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947章 孩子没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朗木沣其实是有些想笑的,云氏虽然体质特殊,需要巫蛊师用蛊术才能诊出正确的脉,但生产这种事,巫蛊师只能起辅导作用。

    “不需要你提醒。”拓跋焱现在的心情很不好,看谁都不顺眼,但攸关云若夕生死,他还是听进去了,“阿彩!”

    “诺!”阿彩转身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如果是之前,玄麟卫对于阿彩的吩咐,还要思考一下,但经历了刚刚王上的眼神,守门的玄麟卫立刻奔向了医官署。

    开玩笑,在王上直属麾下干了多年,他们还没从见过这般慌乱的帝王,不仅发未干,衣凌乱,整个人也像是在火上走一般。

    那焦躁的情绪,似乎稍不注意,就会爆发,让整个皇宫血流成河。

    医官署的医女正在睡觉,还没完全清醒,就被玄麟卫从床上拉了起来。

    “你,你们是谁?”

    “玄麟卫!”

    两个玄麟卫回答的同时,已经把对方的外套丢给了她。

    “落霞夫人即将生产,快把东西拿上!”

    啥?

    这就要生了!?

    老医女有些懵,但在皇宫当差,反应快是第一要领,故而老医女的脑子还在半梦半醒的状态,身体却已经开始穿衣收拾,拿药箱了。

    几乎眨眼的时间,收拾好的老医女就被两个玄麟卫抓着,飞上了宫墙。

    为了防止刺客,宫中所有人都禁飞,免得弓箭手射错,但今夜拓跋焱已经开了先河,所有弓箭手都收到了命令。

    一看是玄麟卫,都没有攻击。

    很快,老医女就作为稳婆,抵达了现场,而这时,阿彩也在玄麟卫的帮助下,找到了一切生产要用的东西。

    老医女见王上不仅待在落霞夫人身边,还似乎在帮落霞夫人保胎,心里那个震荡。

    想起不久前在宫女们口里听到的传闻,在宫里待了多年的老医女,突然觉得,今夜之后,怕是会有不少人丢掉性命。

    “还愣着干什么!?”拓跋焱吼向老医女。

    老医女当即回神,速度上前,“王上,这里就交给老奴吧,您……”

    老医女想说,您在这里不方便,毕竟自古以来,就没有孕妇生产,男人在一边看着的。

    可拓跋焱一个眼神看过去,老医女就不说话了。

    “你接生你的。”关键时刻,朗木沣走了出来,打了圆场,“夫人的情况很特殊,有王上在,会稳妥一些。”

    “是……”

    老医女在宫中多年,自然是认识朗木沣的,有太后身边最厉害的巫蛊师在,她安了不少。

    “夫人,别紧张,深呼吸……”

    “啊——”

    呼吸……

    呼吸什么啊呼吸……

    老娘都快痛死了。

    能不能破腹,啊……

    云若夕此刻的内心,只能用不断的吐槽来抵抗这一阵又一阵的剧痛。

    老医女看着云若夕这般,也很揪心。

    “夫人,别叫,叫了就卸力了!”

    宫里虽然已经二十年没有孩子出生了,但医官署的老医女,还是有不少经验的,直接放了棉球在云若夕的嘴里,让她咬着。

    “夫人,用力……”

    就在老医女指导的时候,蛛蛛来了。

    不过她来了也没多大作用,生产这种事,只能靠女人自己。

    就算吃助产的药,也只是起到辅助作用。

    所以蛛蛛到来后,只是去给朗木沣打了下手,准备后续需要的药物。

    而阿彩和小梅则轮流给云若夕擦汗喂水。

    拓跋焱坐在床边,一边用内力稳住她的气力,一边看着她痛苦的表情,阴沉神色。

    总之——

    这一夜,很长。

    长到所有睡着了的人都惊醒过来,长到所有本该去睡的人都站在原地,长到所有人都似乎在经历一场生死大梦。

    直到天光乍现。

    “嗯————————”

    云若夕最后一瞬,闷哼出声。

    然后,一个小小的婴儿伴着晨曦的那第一道光,降生在这世上。

    阵痛,停止。

    云若夕的眼睛瞬间涣散。

    而旁边累得差点晕过去的老医女,着急的阿彩和小梅,甚至一直给云若夕输内力的拓跋焱,都不由松了一口气。

    可很快,除了拓跋焱外,所有人的神色都紧张起来。

    因为孩子没哭……

    众所周知,胎儿出生后,没有了母体的脐带,必须要使用自己的肺进行呼吸,而这第一声哭,就代表着肺的正常运作。

    如果一个孩子生下来没有哭,不仅意味着这个孩子可能是个死胎,就算活下去,也意味着将来有不少疾病和后遗症。

    有经验的医者,经常通过婴儿的哭声大小,来衡量婴儿的成熟度,足月的婴儿哭声洪亮,早产的婴儿哭声弱小。

    可就算云若夕的孩子没有足月,但也至少要哭啊。

    现在不哭的话……

    “孩子?”

    意识渐渐回笼的云若夕,心中一颤,当即扯了她生产过程中一直紧抓着的拓跋焱的袖子,喊了声:“拓跋焱!”

    拓跋焱被云若夕喊着回神,当即转头看向老医女用金色的绸缎包裹的婴孩,眸光沉冷。

    老医女被王上一盯,差点没吓尿,连忙伸手去打孩子的屁股。

    只是没想到的是,她一连打了好几下,孩子都没有哭。

    完了。

    这是个死胎。

    自己要死了……

    老医女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结果。

    可云若夕却睁大眼睛,不能相信——

    “不,不……”

    “把孩子给我!”

    “快给我!!!”

    那是她和慕璟辰的孩子,是她一直宝贝期盼着能够顺利降生的孩子,怎么能连性别都不知道,就听到它死去的消息。

    云若夕激动的要起身,却被拓跋焱按下。

    “拓跋焱!”

    云若夕着急的喊了一声。

    拓跋焱没理会云若夕的崩溃,直接起身,抢过老医女手里的孩子,然后一掌打在了孩子的后背。

    “你!”

    云若夕瞳孔骤缩,整个心脏,都似乎停止了跳动。

    四周万籁俱寂,仿佛能听到长针落地的声音,而就在这时,金色绸布里的小小肉球,缺发出了一道极其细微的声响。

    然后,便是一声极其可爱的笑声。

    没错,是笑声。

    云若夕也好,老医女阿彩等人也罢,甚至朗木沣和外面屏息静气听里面东西的玄麟卫,都露出了十分惊奇的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