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831章 你很奇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主子昏迷,夫人失踪,暗影大部分力量开始南调,这绝对是影九在影楼的这些年经历的最严重的事。

    她不是傻的,看不出影楼现在应对的,可能前从未有过的危机,所以她不再偷懒,而是开始温习影楼的暗影功。

    “小九,你不能再再贪玩任性,你要好好练功,这样才能帮到主子和夫人……”

    影九在房里练功。

    离开思园的谢珩,则是回到了自己的书房里,准备处理递上来的政务。

    谢思灵站在书房外的紫藤花走廊旁,看着书房,静雅的目光中,流露着一丝难以捉摸的情绪。

    阿木给谢珩送茶的时候,在庭院里看见了,不由打了声招呼:“大……二小姐。”

    虽然阿木并不是特别认可云若夕,但家主的命令不可违背,自家大人也承认了云若夕是谢家的大小姐。

    他一个下人,不能乱了规矩。

    “二小姐您是来看大人的吗?”阿木问。

    “嗯。”谢思灵微微应声。

    阿木不由走到她的面前,“大人在处理公务,可能要一个多时辰,二小姐若是有要紧的事,阿木可以帮您现在传达。”

    “没什么要紧的事。”谢思灵娴静道:“你照顾好兄长就好。”

    说完,便转身走了。

    阿木看着谢思灵的背影,摸不着头脑,自家大人是在七岁的时候,被家主签回来的。

    那个时候他,还在乡下漏风的土地庙里跟着兄长当乞丐,并不知道大小姐谢思灵,和被家主带回家的大人之间,关系到底如何。

    但在被大人救下来到谢家的日子里,他还是听谢府的下人们,说了不少两人的往事。

    说是那个时候的家主,对大小姐谢思灵并不怎么在意,虽然对大小姐需要的东西都会加倍给,但最重要的独属于父亲的关怀,却一次都没有。

    相反的,家主对带回来的大人,却是格外的重视,每天除了政务,大部分心思都花在了教导大人,以及帮大人治病的事上。

    大家都说,大人可能根本不是家主堂兄的儿子,而是家主自己的私生子。家主只是不想担上不守族规的罪名,才说是堂兄的私生子。

    可这样的说法,压根站不住脚。

    因为那个时候的谢家,基本上,已经成为了家主一个人的一言堂,家主压根犯不着担罪名这种事而不认自己的孩子。

    不久前,家主不就大张旗鼓的认下了云若夕?

    不过那个时候,大家也想不出什么别的理由,来解释家主的做法,类似私生子的流言,便越来越多。

    直到现在,都依稀还有。

    那个时候阿木就开始观察大小姐,想知道大小姐是不是会因此讨厌自家大人,结果发现,大小姐真的是这天底下最完美的大家闺秀。

    她知书达理,善解人意,就算大家都觉得家主偏心,觉得大人的存在抢走了她的父爱,她对大人也丝毫不排挤。

    且不仅不排挤,还始终有对大人,有着对兄长般的尊敬。

    只是……

    真正的兄妹之间,应该不只有尊敬才对。

    阿木回想小时候自己和兄长的相处,总觉得大小姐和大人之间的相处,有些疏远。

    比起兄妹,他们更像是两个没有什么关系的“互相认识的人”。

    之所以彼此尊敬关心,只是出于礼仪和自身教养,跟感情没啥关系。

    阿木叹了口气,转身往书房里走。

    这种涉及到感情的问题,他还是少想微妙,毕竟像他这样不聪明的人,想也想不明白,跟在大人身边伺候就好。

    只是大小姐来了的事,阿木还是告诉了谢珩。

    谢珩听后,批示的墨笔缓缓一顿,他抬起头来,问道:“她在外面站了多久了?”

    阿木摇了摇头,“阿木粗心,出去的时候没注意二小姐是否站在那里,回来的时候才看见的。”

    谢珩收回目光,平静的蘸了蘸墨水,“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哦。”阿木乖乖的去门口坐着打瞌睡了。

    而这时,附近的暗卫才传音入密道:“回大人,大小姐来了有一段时间了,因为看大人批得认真,便没有说。”

    谢珩目光沉静,扯过一张白纸,写下一句话,“所为何事?”

    “属下不知。”

    大小姐谢思灵的性情,很像年轻时候的谢堰,话不多,什么事情都放在心里,他们这些暗卫,看不懂。

    但显然,谢珩能够看懂,他在纸上写道:“去查看贺氏的动静。”

    “是。”暗卫去了。

    谢思灵不会无缘无故的来找他,八成是贺海瑶那边有了什么状况。

    谢珩重新处理公务,然而在看到下个折子时,他却再度顿住了执笔的手。

    这是一封例常的报告,有关慕世子夫妇失踪之事。

    写报告的人,是皇帝专门派去寻找慕世子夫妇以及贺家二公子的人。

    对方表示,他们已经暗中派了不少人潜入南域,试图找到慕世子夫妇和贺二公子,但除了知道他们和肃王一起失踪外,他们别无所获。

    唯一看上去好一点的消息,是南域沦陷后,将军府的人因为和南诏有合作关系,所以南域和南诏没有封锁。

    他们可以进入南疆地区,寻找慕世子夫妇和贺二公子。

    “大人,家主会不会亲自前去寻找大小姐了?”另一个暗卫见谢珩盯着这份报告发呆,不由问出了声。

    谢珩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写道:“他在他们去南疆前就不在谢府了。”

    “那……”

    “无碍。”谢珩写道:“不用在意。”

    “是……”

    谢珩略微思索后,开始在折子的后方写建议,告诉找人的人,应该怎么找。

    写完之后,他提前叫阿木,把这折子送了出去,而此时的云若夕,已经将心法运行了一个完整的大周天。

    白月轩给的素女心经,的确很适合云若夕,不过只打坐了一会,她就感觉整个人耳清目明,比早晨散步还要有精神。

    云若夕练功的时候,拓跋焱就那么坐在对面,略微倦懒的支着脑袋,看着她。

    也不知道是真的看她,还是只是摆个这样好丈夫的造型想事情,反正云若夕已经习惯,变没有怎么在意。

    只是当天晚上的时候,拓跋焱说了一句让她摸不着头脑的话。

    他说:“你很奇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