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910章 无不唏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就好比管用右手的武者,会把贴身武器放在右侧一样,一个习惯左手出击的人,也自然会把他下意识防备的人放在左侧。

    拓跋焱让云若夕坐在右边,是相护,把银月夫人放在左手边,是防备,二者孰轻孰重,只有真正了解的他的人才知道。

    不过这样的小细节,大多数人是不知道的。

    银月夫人也不知道,但她很聪明,并没有因为自觉高了云若夕一等,就得寸进尺。

    她以非常端庄的姿势,坐在拓跋焱右侧偏下的地方,和怀着孕,不得不斜倚坐姿的云若夕,形成鲜明对比。

    “太后驾到——”

    太监高喊的声音,打断了众人对银月夫人的注视。

    所有在座的人都纷纷起立,看向了殿外。

    拓跋焱也施施然的站起来,和银月夫人,以及被阿彩扶起身的云若夕,看向了殿外。

    在太监宣布之后,一名身着低沉玄红色衣袍的汉服女子,走了进来。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当时云若夕看到银月夫人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就是李太白这首千古颂美诗。

    可当她看到高月太后的时候,云若夕却是彻底忘记了言语,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只觉得,眼前的女人,不愧是拓跋焱的母亲。

    年过四十的高月太后,完全没有年过四十的样子,犹若凝玉般的面容上,不仅没有一丝皱纹,整个气度神态,也不是一般女子可以比拟。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波肤。

    如不是她身上的衣裳,如不是她威严的气压,如不是周围人的匍匐下跪……云若夕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眼前的女子,已经四十多了。

    且还有个二十岁的儿子。

    “母后。”拓跋焱微微抬手,打了声招呼。

    而他身边的银月夫人,早就跟着下面的其他宫人,跪了下去。

    至于他右手边的云若夕……

    不好意思,看傻眼了,等到回神来的时候,下面的人已经开始呵斥了:“落霞夫人,见到太后,为何还不行礼。”

    “就是,连王上都要行礼,区区四品嫔,怎么还敢干站着。”

    “果真是恃宠而骄……”

    ……

    被邀请参与赏菊会的李莞看到这一幕,那个揪心,她明明教过云若夕行礼来着,怎么站着不动?

    哪怕肚子不方便,欠身礼也可以啊。

    众人议论纷纷。

    云若夕却是站着没动,她本就不喜欢古代这种跪来跪去的规矩,何况现在还大着肚子,坐下去都不容易,更别说跪下去了。

    不过公然和高月太后叫板,也不是明智的行为……

    云若夕在阿彩搀扶下,缓缓屈身,拓跋焱却突然伸手揽住了她。

    未等拓跋焱出声,高月太后便淡然道:“你身子不便,跪拜之礼,就暂时免了。”

    云若夕疑惑的看了拓跋焱一眼,又看了眼高月太后,她发现,打从高月太后进来后,拓跋焱的神色就开始让人看不穿了。

    额,其实平时也不怎么能看穿。

    不过现下他们母子两同事对她示恩,又是什么情况?

    “夫人,欠身礼还是不能免的。”阿彩暗中传声。

    云若夕这才回过神来,欠了身子:“多谢太后恩典,太后福寿安康。”

    云若夕此时用的是西梁语,在场之人除了知道云若夕在学西梁语的人外,所有人都有些讶异。

    因为云若夕说的西梁话很标准,几乎没有任何口音。

    拓跋焱看了她一眼,显然有那么一丢丢的欣赏。

    高月太后却是没有什么表示,径直走到上座的左侧后方,坐了下去。

    等到高月太后落座,拓跋焱三人,下面的宫人,才敢一一落座。

    “今日赏菊,算是宫中家宴,大家不必拘谨。”

    高月太后不是个话多的人,简单几句开场词,赏菊宴就开始了。

    如同云若夕曾经参见的后宫宴会一样,开场的丝竹弦乐之后,便是各殿报名的妃嫔,上场表扬。

    云若夕安静的看着,余光却是在刚刚呵斥她的一些人脸上,扫来扫去。

    那些人似乎意识到自己被看,下意识的看向上座,却见微微垂眸的女子,安静的抚着肚子,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奇怪?

    为什么会觉得有人在看我?

    不是银月夫人,也不是那个看自己肚子秀孩子的新夫人,那难不成——

    是王上?

    几个女子莫名惊喜,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云若夕列为不怀好意者防备名单。

    赏菊会的表演,其实和云若夕在大宁看到的贵族女子的表演,差不多,都是些唱歌跳舞演奏之流。

    唯一让云若夕注意的,是那名叫做红枫的夫人,她居然和当初的褚娇娇一样,穿着一身红衣,选择了舞剑。

    不过褚娇娇当初舞的是单剑,红枫夫人舞的是双剑,且褚娇娇的舞剑,多是卖弄,以花枝招展为目的,放在实际的角斗中,绝对不堪一击。

    但这红枫夫人的舞剑,却不仅仅是好看。

    那一招一式的走势里,含着杀敌克人的绝妙招式,如果不是她此时毫无杀气,拓跋焱身后的蛛蛛等人,怕是早就将她拿下了。

    “红枫夫人是将帅府出身,一直都是很有傲气。”云若夕还记得小竹这句有关红枫夫人的介绍,现在看来,似乎并没有夸张。

    那舞动双剑的清冷女子,的确有着不同于其他妃子的清冽眼睛。

    只是那眼睛在看向拓跋焱的时候,也必不可免的流露出了一丝落寞和哀伤。

    云若夕瞥了眼身边的拓跋焱,又瞥了瞥下面那群压根不看剑舞,只暗中看向拓跋焱的女人们,心中叹了口气。

    拓跋焱这混蛋,真特么是个祸害……

    云若夕叹息的时候,红枫夫人已经舞剑完毕。

    拓跋焱领头拍了拍手,勾唇道:“红枫的剑舞果然还是这般精彩,说吧,今年想要什么赏赐?”

    红枫夫人抬眸看向拓跋焱,淡然道:“王上若真想赏臣妾,那还是和去年一样吧。”

    和去年一样?

    此话一落,下面的人无不唏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