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913章 叫姐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后宫规矩多,妃嫔要见帝王,需要找帝王身边的太监总管递帖子,只是这样的方式,在拓跋焱的后宫,基本没什么作用。

    大部分递去的帖子,都会石沉大海。

    哪怕卢公公尽职尽责,会在拓跋焱心情好的时候,将妃嫔们要见王上的理由,一一列举,拓跋焱也极少理睬。

    不过银月夫人毕竟是不同的,她递上来的帖子虽然不多,但大部分都会被应准。

    这一次也不例外。

    尤其最近云若夕往银月殿送东西的事,传得沸沸扬扬,整个皇宫都知道,拓跋焱作为君王,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

    他有些好奇,云若夕这是在做什么。

    如果单纯的是不喜欢他送的东西,以她的性子,只会不理睬和视而不见,如此高调的把东西送人,还是送给银月妃……

    怎么看,都是做给他看的。

    想到这里,那双因泡药浴而有些不耐的幽紫色眸子,竟浅浅的有了笑意。

    “让她来乾月殿。”

    “诺。”

    卢公公传令下去,很快,身穿银白色宫装纱裙的银月夫人,便抵达了乾月殿。

    药浴后的拓跋焱不仅没有散发出药香,身上的异香,反而浓烈了一些,坐在旁边的云若夕瞧了他一眼,就把目光收了回去。

    没办法,眼前的拓跋焱实在有些诱或人心。

    一件薄如蝉翼般的雪白缎衣,肩披红白相间的泛光华袍,衣襟略微敞开,露出洁白无暇的肌肤,和性感的锁骨。

    他一手支着桌案,一手玩着手里的红色扳指,神态倦懒,却又有着一股雍贵华气,幽紫色的狭长凤眸,静静看来,竟让人忍不住的心神跌宕。

    云若夕自认为不是什么绝世高人,就算被慕璟辰练出了审美高度,但她在看到慕璟辰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心跳加速。

    这说明,有些美,是审不疲劳的。

    它永永远远会霍乱人心。

    银月夫人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么一幕——

    俊美无俦的男子,斜倚在榻上,无以伦比的绝美眉眼,带着浅笑,正饶有兴味的,瞧着他对面坐着的女子。

    而他对面的女子,也是斜倚在软榻上,单手支着脑袋,眉眼带着淡淡的笑。

    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他的笑是因为她,她的笑却是为了掩盖一些真实情绪。

    不得不说,此时的拓跋焱和云若夕很是和谐。

    如果不清楚他们的真实关系,谁都会觉得,他们是一堆恩爱了许久,有着类似脾性的老夫老妻。

    和谐的画面,让银月夫人眼睛生疼。

    但在云若夕把目光投来时,她却能立刻收敛眼中的嫉妒,换上笑意,对着前方的拓跋焱叩首请安:“王上万福金安。”

    “月儿来了。”拓跋焱转眸看向银月夫人,“免礼平身吧。”

    “谢王上。”

    偏殿不大,但也不小,银月夫人才起身,卢公公就已经派人搬了上好的软椅,放在了进入偏殿内里的雕花拱门处。

    银月夫人款款而坐,然后看向云若夕道:“妹妹这段时间可还安好。”

    云若夕没有起身,依旧和拓跋焱一样,斜倚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银月夫人,依岁数,我应该比你大。”

    言下之意,你该叫我姐姐。

    银月夫人脸上的笑容,微微僵住。

    众所周知,这后宫女人的姐妹称呼,都是来自进宫时间,和所在的位份,她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该被云若夕尊称一声姐姐。

    可云若夕却这般公然驳回,显然是不给她面子。

    银月夫人心中不悦,但见拓跋焱在,她也就高兴了,王上最讨厌的,就是后宫女人为了恩宠,争风吃醋的丑态。

    云氏对她越是打击,王上就越是能看清她的丑态。

    “落霞夫人说的是。”银月夫人轻笑道,“那银月以后,就叫你姐姐了。”

    云若夕不置可否。

    银月夫人看向拓跋焱,却发现拓跋焱不仅没有不悦,看向云氏的目光,好像更愉悦了。

    怎么回事?

    王上怎么还更喜欢她了?

    银月夫人不明白,一旁的虹锦等人,也是惑了心绪。

    王上的确不喜欢女人争风吃醋,但他不喜欢的,只是她们争风吃醋的方式。

    在他看来,无论男女,要斗就要斗得聪明一点,互相讥讽,除了让她们自己原本的美丽染上瑕疵外,根本毫无作用。

    而云若夕此刻的做法,就很符合这一点。

    然而拓跋焱看着云若夕,非但没有流露出不喜之意,反而好似心情更好了。

    虹锦对上娜雅的视线,然后便看见娜雅掩下了目光里的黯然。

    王上对这个云氏,果然是不同的。

    可是娜雅不是说,这女人只是王上带回来的人质吗?

    她的人也好,肚子里的孩子也好,都不是王上的。

    难不成一直被她们当做没有心的神明,最后不仅有了心,还喜欢上了一个有夫之妇?

    这实在太荒谬了。

    虹锦不愿意相信,但这段时间王上的诸多表现,却又不得不让她往那边想。

    或许是王上在演戏呢……

    或许是王上有什么计策呢……

    虹锦不断的这般告诉自己,才算沉稳得住心思。

    众人心思百转的时候,银月夫人再次出声:“姐姐送妹妹的东西,妹妹都很喜欢,只是,姐姐送这么多东西,妹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才好。”

    “不知道怎么回,就来找王上想办法?”云若夕回道。

    银月浅笑,“是啊,王上聪明,定能告知臣妾,如何回礼。”

    “不用,你想回礼,现在就能回。”云若夕看向身侧的阿彩,“阿彩,给我你的匕首。”

    宫中禁止携带武器,但拓跋焱的侍女们,身上却是随时携带着可以杀人的工具。

    阿彩看向拓跋焱,见王上微微阖目,意味着同意,这才把袖子里藏着的小匕首,递给了云若夕。

    “你要做什么?”

    拓跋焱虽然不怕她耍什么花样,但最近云若夕太乖了,乖得有些反常,而他素来警觉,自然知道反常意味着什么。

    他不怕她杀他,过去不怕,意识到自己喜欢上她后,也不害怕,但他怕她出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