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896章 接连破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场所有人……不止云若夕,连地上跪着的李莞院长,旁边候着的宫女太监,甚至外面驻守的侍卫,都睁大了眼睛。

    他们刚听到什么?

    王上居然让这个女人住进乾月殿?

    要知道这乾月殿,可不是普通地方,而是帝王在圣月宫的独自住所,历代以来,能和王上同休在乾月殿的,都只有帝后。

    且就算是帝后,也不能完全住进来,只能是在服侍照顾王上时候,暂时进入乾月殿。

    其他妃嫔,不仅不能随便进入乾月殿,就算是得到了召令,进入了签约的,也不可能在乾月殿过夜。

    而这个落霞夫人,却居然被允许搬进乾月殿了?

    王上他……

    他到底是有多喜欢这个新夫人?

    云若夕完全不知道自己入住乾月殿,是一件足以载入西梁史册的大事件,没办法,语言不通,就是这么尴尬。

    她只知道,她并不想住进这个什么乾月殿。

    虽说现在每天晚上,拓跋焱都会霸占她一半的床,然后让她每天早上醒来,都是嘴巴红肿的状态……

    但住在暂时属于她的落霞殿,和住在属于他的乾月殿,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只可惜,她并没有选择的权利。

    “孤还有事要处理,李莞,你先带她去书阁看看。”

    “……诺。”

    拓跋焱起身后,走到了云若夕的面前,抬手就朝云若夕的脸抚去。

    云若夕本要下意识后退,结果没想到拓跋焱的动作极快,在她退后之前转而捏住了她的下巴,强横又霸道的落下了薄唇。

    完全没有顾忌周围还有二十多双宫人官员的眼睛。

    “乖。”

    拓跋焱擦着她的红唇轻语,声音又低又磁,仿佛能挑到人的心尖儿上。

    云若夕的心一颤,却是瞬间挣脱了他的束缚王后退了一步。

    在场的宫人,因拓跋焱对云若夕的亲吻,都下意识的低了头,没有再看,他们自然也就没有看到,落霞夫人的突然后退。

    以及她略微僵硬的身体,和有些苍白的面容。

    他们更没有看到王上原本带着愉悦的幽紫色眸子染上寒光,而原本上扬的唇角,也是突然落下,紧紧抿起。

    但他们至少知道,王上似乎是不高兴了。

    原本是要去曜日宫会见外臣的,可突然就改计划,带着一大批侍卫,好好对待的去了星辉宫的行猎场,一连猎杀了十多只猎物。

    直到下边人前来汇报,说“落霞夫人的东西已经悉数搬到了乾月殿内殿”,王上才收回了拉弓的手,淡淡的问了一句:“她老实吗?”

    啊?

    老?老实?

    被问的内务太监有些愣,似乎没反应过来王上这个“老实”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落霞夫人不是个老实女子?

    还是说,她会做什么出格的举动?

    老太监还在纠结,他身后的小太监却是个机灵的,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了什么,立刻上前回道:“禀王上,落霞夫人去到乾月殿后,的确对一些陈列不太喜欢,不过奴才解释了一番后,夫人就没说什么了。”

    “哦?是吗……”

    小太监的回答,似乎跟“落霞夫人老不老实”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关系,但拓跋焱听后,却明显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且是很满意的那种,原本紧抿的薄唇,都有了松缓。

    “她喜欢什么陈列,就按照她的吩咐去弄。”

    拓跋焱的吩咐,再次让旁边站着的一干人等,都愣住了神色,虽说王上兴致来的时候,会把一个人宠上天。

    但他性情不定,十分善变,宠爱这种东西,十分不长久,就算是银月夫人最得宠的时候,也没有连连让王上打破记录。

    好在帝王身边伺候的人,都是心理素质不错的,内务太监赵公公当即和身后的小太监叩首,回了个恭谨的“诺”。

    “回圣月宫。”

    “诺!”

    拓跋焱将弓箭递给了马下的侍卫,扯了扯僵绳,便领着浩浩荡荡的一群侍卫,离开了行猎场。

    ……

    乾月殿,书阁。

    云若夕对搬进乾月殿的情况,不是很开心,更对拓跋焱最近对她的行为,感到不解和排斥,但命令已经发下去,她也没得奈何。

    很快乾月殿的内殿寝室里,就有了女子用的东西,而阿彩等人,也和梅兰竹菊四个宫女,带着一些她之前喜欢用的东西,来到了乾月殿。

    如果说,三天前,拓跋焱正式册封云若夕,赐落霞夫人的封号,只是一个大家意料中的流程,并没有惊起什么水花。

    那拓跋焱这段时间的留宿,和今日以落霞殿修缮为名,让落霞夫人搬去了乾月殿的举措,就不得不引起宫中的轩然大、波。

    而别说宫中,就连宫外,都有不少人得知了这件事后皱起了眉头。

    云若夕完全不知道,她的身份来历,以及以后可能的发展,在宫内的女人,及宫外的几个大家族议会上开始频繁出现。

    在和李莞院长讨论了学习课程后,她就自顾自的走去乾月殿的偏厅,准备吃晚膳。

    然而云若夕没想到的是,拓跋焱居然也在,且还换下了凌然不可侵犯的玄色龙袍,穿上了一袭银边勾勒的红衣白袍。

    不得不说,同一个人,穿上不同的衣服,明显会有不同的味道。

    拓跋焱身穿玄色游龙袍的时候,会庄重肃穆,冷然高绝,天然的龙威,让人不敢直视,而身穿红衣白银袍,又会飘逸潇洒,妩媚又清绝,让人挪不开眼睛。

    绝无论哪一种,都是绝代的风华,盛世的容光,仿佛人世间所有灵气,都用在了他一人身上,让世间再无这般人。

    曾经以为只有慕璟辰。

    如今,却多了个拓跋焱。

    云若夕惊讶于拓跋焱的出现,惊艳于他的容颜,更惊奇于他和慕璟辰的相似,一时之间,竟呆愣在了原地。

    而拓跋焱见云若夕看他看呆了,不仅不恼,反而眸光轻扬,泛出淡淡的琉璃光彩,“听说你有一些陈设不喜欢?”

    陈设?

    什么陈设?

    云若夕被问得回过神来,想了想后,才想起之前内务公公,有让她去看内殿的布置。

    她当时不想搬进来,脸色自然不会很好。

    那公公便误会了,以为她不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