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946章 亲自救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样关注云若夕的人,不可能说错信息。

    所以拓跋焱知道,云若夕的情况一定很不好,不然小偷儿不会冒着可能被他处死的危险,来到星辉宫温泉苑。

    “去找蛛蛛!”想到云若夕突然生产需要大夫,拓跋焱对身后的娜雅下了指令。

    “诺!”跟随拓跋焱的娜雅听到后,立刻转了方向,去了蛛蛛的住所。

    拓跋焱飞得极快,当他抵达冷宫的时候,正好遇到高月太后手下的巫蛊师朗木沣。

    高月太后的人,拓跋焱是不怎么信任的,所以云若夕之前,除了高月太后派的巫蛊师,蛛蛛也是会去看诊的。

    不过在云若夕打入冷宫后,就停下了,现在云若夕情况突然,就算来的是高月太后的人,拓跋焱也赶人的意思。

    “王上!”站在门口的朗木沣,不紧不慢的朝拓跋焱施了一礼。

    朗木沣好歹也当过拓跋焱的老师,拓跋焱并没有对他太过冷傲,但神色依旧是极为难看的,“朗木先生才到?”

    “是。”

    “那还不进去!”拓跋焱神色着急。

    朗木沣微微一怔,似乎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拓跋焱,等到反应过来,才淡笑着解释:“王上的命令,是不让任何人进……”

    守着的玄麟卫:“……”

    朗木先生,你怎么能这样说!?

    虽然刚才他们的确在纠结,该不该让朗木沣进去,毕竟朗木沣是太后的人,但云若夕的命也是他们的任务。

    人命关天,他们已经决定让朗木沣进去了,只是还没来得及说……

    “孤让你马上进去!!!”拓跋焱这话虽然是对朗木沣说的,但他的目光却是落在了守在外围的玄麟卫身上。

    当即,被盯的玄麟卫就感觉杀气袭来,整个人都忍不住跪了下去。

    年约四十的朗木沣,看着素来高冷漠然的西梁明帝,居然露出这般紧张的神色,不由思上心头,凝了眸子。

    结果他没想到,周围跪着的玄麟卫们也没想到,他这一短暂的耽搁,冷宫里就传出了一声十分惨烈的叫声。

    云若夕!

    拓跋焱直接闪身,先一步进了冷宫。

    此时此刻,阿彩和小梅都不复平常冷静,一个去找热水和一些生产要用的东西,一个则坐在床边,不断给云若夕输内力。

    阿彩内力比云若夕高,但离真正的高手差了不少,再加上她被哑奴打伤,根本没有多少内力可以输给云若夕的。

    不过就算没有多少,也比没有的好,至少因为阿彩的帮忙,云若夕才没有被痛晕过去。

    可如果云若夕有选择,她还真想痛晕过去,因为她实在太疼了,且最痛苦的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疼多久。

    云若夕研究生实习时,去医院的妇产科帮忙,好几次都遇到那种本打算自然生产,最后却转了剖腹产的孕妇。

    那时候在外等待的一些老人,就会忍不住说,现在的女孩子真是娇弱啊,连这点苦都吃不了。

    云若夕想说,自然生产虽然要比破腹更有利于健康,但自然生产也是要看情况来的。

    娇弱不是原罪,她特么现在要是在医院,她肯要剖腹产!!!

    不行了,不行了,太疼了。

    好疼……

    慕璟辰!!!

    云若夕哭了,要是现在能见到慕璟辰,她一定要骂死他。

    她不想生孩子了!

    再也不想生孩子了!!!

    拓跋焱一脚踹开大门,闪身进来时,就看到脸色惨白的云若夕,满头大汗,整个人都像是要虚脱过去一般。

    “让开!”拓跋焱当然知道阿彩将手放在云若夕的肚子上是在做什么,不过以阿彩的功力,根本帮不到云若夕。

    他要亲自来。

    “王上!”

    阿彩见拓跋焱来了,原本着急的眼底,不由闪过一丝惊喜,阿彩自己都没发现,她现在对云若夕的关心,并不只是出于任务。

    阿彩迅速移位,让拓跋焱上前。

    拓跋焱抬手就放在了云若夕的肚子上。

    云若夕的裙子已经被羊水打湿了,拓跋焱看着凌乱的床和时不时惨叫的妇人,俊眉拧得仿佛可以断掉一把钢枪。

    果然,怀孕的女人丑,生产的妇人更是不忍直视,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云若夕的这个样子,并不排斥,心里有的竟然全是焦虑。

    且看到云若夕痛苦的样子,他甚至生出一种恨不得以身代之的荒谬想法。

    他觉得,云若夕太弱了,一点疼痛都受不了,但他不一样,他受过的训练,一般的疼痛,他连眼睛都不会眨。

    就算是万蠱蛇王发作,奇经八脉剧痛无比,他亦没有让云若夕发觉,所以他比云若夕能忍耐,如果疼痛可以转移,该多好……

    拓跋焱为云若夕输入大量真气,原本要虚脱的云若夕,这才有了力气,去拉住拓跋焱的红袍长袖,张嘴道:“拿,拿柳叶刀……”

    云若夕是医生,面对生死,她会职业性的考虑最佳方案和最坏情况,孩子虽然还差一个月,但如今羊水已破……

    孩子必须生出来!

    因为羊水破后,胎儿便不再适合待在宫腔,这个时候无论胎儿是否足月,都只能进入产程。

    当然,如果不能自然生产,就只能破腹。

    虽然以古代这个医疗条件,破腹等于保小不保大,但她穿来的这个世界,不仅有有玄妙的内功心法,还有不少稀有药材。

    拓跋焱刚才既然可以用内力恢复她的生机,那么自然也能帮她撑到最后。

    “你要刀做什么!?”拓跋焱问出来的时候,心里已经想到了一个答案,于是他当即冷喝道:“你疯了!?”

    为了这个孩子,她居然要破开自己的肚子!?

    “放心,我有经验!”

    云若夕没说谎,她对开刀这种事,的确很有经验。

    不过这些经验,都是给别人开。

    而她自己……

    得了吧,她连给自己包扎伤口的经验都没多少。

    拓跋焱和云若夕对话的时候,朗木沣已经到了,并且很自然将手,放在了云若夕抓着拓跋焱衣袖的手腕上。

    “王上,得叫稳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