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941章 住在地下的男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只是,他失去了双眼,紧紧闭着的眼皮,向里凹陷,在昏暗的烛火下,如同两个嘿嘿的窟窿,让他的脸不仅和帅沾不上边,甚至还有些吓人。

    “漠渡,我找你是有正事要问。”高月太后对这个叫做漠渡的男人,并没有对属下的态度,也没有对敌人或者朋友的态度。

    看上去,高月太后和这个叫漠渡的人,关系似乎就只停留在互相认识,和他说话,也像是在和路人问路。

    “什么正事?”漠渡笑了笑,“你先别说,先让我猜猜,你上次找我说正事,是问我这世间有什么毒可以限制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既不会让她立刻致死,也无药可解。

    我给你推荐了雪髓毒,这一次,你应该还是想要问毒的事情吧。”毕竟他一个瞎了眼睛的前拜月教教主,也只有在蛊和毒这方面,有些用处了。

    高月太后没有否认,“他中了雪髓毒后,的确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行动受制,但他练的内力是先天纯阳功。

    这种武功至纯至阳,专克阴寒类的东西,他用这种内力去压制雪髓毒后,雪髓毒对他的限制,几乎没有。

    再加上他日日勤修先天纯阳功,雪髓毒对他的影响也就越来越少。且不仅越少,他现在甚至可以利用雪髓毒。

    不仅对蛊免疫,还能用冰寒之气伤人。”

    “所以你找我,是想问现在还有没有办法杀了他?”

    “不。”高月淡漠道,“我并不想让他死。”

    “那还真是奇怪。”

    漠渡笑了笑,“能让我们心狠手辣的高月太后,饶过小命,这个敌人还真不简单,莫不成是你在大宁的什么遗留亲戚?”

    高月太后长袖下的手指,微微紧缩了一下,但心跳和面色,都没有变化。

    她淡冷道:“他是谁和你没有关系,你只需要告诉我,如今除了冰蚕,是不是没有别的蛊毒可以影响他。”

    “你要怎么影响?”漠渡扯了扯嘴角,“如果是行动受限,冰蚕的确是唯一手段,当初我跟你介绍雪髓的时候就说了。

    这种毒很特殊,一旦用了,其他蛊都会失效,被冰蚕蛊影响,那也是因为牵动了雪髓毒本身的寒毒特性。”

    高月太后接话道:“那既然是寒性的东西都可以影响,那原则上除了冰蚕,其他的寒性类的毒素是不是也会影响。”

    “原则上来讲是这么回事。”漠渡点了点头,“不过他连雪髓毒都可以压制,且和雪髓毒共存了这么多年。

    一般的寒性类的东西,怕是不会有冰蚕蛊那般好的效果。”

    “我知道了。”高月太后说完后,看向旁边纯粹是用来装饰的书架,“其实,如果你想恢复双眼,我可以帮你。”

    “别别别,你要是帮我治好眼睛,我可就出去帮你卖命,不划算不划算。”漠渡连忙摆手,“你看看我,住在这里多好。

    有吃有喝,还有人定时前来服侍,啥都不用操心,每天除了睡就是吃,除了吃就是睡,艾玛,简直是人生极乐……”

    漠渡还没说完,高月太后垂眸打断道:“随你。”

    说完,她便端着烛台转过身去。

    长乐殿虽然叫做长乐殿,但其实是一个建筑群,有十多间不同名字作用的殿宇。

    这些殿宇的下面都有密室,且密室于密室之间,都是互通的,漠渡若是想要活动,并不局限于这一室之内。

    但他自从进来后,就再也没有去过别的密室。

    高月太后其实很想象,一个满嘴跑马吊儿郎当,看上去明显是那种爱好自由的人,居然真的在这底下方寸之地待了二十年。

    “你女儿她……过得很好。”

    临走前,高月太后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就转身离开了密室。

    原本没心没肝笑着的男人,在听到这句话,突然沉默下来。

    整个笑脸,都慢慢渗透出一丝苍凉。

    很好啊……

    既然过得很好,那他还有什么课担心的。

    男人回到床边,继续躺下。

    高月太后则走过机关重重的密道,回到了地面。

    刚出去,就见到蓝溪规规矩矩的站着在等她。

    “娘娘。”蓝溪见到高月太后,当即下跪,把情况说明了。

    不知道是不是在面见丹朱掌握了不少模糊信息后,心里终于没那么烦躁了,还是想好了一些事情之后不再犹豫不决了,

    总之,高月太后并没有之前派遣蓝溪去处理云若夕时那般着急,她很平静,平静得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也不会发生的样子。

    “哀家知道了。”高月太后走到桌案处,缓缓坐下,“他不是不可以动心,但他不该对一些不该动心的人动心。”

    蓝溪沉默。

    高月太后拿起桌上的笔墨,迅速写了一封信,“来人。”

    一道黑影出现,“属下在。”

    “把这信送去大光明顶。”

    “诺!”

    黑影接过信,直接消失在殿宇里。

    高月太后看向蓝溪,“下去睡吧,这些事,你就别操心了。”

    “能为娘娘分忧,是奴婢的福分。”蓝溪这话出自真心。

    高月太后救过她的命,从她选择追随高月太后开始,生与死就被她丢了出去。

    只是她能力有限,很多时候都只能限制在宫里,帮高月太后跑跑腿。

    但以高月太后的话来说,这已经很好很足够了。

    “去吧。”

    “诺。”

    蓝溪欠身,“娘娘也早些歇息。”

    “嗯。”

    主仆二人分开,寝殿又恢复寂静。

    不过这样的夜晚,也还是有不少人陷入了失眠。

    比如睡了下午觉后,并不太困的云若夕。

    下午的时候,阿彩回来没有带回被子,她没有解释,云若夕也明白。

    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白天的时候,还可以运功保暖,到了晚上,就很难了。

    一来,她还没达到像慕璟辰那样,将练功当成休息,二来,晚上的气温也比白天冷。

    再这么下去,健康很成问题。

    云若夕叹了口气。

    才穿来的时候,穷得吃不饱肚子。

    后来日子蒸蒸日上,终于翻身农奴把歌唱,成了可以养小鲜肉的富婆,结果没想到,好日子还没过多久,就又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饥寒交迫。

    不得不说,老天爷真是喜欢作弄人。

    就在她冷得受不了,准备起身运功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床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