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848章 尿遁之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最初云若夕以为,对方可能是已经研制成功了,但她仔细观察了南枯肜的状态,却又不像是成功了。

    因为,如果南枯肜阵地炼成了蛊王,她不至于会一脸心事更加深重的样子。

    可如果蛊王没有炼成,南枯肜又为什么不继续用她的血试验呢?

    这种问题,云若夕私下里问过,得到的却是南枯肜一身冷冷的桀笑:“怎么?你还嫌没扎够,想继续献血?”

    当然不想?

    这么找虐的事情,她云若夕才不会干。

    于是得到南枯肜的冷笑后,她就再没提过这件事,生怕对方继续戳她手指。

    只是云若夕不问,不表达她不会继续去猜测,只是想来想去,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把她当成取血工具的南枯肜,会突然放弃取血?

    心疼她?

    不可能?

    比起相信南枯肜是注意到她手到处都是洞洞,而心生愧疚,云若更愿意相信对方,是发现她的血一直失败,不能制出蛊王,而选择了不再折腾……

    不过,不管那一种,对云若夕而言,都不是好事。

    因为如果南枯肜没有炼出蛊王,那她在蛊王会上,就不会对巫神教的教主下手,云若夕所设想的逃跑计划,自然就不会有好机会。

    结果没想到,今年的蛊王会,南诏王室也插了进来,给出了一个非比寻常的彩头。

    冰蚕蛊对这些练蛊之人的诱、惑极大,哪怕南枯肜本来对这蛊王会,兴趣不是很大,有了寒冰玉床的出现,她也定是要拼上一拼的。

    再说了,她养的黑飞子,本就是目前的南疆十大毒蛊之一,如果没有人挑战,注定也是要进入总决赛,赛个排名的。

    这世间的规律,一向是哪里有利益,哪里就有人争,哪里有人斗,哪里有混乱,而当混乱出现,很多事就顺理成章了。

    不过在场的人,大多都是南疆的巫蛊师,没了小青在身边,云若夕觉得她一个人身处混乱中,不一定能讨得了好。

    于是她还是要选择继续联络影楼的人。

    “依唛。”云若夕贴近依唛,小声道:“这附近可有茅厕。”

    茅厕?

    依唛懵了一下,场上的斗蛊到了关键时刻,所有人目不转睛的盯着中间泥缸上,正在圆盘中央厮杀的两条蛊虫。

    可云若夕却突然要上厕所……

    云若夕并不知道斗蛊之事,是南疆人上到教派巫蛊师,下到平民百姓最喜欢看的事,所以才找了这个理由。

    不过依唛想到云若夕不是南疆人,便没有过多的怀疑,只是实打实道:“云娘子,这样的场合,怕是不适合中途离场。”

    废话!

    她当然知道这种场合不适合离场。

    可就是这个时候不方便离场,离场后才能更好做她要做的事啊。

    “依唛,我也不想的,可人有三急啊……”

    云若夕知道练武之人耳极都比较好,南柯玥显然也不是普通人,她怕自己的声音被对方认出,便刻意改变声调。

    依唛也没太注意,只以为云若夕是因为压低声音说话,才声音怪怪。

    “再说了,这么多人,得比多久?”

    “这个……”

    依唛不想说,他们巫蛊师在炼蛊炼到最关键的时候,别说是人有三急了,就是三天三夜不合眼,也是常有的事。

    “我是真的急!”云若夕眼见依唛磨磨唧唧,不由去拉依唛的手,准备“强行拉闺蜜一起上厕所”。

    可她刚伸出手,手就被身后伸来的大手拦截了。

    “我带她去。”

    压低的声音,淡漠的开口,拓跋焱说话的声音和平时有些差异,说出的话也不是中原话,而是依唛他们所说的村寨土话。

    云若夕虽然对南疆土话不是很懂,但再来的路上,为了多打探消息,还是让依唛教了她一些,故而听懂了拓跋焱的这句话。

    云若夕不得不承认,拓跋焱这家伙,似乎比她更有语言天赋,同样是听依唛教学,半个月下来,她只是听懂了,而拓跋焱都已经会开始使用了。

    “为什么要你带?”云若夕微微蹙眉,看向拓跋焱,这混蛋,要是跟她一起去,那南枯肜是绝对不可能放行的。

    结果没想到,当依唛请示南枯肜时,却得到了对方微微颔首的同意。

    南枯肜居然同意她和拓跋焱一起离开?

    难道不怕她和拓跋焱趁机跑路?

    事情发展得有些出乎意料,云若夕还来不及细想,拓跋焱她的手往外走去。

    在场的人大多都集中注意在大厅中央的斗蛊上,只有少数人,注意到了这两个中途离场的人,更有甚至,悄悄跟了上去。

    云若夕被拓跋焱牵着手离开现场,整个笑心脏都在激烈的跳动,却不是因为拓跋焱牵着她的手,而是她走出大厅太过容易。

    “你到底和她做了什么交易?为什么她会这么放心的让我们两个出来?还不带上依唛?”

    等到拓跋焱用低沉的不太像他本人的声音,请示了外面的看守,询问了茅厕的地址,拉着云若夕往茅厕的地方去。

    云若夕才忍不住问出了这些时间,一直哽在心上的问题。

    “你别不说话,你现在是要去做你的事,还是带我……”

    云若夕还没问完,拉着她手的的拓跋焱就突然顿住,因为惯性,云若夕的身子是继续往前,结果被拓跋焱这么一拉,当即往后倒去。

    拓跋焱眸光冷凝,直接伸手,接住了她的后背。

    “你!”

    云若夕还来不及控诉,拓跋焱就让抬起她的后背让她站起。

    然后,云若夕就闭上了嘴巴。

    因为前方不远处,站着两道熟悉的人影。

    “哟,还是对小情人,这是准备到哪里去啊?”开口说话的,正是之前云若夕和依唛简单交际过的瓜子脸女人——毒手。

    云若夕心里闪过一道念头,似乎明白过来,为什么南枯肜会放心她和拓跋焱一起离开了。

    敢情他们从入大门开始,就被巫神教左派的人盯上了,只要她和拓跋焱有所动作,都会遭到巫神教左派的袭击。

    但显然,对方拦截,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左派和右派的争斗。

    “我说你们,不是南疆人吧。”毒手说的是中原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