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817章 谈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过他更为好奇得是——“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他自认为自己表现得,没有丝毫破绽。

    云若夕笑了,“如果我说是直觉,你信吗?”

    拓跋焱也笑了,“信,为什么不信,人的直觉,有时候,可比那表面的分析,还要准确,不过,总有点蛛丝马迹,才能让你有这直觉吧。”

    云若夕点了点头,很是同意的样子,“的确,得有点蛛丝马迹,说实话,最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是信了你的——

    那么严重的伤势,对上神秘危险的巫神教教长老,除了和我扮演小夫妻,博取人同情外,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

    但你忘了,你跟我说过,这世间没有人可以命令你。你这般不可一世,甚至自封为神,怎么可能被人轻易拿捏。

    所以,你最大的破绽,就是你说了,你怀疑的药王血,能化解万蠱蛇王的毒,如果你真的怀疑它可以化解……

    那你绝对不会跟我说不那么多废话,你会直接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说到最后,云若夕甚至风趣的来了句诗。

    拓跋焱没去在意她的风趣,他只是觉得,他可能得重新认识一下眼前这个女人,她在某些方面,的确是很不容小觑的。

    “你说的对,我的确是个不喜欢被人威胁拿捏的人。”拓跋焱盯着她,不经意的靠近了一些,“所以,你要不要主动告诉我解毒的法子?”

    拓跋焱突然的靠近,让云若夕有些警惕,但她并不觉得对方会杀了他,所以她没有避开,也没有反抗,  只别过了脸去。

    拓跋焱仔仔细细的看着她,因为距离太近,他几乎看到了她没有瑕疵的雪白肌肤上,那微不可见得细小绒毛。

    他突然生出一丝,想要抚上去,试试手感的冲动,只不过这冲动才冒出,就被他的压下去了,不是觉得这冲动有问题。

    只是他不喜欢碰不干净的东西。

    “我本以为,你在得知自己怀孕后会异常慌乱,会抓住我这颗救命稻草言听计从,没想到你反而装傻充愣,从我这里得知了不少事情。”

    云若夕冷冷勾唇,并不否认拓跋焱的冷嘲热讽,她就是装傻充愣,你要如何?

    如果她不装傻充愣,她如何知道他中了小青的毒,并身怀药王血的事?

    如果说,之前的云若夕,还觉得自己的血是香饽饽,现在得知拓跋焱的血是药王血,她便觉得自己的血没有啥危险了。

    因为比起人人都想疯抢的药王血,自己这毒血,压根不算什么。

    云若夕心中叹了口气,想当初她喂他毒血,是想毒杀他的,结果没想到,却阴差阳错的救了他,真真讽刺。

    不过,从他长篇大论说半天,希望她主动告诉他解毒法子的情况来看,他应该不知道这一点的。

    也就是说,他并不知道她的血有压制遏制万蠱蛇王毒的作用。

    云若夕一直以为,紫眸男人留着她,是为了找慕璟辰谈交易,现在看来,除了谈交易外,他更是因为想要解决他身上的毒,才一次又一次的救了她。

    “你以为你抓了到了我的把柄?”即使云若夕不和他对视,拓跋焱也依旧能猜出她现在在想什么。

    云若夕神色寡淡的回过头来,冷冷一笑,“我当然不会那么天真,觉得我知道解毒的法子,就能要挟你做什么。”

    连巫神教教长老都做不到得事,她又怎么可能做得到……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对,但云若夕对这个紫眸男子的脾性,却有了足够的了解。

    她能从对方不可一世这一点,看出他不可能被南枯肜威胁,自然也能从他的孤高自傲得性子中,得出“她若是敢威胁他,必然会被弄死”的结论。

    “我知道,你不喜欢受人威胁,如果我威胁到你,哪怕我是这世间唯一知道解毒法子的人,我也会被你弄死。”

    这个人有生理洁癖还有心理洁癖,容不得人挑战他的威严,当初她差点被他拧断脖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所以——

    “我点出这件事,不是想要威胁你,只是让你知道,我的确知道解毒的法子,你不喜欢被人威胁,我也不喜欢,所以何不平起平坐的谈合作?”

    平起平坐的谈合作?

    拓跋焱薄唇上扬,狭长的凤眸流转危险的笑意,“你这个说法,还真是新鲜。”一个被他捏在手里的蚂蚁,却妄想和他平起平坐的谈合作。

    面对拓跋焱的的肃杀威慑,云若夕全然无视,只淡冷道:“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这世间出来除了我,有关万蠱蛇王的毒无人可解。

    就算你有药王血不会被毒死,但那种生生不息,杀不死的蚀骨灼烧感,会始终伴随你。”

    未等拓跋焱回应,云若夕又道:“我看我看得出,你不是普通人,你拿住我想和我夫君谈交易,说明你还有很多事要做。

    所以,你确定,你要拖着时时折磨你的身体,去你的大事?”

    拓跋焱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危险的线,他的目光盯着她的眼睛,一路向下,抵达她柔美细弱的脖颈。

    多么柔弱的脖颈,只稍微微一拧,就会一尸两命。

    他真想立刻杀了她……

    注意到男人眼底沉冷如铁得杀意,云若夕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但她没有畏惧,只镇静道:“所以王公子,收起你的杀心吧。

    我不仅可以帮你稳住南枯肜,让你在这里养伤,还能暂时压制你身上的蛇王毒,让你没那么难受,我们一起和和美美得想办法逃出去,不好吗?”

    和和美美?

    还真是会用词。

    拓跋焱冷笑道:“可我觉得你除了知道解毒的法子外,并没有什么用,逃离这里,只能靠我,至于帮我稳住南枯肜……

    呵,你又何尝不是在利用我帮你稳住她,别让她动你的血,伤到你的孩子?”

    云若夕的心紧了一下,这变、态狐狸,果然没那么好糊弄。

    “所以。”他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别在我面前耍你的小聪明,俘虏就要有俘虏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