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928章 冷宫是真的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然而就算如此——

    “娘娘,您要杀了那个未出生的孩子吗?”蓝溪说不上不忍,但至少心里是分外可惜的,这个孩子,她其实很期待的。

    “哀家为何要动手?”高月太后坐了回去,重新拿起了朱笔,“既然有的是人要那孩子的命,哀家再出手,岂不是添乱。”

    添乱?

    怎么会?

    哑奴大人已经暗中去了冷宫,要是太后真不想要那孩子,绝对是眨眼之间的事,可是太后这般不管不管不顾——

    “娘娘,您是不是也舍不得?”

    高月太后翻开折子的手微顿,“舍不得?蓝溪,你跟了哀家这么久,你觉得哀家舍不舍得?”

    蓝溪一下子噤声了。

    高月太后看上去难以亲近,实则的确是个冷心冷血的,就算是她,她也不敢保证太后在需要的时候,会不忍心牺牲掉她。

    蓝溪不敢再猜,见高月太后没有要喝参汤的意思,便端着汤回去了。

    岚蝶还在那等着,见到蓝溪,依旧甜甜的喊了声:“蓝溪姑姑。”话不多说,却明显是在等待蓝溪的答案。

    蓝溪斟酌后,回笑道:“小蝶,姑姑我也不给你买关子,娘娘她若是真想要那女人的命,那女人绝对活不到现在。”

    蓝溪很聪明,既不说太后看穿了王上的心思,也不说太后的打算,只是很正常的,回了王上那边甩来的问题。

    岚蝶听后,也没有额外反应,欠身笑道道:“小蝶知晓了,小蝶这就回去回禀王上。”

    “嗯。”蓝溪应了一声。

    岚蝶转身离去。

    蓝溪看着女子乖巧的背影,思绪却转到了云氏孩子并非王上亲生这件事上。

    如果云氏不喜欢王上,孩子也不是王上的,那这个云氏岂不真是宫里最初流传的,是被王上抢回来的?

    这种事,太后虽然没有什么特别反应,蓝溪却是极度震惊的。

    以她们王上魅力,这女人还需要抢?

    最关键的——

    如果这个女人是有夫之妇,她的丈夫是谁?

    孩子的父亲是谁?

    蓝溪也不是傻的,一条条,一件件的思索回去,很快就意识到,或许昨晚来的刺客,并不是真的刺客。

    而是想要带走云氏的人。

    那个人或许就是云氏的丈夫。

    这既解释了云氏没有出事,也解释了云氏被打入冷宫的情况。

    只是——

    如果这是事实真相,太后为什么会不管不顾呢?

    一个心不在王上这里的女人,留下是大患。

    以太后果决,定然是立刻处理的。

    现在不处理,到底是在等什么呢?

    事实真相,以蓝溪的智力,还是能推测一些,猜测一些的,但太后的想法,乃至王上的想法,她却很少能看穿。

    “算了。”蓝溪摇了摇头,“在其位谋其职,自己想那么多干嘛。”

    蓝溪说是这样说,但端着参汤,还是走向了冷宫的方向。

    云若夕也不知道昨夜是怎么睡着的。

    她嗜睡的毛病似乎已经根深蒂固,哪怕远离了拓跋焱的异香,远离了乾月殿里的高床软枕,她依旧能极快的睡着。

    等到一醒来,已经是当日下午。

    她有些饿。

    确切的说,大概是孩子饿了,饿得她也连带着过来。

    “阿彩……”她下意识的唤了一声,等到半天没有回应,她才彻底清醒,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拓跋焱打入冷宫了。

    她并没有多大的情绪起伏,慢慢的坐起身来,听着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她叹了口气,“外面有人吗?”

    没人反应。

    她也没有不耐,而是安静的看着周围的环境。

    昨夜她被送来的时候时候,因为心系慕璟辰,并没有怎么注意这冷宫的环境,直到现在仔细一看,她明白什么是冷宫。

    冷宫冷宫,顾名思义,是真的冷,真的荒凉,殿宇里除了一张床,就是一方矮桌,连坐在地上的软垫都没有。

    朝歌城从地理位置来说,比北宁城更北一点,深秋时节,窗棂上早就凝起了寒霜,好几处宫殿都烧起了地龙。

    可冷宫里,别说地龙这种高级设施了,那是连最基础的炭炉都是没有的。

    好在对方也没想冻死她,不仅处理了她的伤口,还给她拿了被褥,不然,她今天不一定能起得来。

    嘶嘶——

    床边的青蛇安静的吐着蛇信子。

    云若夕瞧着躲在被窝里取暖的小青,笑了笑,“还冷血动物呢,那么怕冷。”

    小青缩着三角形的小脑袋,看着云若夕,眸子里,似乎有些担心。

    “放心吧,坐牢还给人口饭吃呢。”

    云若夕起身,走了出去。

    刚准备推门,门就被人从外面拉开了。

    “夫人,你醒了。”

    是阿彩。

    “嗯。”

    云若夕很直接,“有吃的吗?”

    “小梅。”

    阿彩往后唤了一声,提着食盒的小梅,就微微上前道:“夫人,从今天开始,奴婢会和阿彩姐姐一起伺候您。”

    “嗯。”

    云若夕并没有问其余宫女的去向,也不想知道拓跋焱到底想要做什么。

    见小梅和阿彩送了食盒进来,她很自然的说了声谢谢,就要去接对方的食盒。

    “夫人,奴婢来就好。”

    小梅没有让云若夕动手,而是越过云若夕,把食盒提进殿里。

    只是一进去,她就说不出话来了。

    这冷宫,是真的冷的,比外面还要冷。

    而且,这地板,这桌子,全是灰,哪怕是他们最下等的辛者库的奴隶房间,也没有这么脏的。

    夫人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过的啊。

    小梅眼睛都忍不住红了。

    云若夕却是没什么反应,只对阿彩道:“是否能给我一些工具,让我打扫一下。”

    她可不觉得阿彩是真的来伺候她的。

    阿彩眼神闪过一丝复杂,没坑声,但还是点了点头。

    这是云若夕的性子,无论做什么,都没有要使唤人的意思。

    “夫人,您放心,奴会帮你打扫干净的。”小梅说完,就从怀里掏出一张绢帕,将矮桌擦了,然后出去找人要软垫。

    但显然,她没要到。

    最后还是阿彩出面,才让等在外面的小竹们拿了东西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