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825章 看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南柯玥看着他幽深寂冷的眸子,吃吃的笑了起来,“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他们两人会非常的好。”

    贺风烨没有表情,只冷肃的抬手,擦拭自己刚才被毒蝎碰触过的脖子。

    南柯玥看着他的动作,眼底划过一丝阴鸷,但唇角的笑容,却是更明显了一些。

    “你要是现在不想回大宁那边,也可以,反正我的身边,永远都有你的位置,你想待多久,都待多久。”

    说完这些暧昧不明的话,南柯玥便转身,走了出去。

    贺风烨眸光死寂,看着窗外的绿色飞虫,关上了窗户。

    ……

    云若夕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又喝了一碗药。

    拓跋焱接过去闻了一下,大致说出了里面都有哪些药。

    这让云若夕颇为意外,“你懂医药?”

    拓跋焱淡抬眸微挑,“怎么,我懂这些恨奇怪?”

    云若夕没吭声,不是奇怪,是太让人不爽了。

    穿越前,她的学识在医学界,不说顶级,那也是一流的,结果穿越后,一朝回到解放前,成了个医学上的初学新手。

    若只是新手也就罢了,关键身边还老是出现像慕璟辰拓跋焱这种,明显不是认真学习医术,却比她在这方面厉害的人。

    这是个人都会心里不平衡。

    拓跋焱不清楚她这些小心思,只道:“我并不懂医术,只是对药物太过熟悉。”

    对药物熟悉?

    云若夕听到这里,才想起,拓跋焱说过,他是药人,身有药王血。

    一个人从小就和药打交道的人,自然会很熟悉药的味道,只是,如同毒人难练般,药人炼制的过程,也没有那么好受。

    “你小时候,是不是很辛苦?”云若夕发誓,这话完全是下意识问出来的,等她说出来,别说拓跋焱,连她自己都愣住了。

    这个紫眸自大男小时候如何,跟她有什么关系,她问这个干吗。

    拓跋焱愣怔片刻后,把她的表情收在眼底,他勾起薄唇,浅淡道:“还好,没死。”

    还好?

    没死?

    药人的练成几率比毒人还低,若不是久经生死,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到对死亡极为漠然。

    云若夕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总觉得紫眸男人指不定就是小时候受了不少难以忍受的苦楚,才变成了现在这样扭曲的性格。

    “其实我看药,也只是因为无聊,老太婆是不会毒死你的。”拓跋焱把药递了过去,“她要下毒早就下了。”

    “嗯。”

    拓跋焱把话题转回去,云若夕自然不会去提什么小时候,默默结果药喝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错觉,没错喝完药,她都感觉肚子有些温暖。

    她低头抚上肚子,虽然这个孩子的出现,出乎了她的设想,甚至不是她所期待的,但这是她和慕璟辰的孩子。

    是她和自己所爱的人,孕育的第一个孩子。

    她舍不得。

    何况怀孕前三月,是胎儿最不稳定的时候,这个时候她经历了那么多,孩子没有死去,显然也证明这孩子本身的顽强。

    孩子都这般努力了,作为母亲,她自然要拼尽全,将他带来到这个世上……

    云若夕低头看向肚子的时候,拓跋焱也在看她。

    他从没在云若夕的眼里,或者说身上,看到这般温柔的一面。

    自从他们相遇的第一面起,她对他就充满着戒备、警惕,和紧张,偶尔,还会流露出仇视和憎恶。

    这还是第一次,她在他面前,流露柔和。

    当然,要除了睡觉的时候。

    “打扰到你们小夫妻恩爱了?”

    南枯肜的声音,嘶哑的传了过来。

    云若夕和拓跋焱同时抬头,看向了南枯肜。

    南枯肜拄着人头拐杖,慢悠悠的走过来,然后坐到了床头的位置,对云若夕道了声: “手。”

    云若夕顿时明白了什么,坐去床头,乖乖的把手伸出去,让她把脉。

    把了一下后,南枯肜很明显的皱起了眉头,“你这体质果然古怪。”

    可不是,云若夕自己也会把脉,她昨晚和今晨都给自己把了一下,啥都没把出来,只肠胃有些虚弱,应该是前段时间没吃好的缘故。

    “我本来以为给你用了银钱紫,你的脉搏就会显现出来,结果还是没有,看来,就只能用孕蛊来判断时间了。”

    南枯肜说完,就对云若夕道:“躺下,把衣服掀开。”

    哈?

    云若夕愣了一下。

    南枯肜看向她, 浑浊的眼珠子盯着云若夕,让云若夕忍不住咽了咽喉咙,“我要检查你的肚子。”

    “哦。”

    说实在的,南枯肜的形象真的和和蔼可亲这四个字不沾边,她的皮肤偏黑,脸上褶子又多,再加上佝偻的身形。

    如果需要人演那种邪恶的,给白雪公主苹果的巫婆,完全可以让南枯肜去演,都不用化妆的。

    云若夕躺了下去,但躺下去之前,瞥了拓跋焱一眼,很明显,她并不想让拓跋焱看到她的肚子,但拓跋焱这个时候回避,明显会显得几步正常。

    于是她只能认命,权当自己去医院做检查般,掀开了她的短衫,露出了雪白的小肚子。

    云若夕的身材偏纤瘦,哪怕当初在京城吃好喝好,也只是回到了正常的比例,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瘦。

    比如她的腰,就如柳条一般,纤细柔软,现在哪怕怀了孩子,也没什么变化。

    拓跋焱看着她的肚子,很正常的问了一句:“她的肚子为什么没有变化。”

    哪怕是男人,也是知道女人怀了孕后,肚子是会一天天变大的,但这个问题,却是让南枯肜犹疑的看了拓跋焱一眼。

    因为她检查云若夕肚子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你之前生过孩子?”

    如果云若夕之前生过孩子,拓跋焱不可能不知道女人怀孕的过程,也不会表现得像个新手一般。

    云若夕和拓跋焱都凝滞了片刻,但拓跋焱的心理素质远胜云若夕,微微凝滞后,就恢复到一脸沉静让人看不穿的状态。

    云若夕却还在打鼓。

    我去!

    她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

    经验老道的医者,不仅能看出一个人生没生过孩子,甚至能看出对方有没有流过产。

    南枯肜似乎想到了什么,白色的眉头一皱,顿时看向了拓跋焱,冷厉道:“你们不是夫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