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894章 都有异香是巧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影魉一看对方居然“勾勾手”,那个不爽啊。

    虽然对方是主子,虽然影楼暗影对楼主的服从扎进了骨子里,但一想到当初慕璟辰初影楼时,还是个少年,

    而负责带他熟悉业务,相当于指导大哥的正是他自己。

    影魉就傲娇了,当即别过脸去,“哼,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我还要不要面子?”关键还是用还是这种勾手指的小动作……

    “你以为我是翠红楼的姑娘吗?”

    两人距离虽然隔得远,但以慕璟辰的耳力,却是把他的话看了个清清楚楚。

    慕璟辰扯了扯嘴角,没有说话,转身,就去吩咐手下,买出关要用的东西。

    他对影魉勾手指是故意的,一来,他想确定对方是不是影魉,二来,他也想通过这种方式,让影魉待在原地。

    而不出他所料的,对方真的是紧赶慢赶,往西梁去的影魑,而影魉也如他所想,在他的刺激下非常大爷的没来打招呼。

    手下的人在四处买东西,慕璟辰就在路边的摊子上喝着清茶,虽然西北关将军府就在这座城里,他却并不想去看华阳郡主。

    他很清楚,如果让华阳郡主知道他的目的的是朝歌城,她一点不会让他出去。

    而此次出关,风险诸多,若是不能安全返回,让他始终处在失踪状态,倒也算给家人们留看一个念想。

    暗影们的办事效率极高,很快所需要的粮食和水都买齐了。

    慕璟辰让人给城里的眀影通知了一声,就率领商队,往出关的方向走。

    影魉看着自慕璟辰的背影,叹了口气,虽然慕璟辰掩饰得很好,走得也很稳健,但眼里的焦虑和紧张,却是难以抹去的。

    “西出阳关无故人啊。”影魉叹息了一声,跟了上去。

    ……

    云若夕近来一直有嗜睡的毛病,由于她体质特殊,高月太后派来了好几个精通巫蛊的人查看,也没查出个缘由。

    云若夕也不在意,比起他们找出缘由给她吃药,她还不如多睡睡。

    不过最大问题就是,她每次睡着后,拓跋焱都会来,来的时候,也不打扰,只是挪动她的身子,睡在了她的身边。

    云若夕睡得很沉,如果不是第二天注意到小竹等人的神色,她压根不知道拓跋焱来过。

    有好几次,她假装睡觉,强撑着看拓跋焱什么时候来,但撑着撑着就睡了过去。

    其实那些巫蛊师很清楚,云若夕嗜睡的原因——她摄入了不少王上身上特殊的香气,这些香气的效果会持续很久。

    哪怕醒来,依旧会有易睡感。巫蛊师们不说,主要是拓跋焱不让说,他并不想让云若夕知道他的体香有这种作用。

    可云若夕也不是笨蛋,起初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时日一久,自然会有些怀疑。

    于是,她主动问了阿彩,拓跋焱身上的香气是怎么回事。

    阿彩得了拓跋焱的指令,回答得很淡然,“王上是天生异香。”

    天生异香?

    云若夕愣了愣,当初她趴在慕璟辰怀里,问他身上的香气时,慕璟辰也回答说,他身上的香气是天生就有的。

    且这体香会随着身体温度变化,温度越高,香气越浓,所以在雪髓毒的影响下,他的香气才始终呈现淡冷的状态。

    不过这样也好,天生异香,掩盖起来很麻烦,有了雪髓毒的影响,慕璟辰无论是外出还是伪装,都不会太麻烦。

    只是——

    “这样的体质,应该很少见吧?”云若夕感叹道。

    阿彩并没有察觉出云若夕的感叹,其实带着一定程度的试探,她回答道:“的确很少见,哪怕是从小培育的香人,也不会生出天生异香的后代。”

    香人,云若夕知道,大宁有不少,是不少勾栏之处,用香料调理出来,供贵族闻香的妙人。

    只是香人的改造和毒人差不多,也是要看体质的,有的人能变成“后天带香”的人,有的人却会失败。

    总之,这种调理几乎只是在人体表面上,几乎入不到根里,换成现代语言,就是基因没改,传不到后代。

    云若夕本以为慕璟辰是她遇到的,唯一的天生异香的人,没想到拓跋焱居然也是。

    虽然香气不同,但联想到他们的长相……

    云若夕突然问道:“高月太后身上有异香吗?”

    阿彩愣了愣,拓跋焱跟她们说有人都说过,不要小看云若夕,她的心里藏着很多心思,问出来的话,也不一定只是好奇。

    “太后没有异香。”阿彩想了想后道,“不过宫中流行熏香,闻香,养香,浴香,太后身上自然也是香的。”

    “哦。”

    “夫人是想见太后?”阿彩问。

    “当然不是,我只是有些好奇这世上竟有天生带异香的人,以为他是遗传……”

    云若夕没有多说,只转了话题道:“阿彩,从现在起,你教我西梁话吧。”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西梁为了了解中原,普及中原话,她虽然暂时没法回去普及西梁话,但自己以身作则先学了也是极好的。

    不然像个聋子一般的处在敌营,总觉得有问题。

    阿彩神色微顿,“奴需要请示王上。”

    “请示吧。”云若夕摆了摆手。

    于是当天下午,她就被人请出了落霞殿。

    “听说你想学西梁话。”拓跋焱把云若夕召去了乾月殿,他在圣月宫的住所,然后指给了她,一个精通两国文字的女官。

    “女官?”云若夕有些诧异,“西梁还有女官?”

    “本来是没有的。”女官看到云若夕后,恭谨一礼,非常正式的打了招呼,“但太后仁德,在先帝还在时,就创立了女学舍,允许大梁女子参与科举,入朝为官。”

    女官见到云若夕后,非但没有因云若夕是大宁女子而歧视,在看到云若夕明显的孕肚时,还明显露出了“王上终于有后了”的欣慰表情。

    “女子科举?”云若夕听到这里,差点没咬着舌头,整个脑子都盘旋着,大梁原来不是大宁所说的边野蛮族。

    人家不仅把曾经的周朝礼仪完完整整的继承下来,还特么开阔创新了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