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937章 另投新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哼,得了吧,谁不知道你家主子已经失宠,就算怀着孩子,王上也好,太后也好,都没有再管她。”

    “可不是,现在宫里头都在传,那女人是因为和刺杀王上的刺客有关系,才被打入冷宫的,不然王上和太后为什么不给那女人东西吃?”

    “就是,那女人一定是大宁派来的刺客,否则为什么暖玉殿里才发生刺杀之事,那女人就被关进冷宫里,这其中定然是有联系的。”

    “没错,最大的可能就是,一方面要保留皇家颜面,一方面又不好对怀着皇嗣的女人动刑,所以王上才开了先例,把那女人关进了冷宫。”

    “所以你也就别在这里跟我们瞎扯了,还王上在你们主子那里,王上要是在你们主子那里,我脑袋搬下来给你当球踢。”

    “你们!”小梅听着这些话,是又惊又怒,可她也知道,对方的说法和猜测,都和很符合实情。

    且不仅他们这么想,她自己在听了云若夕的剖白后,也觉得应该是这个原因。

    但现在王上来了啊,一切都还没定论呢,他们怎么能这么说。

    “你们到底给不给我银炭。”

    “银炭?”闻言的太监一声冷笑,“没钱,渣炭都没有。”

    说完,对方就一把将小梅推开,让她直接摔在了地上。

    “别当在大门口碍别人领炭,赶紧哪里来滚哪去!”

    你们!

    小梅气得眼睛都红了,可周围走过的宫女太监指指点点,却是一个没有帮她说话的。

    而那些进去领东西的宫人们看到小梅,也没有一个愿意伸出援手。

    小梅突然间理解为什么落霞夫人说她不喜欢皇宫了,因为她说这里的花开得再艳,地里也埋着枯骨,这里的笑声再动听,夜晚也有人在哭。

    一切的一切,都如浮生虚梦,人与人的交往,似乎除了利用便是利用,还不如南疆一个普通村寨的日常生活来得简单又开心。

    小梅当时听着的时候,没有多说,毕竟她没在南疆村寨生活过,而在尚仪司的时候,也因为尚宫的照顾,没有受过什么诘难。

    直到现在,她才算是明白,落霞夫人那些话里的意思。

    此时此刻,嘲笑指点小梅的人里,不止有那些尚物司的太监,更有路过,或者前来领取东西的太监或者宫女。

    而在他们的背后,站着一个对小梅来说,十分熟悉的人,这个人便是小竹。

    或者说是曾经的小竹。

    如今,她已经不再叫做小竹,在落霞殿没了主子后,她们这些宫女,也被内务司的人招了回去,小兰小菊回到了来时的地方。

    而她,则被银月夫人要了去,改了名字。

    至于银月夫人为什么要她,大家都心知肚明,银月夫人想从她这里,了解落霞夫人的一切,以及当初她得宠时和王上相处的细节。

    不愧是宫中荣宠最久的女人,哪怕落霞夫人是敌人,小竹也曾是落霞夫人派来送她东西,“羞辱”她的人。

    她也依然没有落井下石,对小竹如何,而是把对方请来,“谦虚”的询问落霞夫人的日常,以学习对方的得宠之术。

    也因此,小竹在银月殿的待遇很好,基本和之前在落霞殿持平,但小竹也明白,她想再进一步,成为银月夫人的心腹,是永远不可能的事。

    不过就算不可能,如今已经另侍新主的她,也没有对曾经的同伴伸手帮忙。

    小梅是看到了小竹的。

    但小竹低头,她自然也就明白了小竹的意思。

    她没有去寻求对方的帮助,而是自己从地上爬起,安静的看了眼这些欺辱她的太监。

    夫人说的对,这宫里,真的不是什么好地方……

    小梅转身欲走。

    可道路却被人伸脚拦住了,“这不是落霞殿里的小梅姐姐吗?怎么,落霞殿里没有地龙,还要来尚物司领银炭?”

    说话的是洛华殿的大宫女芍药,当初云若夕才进宫,小竹和小菊去尚膳司拿膳盒的时候,就被芍药带人为难了。

    如今芍药等人来尚物司拿银炭,正好碰到了小梅被赶出来,她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

    “各宫主子们的殿里都有地龙,完全不需要用银炭,银炭这种东西,只有没有名分的小主们,和咋们这些宫女才用。”

    芍药看着小梅冷笑道:“这落霞殿虽然偏僻,但经过重新修缮后也安了地龙,怎么,小梅姐姐也会跑来跟我们这些小宫女抢银炭了?”

    谁都知道现在的落霞夫人已经被打入冷宫,芍药这般说,不过是为了羞辱小梅,让她自己说出自家主子被打入冷宫的事。

    但小梅并没有如她的愿,只冷声道:“芍药,我自问没有得罪过你,夫人当初也没有针对过你的主子,所以,还请让路。”

    “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芍药身后的小宫女道,“芍药姐姐不过是关心你你两句,你居然这般不识好歹。”

    “就是,你凶巴巴的对着谁呢。”

    “道歉!”

    “给芍药姐姐道歉!”

    ……

    小梅眉头微皱,她并不想和这些人多做纠缠,如果这些人不信,她就去请帝旨,总之,为夫人要到炭火才是最重要的事。

    于是她侧身准备避开对方前行,但芍药身后的另一个小宫女却侧身过去,拦住了小梅的去路,“你不道歉就想走?”

    小梅皱眉,“请让开。”

    “让开?凭什么?”小宫女叉腰道:“你是主子吗?这条路是你的吗?我正好站在这个地方,你凭什么命令我!”

    “就是,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以前在尚仪司端茶倒水的小宫女罢了,以为攀附了新夫人,就可以一步登天。

    结果呢,连个大宫女都没当上……”

    哈哈的嘲笑声,接连响起。

    小梅神色清冷。

    乍一看,还颇有点云若夕平时端着的样子。

    那芍药身后的小宫女见此,却是忍不住推了她一把,“真是什么样的人跟什么样的主子,摆着冷脸真让人恶心。”

    “就是,以为自己是谁呢,不过是区区民女,还妄想做我们王上的夫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