信很快就有主子的消息。”

    云若夕知道兰青在安慰她,但她一点也没有被安慰到,慕璟辰的确很厉害,在他的下属新增,几乎是无所不能的神。

    但她却看过他最落魄,甚至差点死去的样子,所以在云若夕心中,慕璟辰这是一个人,会受伤,会痛苦,会死亡……

    和影七赶路的这段时间,云若夕迟迟没有见到影七的谍蜂飞回,虽说可能是因为下雨,影响了谍蜂的嗅觉和飞行。

    但慕璟辰一天没有消息,云若夕就只能一天不安。

    云若夕看兰青,“我晕了多久?”

    “一天半。”兰青回答。

    一天半?

    只有这么短吗?

    云若夕是医生,对自己的情况很了解,她现在的身体除了有些虚弱外,基本没有什么大问题。

    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只是简单的睡一觉,就能好的?

    “你们给我请过大夫了?”她身上的贴身衣物,都是换了的,如果大夫为她施针,也是极有可能的。

    云若夕毕竟是现代人,没那么迂腐,但兰青却不那么认为,以为她误会了什么,忙解释道,“夫人放心,大夫没有给夫人施针,是影七使,是她用内力帮夫人你疗了伤。“

    云若夕顿时看向床上紧紧闭着眼睛的影七,皱起了眉头,难怪影七会倒下,竟然是为了救她。

    “夫人放心,影七使虽然耗损颇多,但没有大碍,她现在最需要的是好生休息。”

    “你说的是……”云若夕小声回答,走了出去,等到外面,她才继续发问:“并州也属于西南,可有瘟疫的暴乱发生?”

    “回夫人,并州下属的几个县都有小范围的瘟疫,但并州城内还暂时还没有出现疫情。”兰青说到瘟疫,原本平静的神色也不禁填上了一丝冷清。

    “这主要是因为并州的郡守,及时听从了他旗下,一个叫方辰羽的幕僚方建议,在南诏宣战的时候,就驾起了关卡,查看每一个往来行人,限制外域商人进入,这才让那些混在在商队里的下毒之人,没能进入并州城里。”

    云若夕注意到,兰青说到那方青宸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欣赏之意,但那欣赏很快就消失不见,仿佛对此人一点也不在意。

    云若夕对兰青和那叫方辰羽的幕僚是什么关系,不太在意,她在意的只是慕璟辰和这场人为的瘟疫,“兰娘子,如果你能接触到那个叫方辰羽的幕僚,你记得告诉他,下毒之人不一定是混在商队里。”

    兰青微微抬眸,“夫人这是何意?”云若夕毕竟是主子的女人,跟在主子身边,自然会得到更全面的消息。

    “我和阿辰分析过,南诏此举,是多年谋划,将军府都可以在这个时候反水,其他地方未必没有南诏安排的人。”

    云若夕说完,兰青就凝上了柳眉,“夫人说得是,是属下疏忽了,属下这就通知人,去告知方幕僚。”

    “嗯。”

    云若夕目送兰青转身去吩咐下人。

    这时,一个身穿灰布衣裳的小厮,却跑了进来,差点撞上兰青——“兰娘子,出大事了。”

    “毛手毛脚的成什么样子!?”兰青微微皱眉,她手底下的人,大多都是眼前小厮这种看上去不怎么样,但其实很会来事的人。

    他们这些人素来也很稳沉,极少出现这种惊慌失色的样子,此刻这般,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且八成是有关主子的。

    “兰娘子,小的刚刚在外打听到,说肃王殿下归顺了南诏。”

    “什么?”

    这个消息别说兰青,就连云若夕都吓了一跳。

    肃王归顺了南诏?

    这怎么可能?

    可当小厮说了理由,云若夕却有些信了——“小的只是听说,肃王似乎是为了护住他的亲卫兵,和剩下的那些西南军,才缴械投降的。”

    云若夕紧紧皱眉,以她四处听来的有关肃王的情况可以得知,爱兵如子的肃王还真是能做得出这种事的人。

    只是他有没有想过,他是大宁的王爷,皇帝的亲弟弟,更是边关的战神,无论哪一个身份,都不允许他向敌人投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