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842章 大理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云若夕瞬间震住,却不是以为你拓跋焱那句话,而是那双看向她的紫眸里,哪里还有平素的神秘勾人、梦幻幽暗。

    此时此刻,那双摄人心魄的紫色凤眸,只有不断燃烧的黑色烈火。

    烈火不仅映照出了她震惊甚至有些害怕的神色,还燃着他的yu,他的念,呈现出他的愤怒和他的疯狂。

    “你疯了……”除了这个形容,云若夕根本找不到任何一个词,可以形容此时的紫眸男子。“你是不是忘了我的价值了?!!!

    你不是要和阿辰交易吗?

    你屈尊降贵的抱我行路,绝不仅仅是为了扮演模范丈夫吧?

    你一直在细心的照顾我,不就是为了让我好好的留着这个孩子吗?

    有了孩子,我就会束手束脚不能随便逃走,有了孩子,你在和阿辰的交易上,就会多一个筹码。

    你甚至能用孩子,直接要求我给你万蠱蛇王的解药……”

    可现在,他却居然说要拿掉她的孩子?

    “精、虫上脑这种事,是个男人可能都会经历,但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因为人有理智和自控能力,你不是自控能力很好吗?

    忍了我的挑衅这么就,怎么会能一段时间没有进食,就跟中了药似的发疯……”

    等等!

    中药?

    云若夕突然反应过来——

    “你不会真的中了药吧?”

    他们这一路,云若夕也看出来了,依唛自小就跟着南枯肜学制蛊,算是南枯肜的嫡传弟子,南枯肜的那两个侍女,也是依唛的长辈,很疼爱依唛。

    依唛年轻,很多心思藏不住,她对紫眸男子的喜欢,是个人都能看出来,所以指不定是她们三个长辈中的某一个,为了成全依唛,给拓跋焱下了药了。

    “我如今怀了孕,你要是中毒,为了不伤害我,在这深山老林里,就只能找依唛了,只是,他们南疆不是都喜欢一夫一妻制的吗?

    南枯肜对爱情的看法又那么忠贞,也不想是她做出来的事,可你要是没中毒又怎么会跟疯了似的……”

    “够了!”

    云若夕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拓跋焱冰冷的声音打断。

    她抬眸看去,便见那双死死盯着她的深邃紫眸里,无名之火渐渐消散,转而替代的,则是让人难以捉摸的幽暗深渊。

    “中毒?你觉得身负药王血的我,会中毒?”

    “我……”

    “云若夕啊云若夕,你的想象力的确不错,可事太自以为是,我不过是看你最近太浪、甚至忘记谁是主人谁是奴仆,让你知道点好歹罢了。

    你还当真以为得了我的青睐,要对你如何……”

    拓跋焱勾唇挑笑,笑容俊美至极,却也危险至极,“我承认,你是有几分姿色,不过想要勾引我,还差太多。

    至于你的双唇,嗯,滋味是挺不错,但真正不错的是你的血,而不是你的唇。

    另外,我说弄掉你的孩子,并不是你所理解的意思,我是在威胁你,你要是在给我作妖,我不仅会让你失去这个孩子,也会让你永远也怀不上孩子……”

    拓跋焱说完,就松开了她,然后不过眨眼的时间就闪退到了三尺开外,然后变转身离开。

    看着那道熟悉的背影,在想起刚刚拓跋焱那极为残忍的话,原本紧张的云若夕,莫名一松。

    原来如此,他不是中毒,而是发、泄这几天的不快。

    只是这一招还真的很狠,刚刚她真的吓到了吗,她还真的以为他是因为精、虫上脑,而忍不住想要对她下手。

    哪怕弄掉孩子也无所谓……

    云若夕一边捂着唇,一边恢复情绪,等到稳定神色,才走了回去。

    ……

    南疆虽然多山,百姓也多是山民,分散在各处的村寨里,但不代表他们没有城镇。

    出了深谷之后,云若夕变第一次看到了南疆的镇子。

    她有些新奇。

    因为南疆的镇子和她在中原看到的镇子,很不一样,可能是依山而建的缘故,这里的房子多是木制建筑,且多是吊脚楼。

    道路呢,也是石路,上上下下,十分磨人。

    这里的人,都穿着本地的衣裳,沿街贩卖的,也多是云若夕没见过的绣品和物件,呈现出完全不同于中原的风貌。

    这让云若夕非常感兴趣,但她并没有机会去融入,只能在路过的时候多看几眼,然后问依唛,这是什么,那是什么……

    明眼人都能看出云若夕的好奇和玩心,但南枯肜他们不是来游山玩水的,在镇子里简单歇了下,吃了个便饭,就继续上路了。

    在翻过数个山头,走过好几个城镇后,南枯肜一行人才终于抵达了大理城外。

    云若夕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城门,城门上写的文字,是南诏国的文字,她看不懂,只能简单的把大理城三个字对应上去。

    如同中原的重要城镇,南诏的重要城镇进城都是要那路牌的。

    南枯肜没有路牌,但她有拜月教的邀请函,于是直接走了特殊通道,越过长长的排队队伍,直接进入了城里。

    由于云若夕和拓跋焱的长相,太过扎眼,所以进入大理城之前,南枯肜让依唛给他们涂了点黑乎乎的东西。

    这东西就是之前依唛给她自己美丑用的玩意,涂上后,不仅皮肤会变黑,五官在阳光下,也有一定的视觉变形。

    但云若夕却觉得这玩意对紫眸男子,并没有特别明显的作用。

    他的皮肤变黑了后,明显少了一丝出尘绝艳的味道,但却多了几分刚烈之气,若是穿上铠甲,活脱脱一位沙场大将军。

    果然,这长得太好的人,丑化也不容易。

    云若夕忽略了拓跋焱那轮廓分明的英俊容颜,继续去到了南枯肜的身边,结果刚靠近,南枯肜就问了一句:“你们吵架了?”

    “哈?”

    南枯肜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自从你们那天单独出去谈了,且分开回来后,你们两就在有意无意的远离彼此。”

    云若夕心头一惊,她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

    事实上,还真的挺明显的。

    云若夕为了和拓跋焱不相互膈应,这一路上,都跟着南枯肜,不断的问南枯肜关于毒虫的问题,把拓跋焱“冷落”在一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